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衣 > 爷的二手王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五


  她的语调中有着困惑与为难,应治好奇的问:“那你是在想些什么呢?”

  “我不明白……为什么会……不讨厌和您亲热呢?”

  应治柔暖的眼神突然变得闪亮,“不讨厌就是喜欢了?”

  “……”这人还真会自行解说呢!

  “爷这么厉害,谁能不喜欢呢?哈哈!”有眼光啊!“你总算没白白长出一双眼睛了。”

  “什么啊?”董飞霞烦躁了。

  应治舨开她的手指,抬起她的下巴,打量她羞怯的样子,心底有着说不出的喜欢。

  虽然她有很多缺点,但亲热时的害羞和生气时的活泼,却令他满意到了极点,单单她这两方面的优良表现,就可抵销她那些缺陷。

  他亲亲董飞霞的脸,落下一个个的吻,从她的肩膀顺着肌肤往下蔓延。

  她凌乱的呼吸、无力的娇躯和迷乱的神色,都让他心动。

  曾经想的都是她有欠教训,如今想的却是她像个宝藏,藏着许多吸引人的特点,需要他去挖掘。

  外人都以为她温柔贤淑,只有他知道,丢掉温柔贤淑的包装后,她生动的一颦一笑才是最迷人的宝藏。

  发现到她的好,才会被吸引得更深,被吸引了才会想和她亲热,亲热时的满足他愈来愈放不开怀里的人儿。

  “爷比刘顺尧好吧?”在激情巅峰,他不厌其烦的逼问。

  “……闭嘴!”

  “你已经忘了他吧?”

  “你不提,谁会记得啊?”董飞霞没好气道。

  应治高兴的笑,他会把那个男人的身影从她的心里拔除掉,彻彻底底!

  激情过后,浑身乏力,董飞霞被神情愉悦的应治抱回床上。

  屋外,夜色已浓。

  他躺在她身旁,轻抚着她的脸,笑问:“要继续,还是要休息?”

  董飞霞翻了一个白眼,闭眼假寐,下一瞬,身子又被他抱紧了。“我……不行了。”害怕精力充沛的他再胡闹,董飞霞委屈的脸上有了哀求之意。

  她的反应似乎取悦了应治,使他英俊的脸上笑意更浓,“睡吧!”亲了她一下,熄了满室灯火,随即拥着她入睡。

  在寂静的房中,董飞霞听着应治的气息逐渐平稳下来;而她明明很累,却感到睡不着,被他抱着,浑身依然火热。

  在离开刘家后,她一直是冰冷的,感觉到的只有绝望的冰寒;可现在,她的身心慢慢回暖──应治的略夺与索取,打破了她身上的坚冰,点燃了火焰,使她再次燃烧,与他一起发热。

  这个男人,带给她翻天覆地的转变。

  这些变化并未让她多痛苦,相反的,帮助她淡化了过去所受到的伤害,此刻再回想刘顺尧,她依然会有些不舒服,但再想想应治,那点不舒服就消失了。

  她不想深思应治在她的心中有多少分量,她害怕答案会令她难以承受,可她也不想软弱的逃避他,逃避一个妻子对丈夫的责任。

  人生如此漫长,她必须尽量对自己更好,才能使自己过得更轻松、快乐;只是有应治在,谁能快乐得起来呢?

  这就是她必须负担的责任,作为妻子,也有义务要摆平不安分的丈夫,对吧?“唉……”为什么他就不能乖一点呢?

  “你不睡,叹什么气?难道是欲求不满吗?”

  “才没有……不要胡说八道!”

  “你自己听听你的声调如此高昂,说明你还很有精神,哼哼!”

  “爷?你做什么?别闹了!快住手……呜,我是真的累了!”

  晴天,艳阳高照。

  应治的假期快结束了,至今仍没收到必须离京的旨意,在悠闲的日子里,董飞霞陪他迎来假期的最后一天。

  早晨,他们回了董家一趟。

  双亲说董飞霞的气色好了不少,她检查了自己一番才发现居然长胖了!在应治身边还能把身子养好,她不由得佩服起自己来。

  中午,夫妻俩进宫拜见各个长辈,听了几次教导,还遇上不少达官贵人,期间应治有几次蓄意滋事,都被有所察觉的董飞霞抢先制止。

  她愈来愈懂得看应治的脸色──有时候他的眼睛一动,她就做知道他想做什么!

  发现到这一点,董飞霞很无奈,也许对刘顺尧她都没那么了解,可关于应治的一切,她不断在认知、掌握,最终完全将他看透。

  “晚上带你去一个地方吃饭。”离开皇宫,应治故意不坐马车,带着董飞霞骑马逛街。

  应治的骑术极好,上马后不等董飞霞坐稳,立即策马狂飙,吓得她瑟缩在他怀里,连话也不敢说一句。

  “别老躲在我的怀里,抬头看看四周;爷的骑术好的很,不会让你坠马的。”横冲直撞把路人也吓得东躲西逃的应治,不赞同妻子在他怀里当只缩头小乌龟,鼓励她抬头挺胸,与他一起迎接路人各种“强烈”的眼光。

  董飞霞微微抬头,深感丢脸,盯着应治洁白的耳朵,忍不住手痒了,在冲动之下,揪了揪他耳垂。

  应治讶异的低头看她,不明所以的表情令她忍俊不禁。

  “你这是什么意思?”被“欺负”的应治居然没有不高兴,甚至觉得颇有情趣。

  “要您乖一点!”

  “什么话?你才要乖呢!”他狂奔的速度不自觉的减缓了些许。

  笑过之后的董飞霞不再畏缩,在风驰电掣间,周围的人群景物掠过眼帘,她抱着应治的腰,听他的建议看看四周,放下心里的负担之后,竟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别冲撞到人。”提醒应治更加小心。

  “爷怎会犯那么低级的错?”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