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衣 > 爷的二手王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九


  董飞霞顺着应治的视线看向窗外,脸色也变了。

  只见在湖边树荫下,她的前夫刘顺尧就在那里,正与蒙古公主亲昵的并坐在毛毯上谈笑风生。

  周围还有刘家的下人服侍,场面看起来是那么的融洽、美满。

  “你的气息乱了。”应治仔细打量着她的表情变化,很想知道她内心所有的想法。

  “你早知道他在这里,还故意带我来的吗?”董飞霞匪夷所思的盯着应治。

  这一刻,对他的困惑让她忽略了前夫的存在。

  “你喜欢爷的安排吗?”应治反问,完全不否认她的说法。

  “为什么要这么做?”这男人实在是恶劣难以想象的地步。

  “对你的惩罚。”又或者是他想要一次次试探她的反应、寻找答案;除非确定她已不在乎刘顺尧了,否则他无法平静。

  “我做了什么惹你不高兴了?”董飞霞只觉得惊奇不已。

  “你不肯嫁给我,你不喜欢我!”

  “那都是什么时候的事了?”没想到他还在记恨?

  “不然你以为爷娶你做什么?既然你喜欢刘顺尧,很好,爷有空就带你看他和蒙古女人亲热,再看你还能怎么喜欢下去?”他坏笑。

  “……三爷,拜托您快点长大吧!”董飞霞不再浪费力气与应治讲理,自顾自的下了马车。

  她这是在讽刺他幼稚吗?应治追了下去,威胁的看她一眼,随即牵起她的手,快步往刘顺尧所在的方向走去。

  董飞霞见状,用力挣脱手腕想摆脱他,然而他握得更紧,不让她临阵脱逃。

  “人生何处不相逢呀──”爽朗一笑,应治在刘家人发现到他的同时先开了口,随即关注着董飞霞的反应,见她低头不看刘顺尧,不知为何,他竟感到有点开心。

  “三爷……”刘顺尧很尴尬,望着董飞霞,不再说话。

  “王爷和王妃也来香山游玩吗?”蒙古公主倒是热情的向他们打招呼,人也更贴近刘顺尧一点。

  “你们还坐着?”唯恐天下不乱的应治安分了好几天,这下不想安分了。“知道王爷和王妃来了,一个个傻愣愣的发什么呆?还不快快行礼!”

  董飞霞真恨不得挖个洞把自己给埋起来,她赶紧别开眼,假装什么人都没看见。

  面对前夫,她应该觉得悲伤、痛苦才是,然而此时,因为应治在她身边紧握着她的手,她反而有种丢脸的感觉;那强烈羞耻感掩盖了多余的情绪,让她实在没空再为前夫感伤。

  “王妃,人家在跟你行礼,赏脸看对方一眼嘛!”应治语调柔和的呼唤她。

  成亲至今,他还是第一次用那么温柔的嗓音和她说话。

  董飞霞身子微微颤抖了两下,在众目睽睽之下,她也不方便和应治争吵,只能无奈的硬起头皮正视前方,勉强的朝刘顺尧和蒙古公主笑了一下。

  刘顺尧张了张嘴,似乎想和她说什么,最终还是沉默了;董飞霞看着对方,不知不觉放松了紧绷的身躯。

  自从离开刘家后,好些日子不见前夫,原以为再见面只会是种折磨,然而眼下她平静的面对前夫,也不觉得有什么痛苦。

  她还是好好的,虽然有点难过,但不像自己以为的会痛苦到无法忍受的地步……

  董飞霞不自觉的低下头,打量着自己被应治握得愈来愈紧的手,心情不禁沉重了。

  说到折磨,和这男人手牵手出现在大庭广众之下,压力反倒比较大,那是一种超越肉体凌虐、心灵摧残的重大苦难,董飞霞突然很想甩手逃开。

  “本王能与爱妃厮守,还真多亏了你们两个一个不守夫道、一个自甘堕落,勾引有妇之夫。”应治的笑声刺耳响起。“做得好,你们说说,要什么谢礼?”

  董飞霞的头低得就快点到地上了,在她听应治说完疯话后,只觉得四周鸦雀无声,不知众人正用什么眼光来看待她和应治,她忍不住扯扯应治的手,示意他快点离开。

  “爱妃有什么意见?”应治又坏心眼的逼她表态。

  董飞霞好想哭,从“贱妾”一下子升到“爱妃”这个阶级,还真不是她这种正常女子承受得的。

  她完全不敢抬头看众人的表情,小声告诉应治,“不如我们回去认真思索一番,走吧!”

  “爱妃急什么?我们不是还要到庙里拜佛,祈求神明保佑你顺顺利利生个小世子给爷继承香火吗?呵呵呵。”

  你够了吧!这样胡言乱语很好玩吗?董飞霞终于知道那些被逼疯了的人在崩溃的前一刻有什么样的感受了!

  应治听不到她心中的呐喊,兀自望着刘顺尧,带着连自己都察觉不到的敌意,再度挑起战火。“将来你的孩子若是日子过得不好,看在爱妃的面子上,可以来为爷的世子打杂什么的……”

  “三爷!”刘顺尧受不了应治没完没了的挑衅,“您不要欺人太甚!”

  “你太多疑、多虑,爷忙得很,哪有空闲欺负你。”

  “够了!不要再说了!”董飞霞忍到极限,突然爆发了,她狠狠的踩了应治一脚,奋力甩开他的手,跑回马车上。

  原本她与刘顺尧之间是对方理亏,可经过应治的屡次胡闹,反而让她觉得是自己理亏,甚至在刘顺尧面前抬不起头;此时此刻,董飞霞能原谅刘顺尧的辜负,反而无法原谅应治惹是生非。

  这男人若不是出身高贵,不被雷劈死,也会被人用乱棒打死的!

  片刻后,应治回到马车上,脸色也不太好。“你刚才那是什么态度?居然在外人面前对自己的丈夫动手动脚、恶言相向,你的妇德学到哪里去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