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衣 > 爷的二手王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八


  董飞霞回过神,看不出他心思,听他的话找到了几本书,作者叫“春夜梦中人”,不知写了些什么?

  应治等她捧着书走回来,接着道:“有空多看看,学学故事里的女人说话,用词、造句尽量丰富、生动一点,不要总是‘请别这样,呜呜呜’之类的,言语乏味的女人很不讨喜,明白吗?”

  董飞霞麻木的看着他,很想卷起书敲他头,无奈他太高了,她就算踮起脚尖也摸不到他的头顶。

  “爷跟你说话,你要回答;不跟你说话,你也要主动找话题,要热情一点,不要总是装哑巴,死气沉沉的女人很不讨喜,明白吗?”

  董飞霞看着他喋喋不休的嘴,又想到自己可以把手中的东西砸向他高傲的脸,但是目光触及到他的双唇的一瞬间,她不由得再度心弦大乱,突然自己嘴唇也发热了起来。

  脑海里全是被他亲吻过的滋味,他霸道的索取,直到现在还令她每次看着他的双唇时,就有一种快要窒息的感觉。

  “好了,继续。”教训完毕,应治摊开手,等她继续为他穿衣裳。

  一切贴身事物,应治都不喜欢让下人经手,尽量自己动手;如今娶了董飞霞,就想尽量奴役她。

  她不是不喜欢他吗?他就喜欢让她每时每刻都与他在一起,衣食住行样样离不开他,看她为难、无奈、一脸挫败,他就觉得好开心,如同得到胜利般。

  长期下来,不管她喜不喜欢,起码他会让她习惯他的!

  他有的是时间,在她心里占据一个位置,再慢慢扩大他的地盘,这辈子他们就慢慢磨吧!

  “鞋要换吗?”幸好他有穿亵裤,免除她的尴尬,董飞霞屏息,为应治穿上衣服。

  “当然,右边柜子里有新鞋,去拿,扇子也拿新的过来。”

  董飞霞又转过身,拉开他的柜子。

  一格一格,许多东西排列整齐被收藏着,她忽然想到她在这个房间里是没有柜子的,她要的东西必须吩咐丫鬟去拿,不过她并不在意,身为女人,她的物品从小到打加起来也不如应治在屋子里存放得多。

  由此可见,他有多爱打扮。

  “顺便给你自己也拿一把扇子。”应治大方的追加一句话。

  “谢谢,但不用了。”

  据说三爷的扇子是一年四季不离手的,即使处在狂风暴雨的天气,他也能若无其事的摇扇摇得很潇洒。

  她是很敬佩,却不想成为跟他一样“传奇”的人物。

  春天到了尽头,日子逐渐炎热起来,路上行人的衣裳也变得单薄。

  诚王府的马车驶上了香山,山路上开满粉白柔嫩的杏花,如繁星般动人。

  董飞霞拉起窗帘,清风吹拂、花香流溢,幽雅宜人的山野景观令她的心思开朗、神情舒展,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

  “头别探出车窗。”杀风景的声音传来。

  董飞霞转头看了看对她任何一个举动都有意见的应治,也许是香山魅力无限,置身在令人愉悦的美景当中,应治看来也不像平时那样难缠。

  他正在检查双手指甲修剪得够不够美观,视线一转,见董飞霞眺望远方,脸上有着平日少见的神采,于是问道:“又不是没带你出门,你兴奋什么?”

  “那不一样。”这几天总是跟着应治出入戏园子、古玩店,和京城颇有知名度的各色饭馆,虽然长了不少见识,却不是她喜欢的消遣。

  他的爱好,和她很不一样。

  “贱妾更喜欢游山玩水,观赏景色。”

  她是在向他提出要求吗?应治放下手指,把董飞霞拉到怀中,再慢条斯理的拉上窗帘,将她钟情的美景全都遮蔽住。“允许你不必自称贱妾,至于你的喜好,爷想知道的时候自然会问你,没问的时候你不要太主动,太主动的女人是不讨喜的。”

  董飞霞难得的好心情彻底消失,意志也迅速变得消沉。

  应治觉得似乎欺负她欺负得太过头了,抚慰似的亲了她一下,“你以前难道从没来过香山吗?”

  董飞霞捂着被他亲到的脸,有点别扭,心潮起伏不定,半晌后才稳住心神回道:“以前来过一次,是秋天的时候跟娘亲到山上寺庙,拜佛求平安。”

  “秋天满山枫叶正红,景色美到艳丽绝伦……”应治一副很博学的样子,评论起香山的风景。

  董飞霞等他说完,故意不发一语。

  应治看她的表情,感到自己被泼了冷水,不满的教训道:“你应该边鼓掌,边说──爷好有见识。”

  董飞霞故作冷淡的脸扭曲了一下,突然噗哧一声笑了出来,真是败给他了,对这男人,她恐怕永远做不到冷漠对待。

  应治狠狠的瞪着董飞霞。

  她赶紧抿抿唇,憋住笑意,转了个话题,“爷今天上山也是要去寺庙吗?”

  这话一问,应治的目光流转,像是有什么秘密似的,对她卖起关子。“你很快就知道了。”

  马车驶向山林中,接近一处清澈的湖水边,周围有着零零散散的几个游人。

  应治掀开窗帘,对外看了看,看到某个地方,脸色微变,吩咐董飞霞,“下去吧!我们到湖边坐坐。”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