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衣 > 爷的二手王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若说今天刚好和上门作客的三皇子发生什么违背礼教的事,那有可能;但像三皇子所说的,暗中来往很久了,绝对不可能!

  “人话,听不懂吗?”应治手一抬,揽住董飞霞的腰。

  董飞霞如遭雷击,火力十足的有如五雷轰顶,轰得她嘴唇发颤,久久吐不出半个字。

  她是有预料到扯上应治会没好事,却万万没料到,堂堂皇子会疯狂到将两人的名节一起败坏。

  “三爷,别忘了您的身分,做出愧对皇族,有损帝王颜面之事!”刘顺尧总算是找回了声音。

  “你不就是忘了为人夫婿的身分,在外面拈花惹草,儿子都带回来给正妻当礼物了,果然没有愧对家族,这方面爷真不如你,去打仗还能打出妻儿,若是每个士兵都像你这样,下回开战,全国男子肯定各个都争着上战场去为国争光。”应治损人不带脏字,还做出自叹不如的样子,一手依然在摇着扇子。

  气氛忽然冷凝起来,刘家人尴尬得再次失声。

  突然,噗哧一声,不知是谁没轻没重的居然笑了出来,众人循声一看——

  董飞霞静立在应治身旁,一手掩嘴,可眉目间却盈满了笑意。

  她为了丈夫归来后所发生的一切,伤痛得心都快碎了,怎么想也不能理解,明明是去保卫国土的丈夫,怎么就保卫到与别的女人生儿子去了?

  她以为这件事是她一生中永远无法释怀的伤痛,然而经应治嘲弄的口吻一说,她又觉得这整件事简直是荒唐、可笑到了极点。

  “这一切都是真的吗?”刘顺尧怒视着董飞霞。“你不守妇道,爬墙偷人?”

  董飞霞完全不解释,含笑凝视着她的丈夫,在他气愤的眼里,她找不到往日的情意。

  “你……贱妇,没想到你是这种人!”得不到解释的刘顺尧将妻子的沉默视为默认,怒火高涨。

  蒙古公主赶紧安抚他,“别气了,你还有我。”

  董飞霞闻言,忍不住又笑了。

  这一次,连公婆都沉下脸,一起声讨董飞霞,“笑什么?发生这种事,你不解释,还有脸笑?你没廉耻了吗?快把事情说清楚啊!”

  董飞霞不得不笑──只因她已没眼泪可流了。

  董家地位比刘家高贵,想娶她的青年才俊多得是,不乏优秀过刘顺尧的,但她与丈夫从小认识,以为彼此情深意重,不会变卦。

  她拒绝了许多比他更好的男人嫁进刘家,她勤俭的侍奉公婆,为他管理家业,三年来的思念与心血,换来的却是今天这样不堪的结果。

  她不想解释,尤其不想在高贵的蒙古公主面前替自己辩白。

  三年来对公婆尽心尽力的服侍,根本比不过一个“公主媳妇”这样的身分,还有那“公主生的孙子”更是刘家上下最珍贵的宝贝。

  在这样的婆家,她还有什么好争取、好在意的呢?

  “各位火气别这么大,此事不难解决。”等刘家人开骂了,应治又开始发话,扇子这下指向刘顺尧,“你出去玩了三年,玩出妻儿,本来就是你的不对。”

  “三爷!下官出征是保卫国土,并不是在玩乐;与公主相知相爱,那是偶然,并非下官有意在外寻花问柳。但是您和内人暗通款曲却是不可饶恕的奸淫大罪,下官绝不能容忍这种丑事在家里发生!”

  应治轻声一笑,看待蚂蚁似的看了刘顺尧一眼,语调轻飘飘道:“都说了这事好解决,用不着小题大作;听爷的话,你们友好离缘,到官府记录一下,分开之后男再婚、女再嫁也各不相干,这不是很简单吗?”

  “妄想!”刘顺尧怒瞪着眼前的奸夫淫妇,气到不在乎应治的身分是不是能得罪的,更不去思考董飞霞的人品是否值得信赖,一心只想狠狠惩治这对背着他偷情的狗男女,他绝不轻易干休!

  “离了之后,让公主当正室,你不愿意吗?”应治的视线转向刘顺尧身后的女子,话一出口,众人顿时又沉默了。

  刘顺尧脸上闪过的动摇之色,将董飞霞心中残存的最后一点爱恋彻底的摧毁,于是她忍不住再次笑了。

  她笑得那么绝望,秀丽的容颜显露出凄厉的美,应治低眼凝视董飞霞,无意间竟看入迷了,别不开眼。

  忽然,他觉得他能理解这陌生女子的感受,她的伤心、她的悲痛、她的失望……

  那些情绪在这一刻全都涌进了应治的体内,让他无法继续高高在上的评估她,而是切切实实的为她而动容。

  “够了,不许笑!”刘顺尧朝董飞霞怒吼。

  应治赶紧收回自己迷乱的心神。

  “董飞霞,我真是看错人了!”刘顺尧只觉得激动不已。

  一个出征打仗的男人,回家时带了妻儿,让发妻颜面无存,刘顺尧原本是感到有点理亏的,但董飞霞出墙与应治偷情的丑事,恰好抵销了他的那点亏欠。

  如今,他与高贵美丽的蒙古公主恋情正热,舍不得让对方受委屈,趁此机会休了董飞霞,将正妻的身分给予公主,不仅能讨公主开心,让儿子未来的地位更有保障,说不定对两国的邦交也有助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