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衣 > 爷的二手王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


  董飞霞握紧双头,深呼吸,拉紧窗帘,目不转睛的瞪着应治。“王爷,做人惹人嫌并不完全是您的错,但明知自己惹人嫌,还非要出门到处闯祸让人讨厌,那就是您的不对了!”

  “哈?欺负你的心上人,你心疼了吗?”他的语调有点酸,醋味横生。

  “见鬼的心上人!”什么教养,统统去死吧!跟应治在一起,董飞霞宁愿自己是个没教养的野人!“我已经离开他了,决心忘了他,您不要有事没事就在我面前提起他,还带我来见他,存心让我难堪!”

  应治被董飞霞大声咆哮的模样吓住了,一个京城有名的温顺女子居然失控得快要歇斯底里──他觉得很有成就感。“你可以叫得更大声一点,最好让马车外的人都听见。”

  “啊──”董飞霞尖叫,气得浑身发抖、两眼通红。“您不要再折磨我了好不好?我向您认错,我不该不喜欢您、不该不想嫁给您,可以了吗?”

  应治按住她的手臂,“太迟了,爷的心已经有了阴影。”

  董飞霞瞪他的目光突然变得有些阴森起来。

  刚想释放所有野性,当一回泼妇,却又发现双手被早有先见之明的应治控制住了,骂人她不精通,打闹她又失了先机,无计可施的董飞霞撇撇嘴,正要放声大哭,应治又抢先开口──

  “呜呜呜~~~”

  他的声音一出,董飞霞立即傻了,完全的失去反应,不能动了。

  随后,应治好整以暇道:“除了这个,你还会什么?”

  世上最遥远的距离,就是你在我面前,我却毒打不了你──于是董飞霞当下疯了!她慢慢的张开嘴,而应治则是不解的微微眯起眼。

  她抛开人性,头一伸,咬他!

  “耶?住口!住口!”下巴被咬到的应治手忙脚乱,若是换成别人,他早就挥拳而上,偏偏对自己的妻子,他怎么也不能下手啊!

  应治赶紧掐住董飞霞的脖子,想强行将人拉开,手一用劲,感觉到她的身子吃痛因而发抖,他顿时失去力气,住手了。

  算了,让她咬一下也不会死,他觉得她不会咬刘顺尧,这么说在这方面他取胜了……应治安慰着自己。

  痛楚时强时弱,应治心想,自己一定是被她咬破了皮,却因不忍心伤她,他无意识的松开手放她自由,等待她进一步的攻击。

  然而董飞霞只是咬着他不放,娇小的身子趴在他身上,动也不动。

  应治不由得摸摸她的头发,像是在安抚一只受伤的小猎物,有节奏的从她的头顶一直轻抚到她的背和腰。

  渐渐的,她松开嘴,别扭的推开他,坐到另一边。

  应治仔细一看,董飞霞双眼发红,委屈无比的模样像只无辜的小兔子,可怜又可爱,惹得他心痒痒的,让他好想对她做坏坏的事。

  “气消了吗?”他摸摸下巴,果然破皮了。

  董飞霞将头转到极限,不理他。

  他实在很担心她会把头给扭断,不由分说的把她再次搂到怀里。“轮到我了。”

  董飞霞惊呼,下巴被他抬了起来,迫使他迎接应治明亮的目光,她忽然感到晕眩,冷不防嘴唇被他含住了。

  她都那么生气了,他还要轻薄她……董飞霞反守为攻,咬住应治的嘴唇再度发难,希望他能知难而退。

  不料应治不为所动,舌尖一探,搅开她的嘴,竟反过来咬她的舌头。

  虽未被他咬伤,却还是令董飞霞痛得眼睛发酸,眼眶又是一片泪雾蒙眬,顾不得再与他对抗了。

  应治却没停止,轻轻吮吸着被他咬过的湿润小舌,舔到她不再疼痛。

  她不自觉的松软下身子,瘫在他的怀里;与他吵闹过后,疲惫如巨浪般袭来,冲击着她的身心,董飞霞累到无力抗拒他的肆意挑逗和逐渐狂野的需索。

  手指一抬,抚上他的臂膀,在他的带动下,配合他的节奏,双唇紧贴,舌尖调皮的嬉戏着。

  他在她的耳边轻声笑了,喜欢她纯真的反应,不管她嘴巴上说多少次不爱他,至少她的身体是喜欢他的,而他相信自己优秀的手段绝对能一步步收服她的心。

  “啧,想不到你如此野蛮,还咬人。”吻到怀中人儿软化如一摊水,应治终于满足的放她一马。

  一手抱着董飞霞,一手找来镜子照照下巴,顿时他悲愤了。“出血了!你让爷还怎么出门?”

  董飞霞懒得理他,闭目养神,比起应治恶劣的性格,他的怀抱温暖得让人着迷,除了她以外,董飞霞不相信这世上还有人能忍受应治糟糕透顶的脾气。

  “说话,爷在等你道歉。”

  “……”

  “你以为你可以在咬了爷之后,默不作声的装死人,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吗?”

  董飞霞捏着拳头捶他的胸膛,“闭嘴!”

  应治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发起牢骚,“你居然敢打我,对自己夫君这么无礼……”

  她干脆夺过他手上的镜子,往他的脑袋敲下去。

  “……”应治彻底的沉默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