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衣 > 爷的二手王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丈夫移情别恋,她找个地方哭都不行,还遇上个落井下石的傲慢皇子,现在又被下人见到她与傲慢皇子站在一起……

  出嫁的妇人和未成亲的男子私下相处,哪怕只有一时半刻也会遭人非议,因为她与应治不是亲戚。

  董飞霞开始觉得头痛比心痛更强烈了,看看下人们的脸色,她无法确定人家是不是误会了她与应治有什么瓜葛?

  “你们看见了?”这时,一道傲慢的质问声从她的耳边掠过。

  董飞霞傻傻的抬头,望着发问的应治。

  他一动,高大的身影立即将她挡在后方,阻隔了众人刺探的目光。

  下人们面对傲慢的三皇子,话都不敢回一句,纷纷摇头,逃难般的作鸟兽散。

  董飞霞听着纷乱的脚步声,心思随之紊乱,晕头转向的不晓得自己下一步该怎么走?

  去面对婆家的人,当个贤慧体贴的好媳妇……她不愿意;但若逃避,她又能逃到何处去?

  应治回头打量她泪痕渐干的脸蛋,玩味道:“不哭了?”

  他那种纨�子弟用来调戏良家妇女的口吻,让董飞霞忍不住皱起秀眉。“你……”思索着她该说什么话来回应?

  应治高傲的瞥她一眼,取出一把摺扇慢慢打开,在胸前潇洒的扇了两下,纠正道:“三爷。”

  一股檀香之气扑鼻而来,董飞霞看着价值不菲的扇子,眼中一片茫然。

  “叫三爷!”握着扇子的手动了一下,像是想敲她,最后又忍住了。

  “……三爷。”她知道应治在皇子中排行第三,她听说过他是无事生非、小事化大,兴风作浪的高手。

  与这种危险人物待在一起不太安全,董飞霞正想找藉口离开,走廊另一头又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她望了过去,惊见贴身小丫鬟居然急急忙忙的将公婆和丈夫都请来了。

  董飞霞倾身,刚要走过去,却又见到丈夫身后亦步亦趋的女子——那个身分高贵的蒙古公主。

  霎时,她不由自主的退缩,回到应治的身后。

  她还是没办法面对那位高贵的公主──即使她也是明媒正娶的,即使对方比她晚进门,即使她和丈夫之间拥有青梅竹马最纯真的爱恋,可那个女人出现了,她所拥有美好的一切也如梦醒后随之破灭。

  “三爷,您也来了。”

  “有失远迎、有失远迎,三爷怎么不到里面坐呢?”

  应治冷漠的看着殷勤招呼他的人,手中的扇子指向董飞霞,“爷来找她。”

  什么?!董飞霞闻言震惊了,张大眼睛,四下梭巡,除了应治,每个人都呆住了。

  她的丈夫刘顺尧首先清醒过来,客气的问应治,“三爷和内人相识吗?”

  “你不在家的时候。”应治故意说得模棱两可、暧昧不清。

  董飞霞顾不得失礼,扯住应治的衣袖,希望他能闭嘴。

  应治回头,不耐烦道:“别急,我在解决了,站一边看着,少插嘴。”

  他的态度虽然不太好,但说话的语气却很随意——像是对待“自己人”那样的随意。

  当下,刘家一家大小的面色全变了。

  一道道猜疑的眼光打在董飞霞身上,看得她头皮发麻;瞧见丈夫身后的女子有点惊讶又幸灾乐祸的样子,她又感到麻木,像是万念俱灰似的,忽然就不在乎别人用什么眼光看她了。

  反正她已失去双亲的支持、丈夫的爱、公婆的心……她还有什么可在意的?

  “今天,你们看见了也好,省得爷再找机会跟你们说明。”应治神色自然,牵起董飞霞的手,大方的告诉刘家众人,“没错,就如你们亲眼所见,她和爷在一起,很久了。”

  “什么?!”第一个喊出声的人反倒是蒙古公主,她吃惊的望着董飞霞,眼中闪闪发亮。

  刘顺尧铁青着脸,看看新、旧两位妻子,嘴巴动了动却说不出话。

  “三爷……您、您说的是什么话啊?”刘家两老简直是难以置信──董飞霞这些年都与他们在一起,哪会有空闲的时间去偷人?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