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衣 > 爷的二手王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


  应治控制不住思绪胡乱游走,重重疑虑包围了他,令他感到很难受。

  他开始考虑要不要除掉刘顺尧?但这么做好像是在认输,彷佛除了消灭她喜欢的人之外,他没能力得到她的爱──

  他不屑如此!

  应治满腹心事,回到王府后,看见前来迎接的喜贵那张忠厚老实的脸,问道:“你说,喜欢上爷容易吗?”

  喜贵闻言,嘴巴大张到可以塞下一个碗。

  “什么态度!”应治以冷厉眼神射了过去,往前走几步又回头问:“那你说,为什么那么多人不喜欢爷?”

  原来您还知道很多人讨厌您啊──

  喜贵调整一下口型,虽然不晓得应治问这些话有什么意义,却深知该如何回答,赶紧道:“这个和天妒英才的道理是一样的,寻常人等哪能理解三爷您的优异呢?您就是那鹤立鸡群的鹤,可惜全天下九成的人都是鸡,他们不喜欢您也是因为您太有为、太杰出了!”

  “嗯,说得很有道理,深得我心。”应治取出扇子扇了扇。“那你说说,王妃是鹤,还是鸡?”

  喜贵如遭雷劈,恨死自己的学识有限,所知词汇不够充足,结巴了老半天,傻笑着回道:“王妃如此优雅不凡,不只是鹤,还是落入凡尘的鹤。”

  “你说话怎么愈来愈恶心了?”

  夸奖您的时候,您怎么不觉得恶心呢?喜贵艰难的维持傻笑的表情。

  “这么说来,王妃是喜欢爷的了?她平时可有什么举止,让你觉得她对爷十分重视?”

  “……”要找出董飞霞重视应治的情况已经很不容易了,应治还要他找出“十分”来,这有多么难啊?

  喜贵低头掩饰痛苦之色,忽然福至心灵,还真找到了线索。

  “王妃曾向奴才打听过爷的喜好,态度‘十分’积极呢!这绝对能证明王妃是‘十分’重视爷的!”给您两个十分,满意了吧?

  应治满意的笑了,想想自己的魅力果然不是董飞霞能抵挡的,就算她心里有个刘顺尧,只要长期待在他身边,让他的深情厚意滋润,她的身心一定会慢慢转向他臣服,为他而撼动,最终对他死心塌地,爱到极点!

  今天,他终于高兴了。

  他这么在乎她,又怎能容许她不爱他?

  “喜贵,这个赏你。”应治一高兴,取出随身佩戴的名贵配件丢给小奴才,“顺便交代府里的人,两个时辰别来打扰,爷和王妃有事要做,会很忙。”

  “是……”喜贵听他“有事要做”这几个字的音咬得很重,再看他兴致勃勃的风骚身影,猜也猜得出他会怎么折腾董飞霞。

  收好赏赐,喜贵在心里默默祈祷──王妃,您要多保重啊!

  应治这几天不知是在发什么情?

  明明事务繁忙,还总要找时间缠着她不放。

  夜里连续不断的激情,如火如荼,烧得她白天一个人的时候还会沉浸在余韵当中,羞涩赧颜。

  白天一边做公务,一边抱着她说话,三不五时对她吟唱一些他临时创作的蹩脚情诗,害得她不停的羞涩赧颜。

  他无止尽的热情,闹得她哭笑不得,却并不厌烦,因为她感觉得到,他是真诚的。

  自从决定对自己好一点,董飞霞也打开了心门,感受到许多以前没发觉的细节,包括在应治那傲慢的态度下,其实也藏着一点可取之处。

  她不再固执的排斥他,她开始积极寻找他的好。

  夫妻的相处之道,有许多人教导过她,无非是要她顺从再顺从,不能置疑的顺从自己的丈夫。

  可应治嘴巴上数落她,却不会真的限制她的行为,强迫她顺从。

  两人在一起,她可以批评他、反对他,坚持自己的立场,这是以前的董飞霞不敢想象的。

  当初她喜欢刘顺尧的时候,也会为对方受委屈,也曾勉强自己去迎合对方的想法。

  可对待应治,不必如此勉强。

  在应治身边,她一旦有委屈,可以立即反击,心里的不愉快也会迅速消散,两人渐渐的毫无芥蒂。

  她喜欢这样的夫妻生活,一天比一天更有自信了。

  阳光明媚早晨,董飞霞的心也晴朗温暖。

  她穿上衣裳,想着应治已经好几天都没踢她下床,脸上挂着不自觉的笑意,董飞霞推开窗,看着初夏花草生机盎然,她的身体也不自觉的发烫。

  “王妃,有客求见。”下人走到门边禀告。

  “谁?”董飞霞十分讶异,嫁给应治这么久,从来没人主动来拜访过,今天居然出现例外。

  下人说,来人自称是蒙古公主。

  董飞霞闻言,更加惊奇!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