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衣 > 爷的二手王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六


  荣妃一看就猜中了几分,“应治长得不像皇上,也不像我,宫里的人都说,他更像先帝。”

  先帝是应治的爷爷──一个声誉不佳的皇帝,和自己的弟媳私通,最后还将人收进宫独宠。

  荣妃看着儿子与媳妇,觉得感慨万千,心想应治连娶妻也像先帝那样,娶了个嫁过一次的女人,不知会不会也独宠董飞霞呢?

  先帝虽有政绩,却也有惊人之举,比如挖已逝朝臣的坟,拉死人出来鞭尸;爱妃死后便放下政事,跑去出家当和尚……

  这些事,同为性情中人的应治多半也做得出来。

  荣妃不禁叹气,儿子有才能,她娘家也有势力,为应治争夺皇位是很有希望的;但就因为应治太像先帝,所以她不用争取也知道应治是不可能坐上龙椅的──

  从朝廷官员到民间百姓,不会想要第二个太有个性的皇帝!

  “他这种性子,早晚是要离开的。”荣妃哀怨的瞥了儿子一眼

  应治已封王,性情又不是安分的,迟早会被皇上封一块地,打发出京城。

  “今后可别再惹事了,好好珍惜在京城的日子。”

  “离不开。”应治摊开扇子扇了扇。“许多政务非我不可,我若是走了,文官们无人管制,一些重要典籍史书的编写修饰也需要我处理。”

  他的兄弟们不是忙着勾心斗角,就是一帮只会使用蛮力的武夫,朝廷很缺他这样有学识、有才华的皇子。

  董飞霞瞥见他骄傲的脸色,忍不住想笑──他得意自满的样子真的很可笑,给她悲痛的新婚生活增添了不少乐趣。

  “你那是什么表情?”应治时不时注意着董飞霞的反应。

  董飞霞赶紧低头不语。

  “好了,该说的话都说了,你们也早点回去休息,应治,你没事少出门。”荣妃看儿子是愈看愈心烦,还是眼不见为净的好。

  夫妻俩带着丰厚的礼品,走出荣妃的宫殿。

  “在外人面前不要这么死气沉沉,别人会以为爷虐待你。”命令下人走远一点,应治一有机会就教训他的王妃。

  “……贱妾学不来爷的性格。”不管他多难缠,董飞霞在心里重复她给自己定下的原则──对付应治要冷漠、冷漠,再冷漠。

  “爷现在多少能感受到刘顺尧和你在一起时的想法了。”

  他轻描淡写的说法,轻易就激起了她的怒火击碎了她的冷漠,这下董飞霞也顾不得什么原则了。“他是离开贱妾时才移情别恋的,爷多半也能理解男人见异思迁的感受。”

  应治的嘴角上扬──比起她温顺的模样,他更喜欢她针锋相对的态度,他太清楚用什么话题能激怒董飞霞,让她失去冷静,得到他要的反应。

  可话题总绕着刘顺尧打转,他也很反感,然而除此之外,他又不晓得还有什么能让她失去控制,不再死气沉沉?

  他不禁忧伤起来,更加强了夺取她整颗心的心意!“你就不能多花些心思去抓住男人的心吗?”

  “一个人如果对你没有心,再怎么争取都没用。”

  “照你这么说,你永远都不可能爱上我了吗?”

  董飞霞一听,当下呆住。

  两人还未走出皇宫,停步在风景秀丽的湖边,在周围走动的宫人都很识相的避到远处去。

  应治一本正经,低头观察着董飞霞困惑的脸。

  她有太多缺点,他永远挑不完,可她对刘顺尧傻到可笑的那分情却让他羡慕了,即使他不想承认他的羡慕。

  在生长的皇宫里,他见过太多女人为男人多多情而伤心、痛苦,因此而引发的争斗其实比战争还血腥,但他没见过像董飞霞这样被辜负后选择退让,毫不怨恨的女人。

  他在嘴巴上嘲笑着她的痴傻,心里却挺欣赏她的做法,然而她要是能遗忘刘顺尧,把心交给他,他会更欣赏。

  “三爷……您究竟是为什么要娶我?”董飞霞为难的低头,如果应治要她付出爱恋,那她只能向他道歉。

  “给所有人一个交代,因为我的正义之举,害得你、我名誉受损。”

  董飞霞苦笑,“所以您并不喜欢我?”

  “对。”他只是意气用事,气她找上门表明了不肯嫁给他,他才会想跟她作对,火速将她给娶进门。

  “您若后悔了,日后可以找个理由休了我。”董飞霞不再自称贱妾了。

  如果应治不想玩了,那她愿意走,在离开刘家的那一天,她已抛下了对将来的期望,认定了自己不会再幸福了。

  即使她有想过好好当他的王妃,但……若他厌倦了她的话,她也不会不离开,早已做好决定的董飞霞突然没来由的感到难过。

  “这么被人欺负,你不会不甘心吗?”应治又生气了,气她总想着要离开他,成亲才一天,她已想好了他将来会后悔、会抛弃她,他气恼道:“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软弱?”

  他不高兴的样子又使董飞霞发笑,笑过后似有领悟,向他分析道:“您看,我让您这么看不顺眼,您迟早会厌恶我厌恶到恨不得我没活在这世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