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衣 > 爷的二手王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一


  董飞霞也傻了,赶快丢开凶器,默不作声的装死人,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可心里却有声音在逼问自己,她怎么愈来愈粗鲁了呢?

  她的教养、她的礼仪,难道都被应治磨灭得丝毫不剩了吗?

  一双手按住了她的肩头,让她吓了一跳。“您、您要做什么?”防备盯着应治。

  他坏笑,“你的胆子愈来愈大了。”

  他会报复的,看他的脸色,董飞霞就知道自己的处境危险了。“您要打我吗?”她不安了,害怕他会动手。

  应治怒道:“我是那种男人吗?打妻子这种龌龊事我始终是反对的,强烈的鄙视!”

  董飞霞才刚松了一口气,又听他道──

  “要打也要打别人的妻子,怎么能打自己的呢?”他还义正词严呢!

  而董飞霞只感觉自己就快失去了语言的能力。

  应治的目光流转,低声道:“不过爷忽然想到,我们还没在马车上试过。”

  “试……试什么?”她倍感艰辛的问。

  应治脸上的笑突然变得十分邪恶──丈夫不能打妻子,但妻子打丈夫还是要付出代价才行!

  过了半晌,马车内传出新的一轮骚扰──

  惊呼、叫骂、拉扯、纠缠过后,最终化为暧昧的喘息,让周围无意间听见了的人都感到很难为情。

  第六章

  马车离开湖畔,驶入香客众多的寺庙。

  王府的下人经过禀告,又静静等了一会儿,应治才慢慢带着董飞霞出来。

  两人面沉如水,脸上都有伤痕,尤其是应治下巴的牙印齿痕极为明显,董飞霞红肿的双眼和嘴唇也十分惹人瞩目。

  夫妻俩并不交谈,各自脸朝一边,走进庙宇内,笼罩在他们身旁的独特气氛使得他俩不必亮出身分,也不用下人开道,四周的人群就会主动为他们让路,自觉的离这对夫妻远一点。

  董飞霞察觉到外人注视她的眼神,带着避讳之意,莫名的难为情起来,立即加快脚步与应治拉开距离。

  他迅速追上,拉住她的手。

  她甩了几次,被黏得死死的,只能百般无奈,让他握得牢牢的,心中哀叹──从她与这瘟疫似的男人在一起,在外人眼里他俩犹如一体,成为同一种灾难的象征,她一生的清白算是彻底毁了。

  王府的下人们跟在两人身后,一边偷看主子的动静,一边交换感慨的眼神──怎么两位主子好像吵了架的小孩子,正在闹别扭?

  若是王爷一个人,怎么发脾气都正常,但王妃平时是个挺正常的人,柔顺温和极了,与王爷根本不是同一种人,现在居然也跟王爷一起闹别扭,这太不正常了,想想……世间真是无奇不有啊!

  “看看你都咬什么地方,爷的脸全被你丢光了。”进了寺庙,应治趁四下人少时,抓住每一次空间,责备力持镇定的董飞霞。

  “你可以躲在马车里,不要出来见人。”这样全天下的人也会安心喜悦的。

  “我们早早离开不就得了,你非要来这寺庙做什么?”应治今天出门就是专门来招惹刘顺尧给她看的,可惜还没把人羞辱够就被董飞霞破坏,计划不能圆满达成,他觉得很寂寞。

  什么山色景观,他压根不想欣赏,看风景还不如把妻子带回家关在房里大肆调教,用他强壮的身体来驯服她,让她娇羞不已,露出动人的神情,绝对比什么花草山水赏心悦目多了……应治想着想着,心动极了。

  她还是在亲热时最乖、最可爱。

  “放手!”董飞霞甩开他,刚进寺庙,应治就想拉她走,他脑子里到底都在想什么啊?“我要拜佛。”

  既然她还守在王妃这个位置上,就得尽责,但她对应治是无可奈何的,根本不晓得该怎么做他的王妃才能让彼此满意。

  转念一想,她不如祈求神明施展神力,让应治变得稍微懂事一点,更像一个人!

  如此一来,全天下的人都会满意。

  “拜什么佛?有需要,拜我就能灵验,求佛还要烧香,求我只要一句话,舍近求远,你真是愚不可及。”应治很不耐烦。

  “闭嘴!”他怎么这么啰唆?

  董飞霞一吼,却见周围几个香客惊讶的看向她。

  应治也见到了,忙跟对方说:“看什么?没见过悍妇?”

  董飞霞只觉得欲哭无泪,听说这里的符满灵验的,她现在就去求一道,回家烧给应治喝喝看。

  “快点啊!爷的时间宝贵。”不耐烦的应治又催了她一声,豆 豆 小说阅读网敏捷的神思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只见他的眼睛一亮,低声问她,“你来求神拜佛,该不是真想赶紧给我生个小世子吧?”

  董飞霞一听,如被雷劈,低下头傻傻的看着自己的肚子,心乱如麻。

  通常若身子没问题,女子成亲后,三、五个月之内多半会怀上孩子。董飞霞无助的看了看应治,顿时百感交集,不知该期待,还是该恐惧?

  他的孩子,他们共同的骨肉……她的心感到骚动不已。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