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衣 > 爷的二手王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五


  董飞霞冷冷的瞪他,“如果有,您就会明白,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你是在告诉爷,你有多么的狠心决绝吗?”

  “不,贱妾是在告诉您,留不住的人,最好放手让他走,否则最痛苦的人只会是自己。”说完了,董飞霞闭上眼睛。

  应治一愣,她这是在暗示他该放她走吗?

  她都跟他拜了堂、圆了房,还想离开他吗?

  应治像是吃错药似的,心里什么滋味都有,盯了董飞霞好半晌,脑子里飘过各式各样的想法,最终凝聚出一个重要的决定──

  他是不会放她走的!

  他抬起手,手指抚过董飞霞的脸颊,决心变得无限壮大起来。“爷会让你忘了刘顺尧。”

  他话语中的掠夺意味使她心慌的张开眼,对上他神采奕奕的眸光,董飞霞浑身感到不自在极了,连闪避他的触摸都忘了,任由他的手指移到她的唇上轻薄。

  “忘了一件事!”应治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出声叫住下人。

  马车一停,随行的丫鬟走到车窗外,应治掀起窗帘吩咐道:“快回去,将王妃的落红取来。”

  董飞霞听了大惊失色,“您要做什么?”

  应治放下窗帘,看她紧张的模样,笑了。“带去给长辈看,你又不是第一次成亲,还不知道这种习俗吗?”

  他说得好像她经验丰富似的,董飞霞又羞又怒,准备用来对付应治的冷静自律几乎溃散成沙。

  “别拧手指了,手绢给你。”他取出一条熏过香的手绢,丢到她缠成一团的手上。

  董飞霞拿起来看看,做工精致修美,她实在下不了手,心里又觉得奇怪──很少有男子会携带手绢的,应治的一些喜好还真是异于常人。

  一转眼,丫鬟取回了代表新娘贞节的证物,郑重的放进盒子里交给应治。

  马车继续朝皇宫前进,应治看着盒子,又看看倍感害羞的董飞霞,眼神意味深长,心情又愉悦了。

  董飞霞暗暗发誓,他要是当面将她的落红拿出来取笑她的话,她就再也不管什么礼貌教养、冷静自律的,非要直接扑上去跟他拼命不可。

  幸好应治一路若有所思,没再说些惹人怨恨的话,只是用一种深沉又有点暧昧的目光凝视着她,让她感到烦躁不已,但还是忍耐得下去。

  无论如何,她都成了他的人了,除了认命之外,她也想不出自己该做什么;而认命之后,死了心,什么就都看开了。

  她突然发现,这样活下去也不是坏事。

  如今的她不必烦恼家人会担心,不用害怕婆家会不喜欢她,甚至当应治移情别恋……她也不会伤心──和一个自己不爱的人在一起原来也不是太可怕,反而还轻松了许多。

  她不自觉的看了应治一眼,告诉自己,就去当一个规规矩矩的妻子,端庄体面的王妃吧!

  她不会给他丢脸,但她的爱恋──很抱歉,她给不了他!

  进了宫,下了马车,见过皇上、太后,皇后……董飞霞温顺的陪在应治身边,看他在长辈面前也没表现得恭敬一点,随意得好像他才是皇宫里的主人,她不禁在心中为他叹气。

  短短聊了几句,他的长辈显然也不想跟他相处太久,不到片刻就打发他们离开;董飞霞倒是收了不少礼物,颇有收获。

  接着两人跟在应治的母亲身边,前往荣妃居住的宫殿,半路上,远远见到一人漫步走来,荣妃自觉的要让路。

  应治停在路中央动也不动,看着前方的人,出声招呼,“前面那不是九弟吗?九──”

  他的声音一出,立刻引起前方那人的注意。

  霎时间,就见那人前进的步伐僵在半空,身体以惊人的姿势敏捷扭转,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一溜烟般消失无踪。

  “──弟。”当应治“九弟”两字刚说完的同时,前方已不见人影了。

  荣妃脚步一挪,重新占据路道。

  董飞霞看了应治一眼,彻底明白了三爷让人闻风丧胆的传闻不只是个夸大其词的传说。

  一行人回到宫中,荣妃遣退了侍从,只留下新婚夫妇与她面面相觑。

  “这给您检验。”应治把装有落红的盒子放到桌上。

  董飞霞见状,羞怯的瞪了应治一眼──这种东西,动作隐蔽的交过去就是了,干嘛这么光明正大的传递,他以为是在送书画作品吗?

  荣妃见多识广,一看就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确定媳妇是纯洁的,她高兴的朝董飞霞笑了笑。

  董飞霞不由得心惊肉跳,开始害怕她的落红会不会就这样传遍整个皇宫,就像书画作品般让人浏览、鉴赏。

  “飞霞,这是送你的。”荣妃察觉到媳妇的情绪起伏不定,取出许多准备好的礼物交给董飞霞。“应治的性子你也了解到了,凡事多关照他一些,劝他三思而后行,尽量少惹事。”

  她哪有本事影响应治的言行举止啊?董飞霞暗自苦叹,仔细一看,荣妃柔媚的脸与应治英俊的容颜并不相似,真看不出是母子。

  “怎么了?”荣妃见媳妇直盯着自己瞧,笑着拍拍董飞霞的肩。

  董飞霞觉得不好意思,摇摇头,可心思全显露在脸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