梦远书城 > 夏衣 > 爷的二手王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三


  如果这个男人也对她有情,为什么她不能回应他?

  哪怕将来还是会受伤,至少现在,她想对自己好一点,那就必须先对应治好,这样他们才能身心一致的爱护彼此,才能为对方、为自己,为两人共有的家,创造出更多的欢乐。

  首先,她想知道这男人有多喜爱她?

  “不是!”应治嘴硬的别开脸。“爷才不是为了你。”

  董飞霞伸出手扳正他的脸,与他四目相对,彼此在对方清澈的眼中都找到了暗藏的情愫。

  “我想听真话。”董飞霞温柔道。

  应治还想否认,被她如此温柔的眼神凝视着,忽然就失去抵抗力,反抗不了她了。“就算……就算是为了你又如何?”

  他的口吻好像是要吵架,董飞霞低头偷笑,一瞬间明白了这男人的所有心思──承认喜欢上她会令他难为情吧?

  他是不是觉得很没面子呢?他有多么在乎她?

  董飞霞好想看透应治心中所有的秘密,但她知道有些事不能太急促,需要循序渐进的慢慢来。

  她体贴的不再逼问,“我想忘了那些人,王爷,您帮帮我好吗?”

  她恳求的姿态、温柔的目光,把应治的一颗心折磨得起伏不定。

  他逼自己不去看她动人的表情,恶狠狠道:“忘什么忘啊?对付讨厌的人不能这么随便,听我的,你别管了!”

  “忘了他们不代表我心胸宽大,而是意味着他们让我不愉悦,不值得我惦记,也不值得您追究。”她凑近他,认真道:“可您不放过他们,就会让我忘不了,别人也会以为我还在意那些人。”

  “你要我怎么放过?”应治少有的严肃起来,他确实被董飞霞的花言巧语打动了,但坚决不轻饶知法犯法的败类!

  “我不想您在别人眼中是不明智的,所以该做的就做,但不该做的,比如主动挑衅之类的就别做了,我和您提起这事也不是要您徇私枉法,只是希望您处理的时候能更公正一点。”

  “爷本来就是个公正的人!”

  “好、好,我们回去吃饭吧!”董飞霞笑着拉拉应治的衣裳。

  他不放心,“你真不为刘家说情吗?”

  “我想相信您的人品。”董飞霞以退为进。

  明知应治讨厌刘家人还为他们说话,岂不是惹得应治更厌烦吗?

  换个方法,时不时夸奖她家王爷,表示对他的信赖,也许效果会比说情更好一些。

  应治打量着董飞霞特别纯真的笑脸,突然觉得自己败给她了。

  成亲之后总围着她团团转,结果把自己绕进为她而设圈套里,最终沦陷的却是他自己。

  应治愈想愈不甘心,正要开口好好教训她一顿。

  董飞霞彷佛有所察觉,先说话,“三爷,谢谢您。”

  “什么?”应治听得好心慌,他好像并没答应她什么不平等要求,她是在道什么谢?

  “您让我离开刘家,当初我却还怪您做得不够漂亮;您曾说过我该感激您,我那时却很不以为然;今天看见那位蒙古来的公主,我发现自己不再受过去影响,很开心……很开心,这都是因为您。”

  董飞霞字字句句发自内心,凝视应治的眼神柔暖无比。

  应治呆呆的让她带回房,反复思索着她的话,一颗心乱上加乱──他觉得董飞霞是在向他示爱,刚要高兴一下,想到刘家人却还是有点不安心。

  “你真的不喜欢刘顺尧了?”谨慎的盯着她。

  “他都是别人的丈夫了,我还喜欢他做什么?”真是的,比她还在意,她不由得为他心疼了。

  “没错、没错,你明白就好、懂事就好,我才是你的丈夫,要喜欢就喜欢我一个,别人的丈夫你就不要想了。”

  “……想的是您,不是我。”

  “我们都不要想,哈哈哈哈!”

  董飞霞开朗的脸,清亮的语调,终于将困扰应治许久的问题解决了,顿时,他竟感觉刘顺尧这家伙也不是很讨厌的嘛!

  两人回到餐桌旁,下人将温热过的饭菜重新摆好。

  夫妻俩不像刚才抢着吃,而是挑自己认为好吃的,抢着送到对方的碗里。

  时常偷看对方的表情,发现对方是重视自己的,愉悦心情从自己体内向外源源不断的扩散,感染了对方,彼此脸上的笑意也更加的浓烈。

  守在门外的下人面面相觑,无法理解,王爷和王妃不是在闹别扭吗?怎么争吵过后,好像感情更好了?

  果然,不正常的王爷威力太强大,把本来好好的一个王妃也变得不太正常了……下人们纷纷退开一步,离门远一点,深怕靠得太近也被影响到。

  最终,应治揭发出来的强占百姓土地之案,他没自己处理,而是找了借口转交别的官员依法处置。

  对于刘家,没有落井下石的他算是高抬贵手了,这不完全是因为董飞霞的一番心声,更重要的是,他接到前往封地的圣旨。

  皇上给了他一块在江南的富裕土地,让他在一个月之内离京。

  消息一出,据说许多朝廷大臣家里都放了一整天的鞭炮,应治有几个兄弟还包酒楼庆祝了通宵。

  “知道那些人都是谁吗?”听说这个消息,应治马上派人去调查出名单。

  董飞霞也在场,赶紧息事宁人。“算了,我们就要走了,别理他们,您非要追究就显得您在乎他们,何必做有损身价的事呢?”

  她不得不好说歹说,劝慰了应治好几天──赔上自己的身子,千辛万苦才让他“忍气吞声”不惹事。

  为了前往封地做准备,夫妻俩忙碌得很,但不管多忙,应治总会空出一大段时间“折磨”她,那是激烈的情欲磨砺她的身体,和烦人的念叨摧残她的心神,两者结合而成的调教之道。

  调教得他的身心一天比一天舒畅,而她的精神一天比一天低迷。

  时间渐渐流失,转眼间,日期将近,董飞霞又回了娘家一趟,做最后的告别,家人一方面依依不舍,一方面又认为应治还是离得远一些为妙。

  这不完全是应治太会惹事,还关系到太子被废黜后的风险。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