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衣 > 爷的二手王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四


  兵法说得没错,知己知彼才能战无不胜,董飞霞不禁为当初的自己感到悲哀;留下喜贵,她又问了许多事才让人离开。

  她现在才知道,王府里只有她一个女主人,应治没多余的侍妾。

  以前当然有人送他美人暖床,但被他当作贿赂的证据,早朝时上报后,就没人敢再私下送他“礼物”了。

  连荣妃想派人伺候他,都得先看他的脸色,问他意见。

  应治很风骚、爱打扮;喜欢附庸风雅,但又很挑剔,不肯随便亲近别人;他与兄弟、亲戚不亲密,连可以玩乐的朋友都没有……

  董飞霞在了解他之后,忽然觉得他那人也满可怜的──一个皇子活到无人喜欢的地步,真是有点不幸。

  可他偏偏还那么的高傲,完全不在意别人的看法,让她又觉得他也满值得敬佩的。

  趁着他不在家,耳边清静,董飞霞找出他送的几本书翻开来看,决定再多了解他一点。

  为什么他会收藏这个“春夜梦中人”的作品,并交代她要学习故事中的女子呢?

  “呀……”这书,愈看愈不对劲,一开始就是女人怎么和男人打情骂俏,接下来居然有赤裸裸的情欲描写。

  董飞霞看得面红耳赤,好半晌才意识到这是本淫秽书籍啊!

  她羞耻的将书丢在地上,瞪了好一会儿,见四下无人,深深吸了一口气,再慢慢捡起来──躲到角落边偷偷的看下去。

  一边告诉自己,她一点都不想看,这是为了知己知彼,知己知彼!

  结果看到最后,她又疑惑了,应治要她学淫书里的女子干嘛?发骚吗?那个可恶的男人!

  晚饭过后,应治姗姗回来。

  董飞霞见他向来高傲的脸上有了些严肃的神色,心知他在宫中可能出了什么不太好的事。

  “怎么了?”她不自觉的关心他。

  “皇上准备赶我走了。”应治脱下衣裳,叫人准备浴桶。

  董飞霞大为吃惊,“圣旨下了吗?”

  应治喜怒不形于色,淡漠道:“还没,只是准备,据说正在研究哪个地方适合我,母亲推测,大概会把给我的封地定在南方。”

  董飞霞在惊讶过后,略有感伤──从小生长在京城的她,不是很想离开,但应治早晚得走,除非他争夺皇位,否则下一个皇帝是不会容忍得下他的。“您当初不说还有事务要处理,不会这么快走吗?”

  “这些日子我没上朝,许多事皇上已分派别人效劳了;而且他想让我离开也不会那么快,有些政务若接手的人做得不好,估计还是要我解决完了,他才会踢我走人。”

  董飞霞看不出应治是否难过,也不知该怎么安慰他,在她看来,所有离开家的孩子都不会快乐,所以她走上前轻声劝道:“离开也不见得是件坏事,您别太失落,封了地同样有许多事让您管,而且不在天子脚下,反而更自由。”

  她说着,自己也点头认可。

  应治在京城本就不受欢迎,去别的地方说不定情况会改善……虽然她知道这只是妄想,毕竟有他在的地方,不管天南地北,一定都是灾难不断。

  “你在为爷担忧吗?”应治上身脱了精光,正要脱裤子,低下目光凝视董飞霞,脸上的严肃表情被盎然的趣味所取代。

  董飞霞愣了愣,一颗心乱了起来,呼吸也不稳定了,在他的目光缠绕之下,浑身肌肤一点点泛起红光。

  这时,下人搬了足以容纳三人的宽大浴桶进来。

  热水混冷水,逐一倒入桶中。

  下人离去后,紧闭的房间热气氤氲。

  应治除去最后的蔽体之物,大大方方的袒露出健美的身躯,留意董飞霞的反应,当她赧颜的转过身时,拉住她的手臂不让她逃离。“一起洗。”

  “……不用了。”身子被他从身后环抱住,她无法挣脱。

  他细心的为她束起长发,举止轻柔。

  董飞霞浑身发颤,心乱如麻,稍微用力反抗就感觉到他加倍使劲的禁锢,她的力气在反复挣扎中一点点流失。

  应治低头,嘴唇触碰到她发烫的脸,“不喜干净,今晚不跟你睡。”

  董飞霞一听,当下没好气,羞涩全失,恨恨的抱怨,“反正最后还是会被您踢下床,不睡在一起更安全。”

  应治愕然,随即道:“别这么记仇,才两、三次而已。”

  “而已?”同床共枕这么多夜,他恶霸的行为略有好转,她被踢下床的次数也有减少,但他睡觉的习性太糟糕,不时一脚压来、一手挥下,她很受伤啊!

  “下次我再踢你,你也踢回来不就得了,别再斤斤计较了。”应治宽容道,在她不注意间为她宽衣解带。

  “等一等……”董飞霞上下失守,忙乱不已。

  在雾气迷蒙的房中,她慌乱的不敢看他的眼睛,只懂得闪躲、不会抗拒,两三下就被他脱到一丝不挂。

  她觉得难为情到了极点,赶紧蹲在地上环抱住自己赤裸的身躯;应治坏笑着,双手从她的腋窝一提,将她提进浴桶内。

  第七章

  冷热适中的温水,一下子包围了董飞霞的身躯。

  她忙不迭的将半张脸潜入水中,眼睛盯着水面,手脚蜷缩成一团,抱着自己的样子好像一只红通通的小虾。

  应治见状,笑不可遏,怜爱之情从心底一点点升腾,感染了他的情绪,使他英俊的脸上傲慢全不见了,只剩下满满的,他不理解的柔情。

  当董飞霞听见应治了进浴桶,她的心跳愈来愈狂乱。

  亲热,真是一种促进夫妻情感的良方。

  对一个明明没有感情的人,却因为他的亲吻、触摸,肌肤紧贴着,她就会神魂颠倒,不受理智控制,心猿意马……

  董飞霞有些瞧不起自己,那些应该是相爱的两人才能感受到的欢乐,她居然从应治身上得到了。

  她掩住脸,忍不住唾骂自己。

  “别害羞了。”

  “我……不是害羞。”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