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衣 > 爷的二手王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四


  “啧!”应治注视她的目光一下子变得陌生了。“不要大喊大叫的,你这脾气根本不像别人说的温和、贤慧。”

  他的口吻是嘲弄的,心里却很期待她的脾气能更激烈一点──他喜欢张扬的女孩,就像他本人这样生动、鲜明,有特色。

  “三爷,求求您安静一点!”董飞霞抬起饱含热泪的双眼。“您不啰唆,我也不必有回应!”

  应治的好心情忽然又变不好了。“你这是在嫌我吵了?”

  董飞霞学乖了,话也不说,直接拉被子盖住脸,龟缩不动。

  应治生气了,正要走出门兴风作浪,发泄发泄心里的不愉快,可走到门边才发现自己还光着身子──虽然他的体格完美无比,但他非常珍惜自己,一般人是没资格看他的,于是他只能穿戴整齐,剥夺闲杂人等观赏他的机会。

  打扮完了,照照镜子,看着自己英俊的脸,他的心情又变得愉快了,走回床边,拉了拉被子。“既然你不肯休息,我们现在就进宫去。”

  董飞霞闻言,深深的呼吸了几下,慢慢的坐起身,不经意瞥见应治已穿好衣裳,她低声问:“我的衣裳不知放哪了,可否帮我叫丫鬟过来服侍?”

  应治出声一喊,门外立即有了动静。

  一转眼,两个小丫鬟捧了许多新衣和首饰进门。

  董飞霞见应治还坐在床边不动,小声提醒他,“你能否回避一下?”

  他嘲笑的看着她,“你有什么是我没看过的?”

  董飞霞发现进门的丫鬟们正在偷笑,禁不住瞪着应治,面对他,她怎么都拿不出人人称赞的好脾气。

  昨晚睡觉时还决定要冷漠对待他的,结果他一开口,她就崩溃了,董飞霞真不知该怪自己定力不够,还是该怪应治扰乱人心的功力太强?

  爱面子、假正经……应治在心里数落着董飞霞的缺点,却也必须给她面子,毕竟她是他的王妃,今后要为他管理王府的杂务,在下人面前,他得为她保留尊严,树立威信才是。

  屋外,阳光灿烂。

  新婚第一天,应治以为自己会被不如意的亲事和不完美的新娘坏了心情,都做好了要忧郁一段日子的准备,可现在,望着王府内优雅的景致,他竟觉得身心舒畅,甚至有点开心。

  虽然董飞霞是有许多让他不满的地方,但他并不讨厌她。

  特别是经历了昨夜,她在他怀中无助的任他带领,共赴情欲巅峰,她的每一个反应都让他满意到不计较她的缺点。

  只是她心里惦记着刘顺尧,这令他有些介意;而他也一直忘不了她口口声声说不嫁他、不喜欢他的忤逆言语,他娶她最重要的目的,就是要教训她的不识抬举。

  应治嘴角上扬──宠妻是一回事,调教王妃又是另一回事,互不妨碍,他可以一起进行。

  而他也已经准备好全套招式,他的王妃就等着慢慢享受吧!

  开门声微微响起,应治转过身,只见董飞霞穿着水蓝色衣裳,略施粉黛,漫步走来的身影恰似开在河中的清雅莲花,摇曳生姿。

  她半低着头,神态顺从娴静,虽没惊人的美,却有着难得的高雅,让人看了感觉如同一阵清风拂面,舒适无比。

  应治看得心神迷乱,凝视了她许久才收回视线,一颗心柔暖而愉悦,不由自主掌心向上,伸向董飞霞。

  她疑惑的看他一眼。

  “手!”他有点不耐烦的提醒她赶快握住。

  董飞霞摇头,看看左右,示意有下人在场,她要庄重。

  应治不屑的睨她一眼,甩甩衣袖,独自走向等候多时的马车。

  “你不要这么矫揉造作。”进了车厢,都还没坐好,他就开始数落尾随在后的董飞霞。“坦诚一点,人生在世就是要活得自在,总是顾忌别人的眼光,你不累,爷看了都替你烦;连下人都要顾虑,你当主子还有意思吗?”

  “在外人面前,您该顾虑身分,言行举止必须符合您的地位……”

  应治听她反过头来数落他的不是,一双高傲的眼睛顿时闪过惊讶的神采。

  他认真打量起董飞霞的脸色,她沉静的坐在对面,姿态端正,不笑不嗔的脸犹如雕像,看来高贵又淡定,不过他还是从她交握的双手及紧绷肩头,察觉出她的局促。

  “我娶你的事传出去后,各种关于你的传闻忽然就多了起来。”托他的福,她也当了一次知名人物,受到公众热烈的讨论。“总归来说,外界对于你的说法都是一致的,没有分歧,认为你是个温和贤淑又文雅的女子。”

  董飞霞戒慎的望着应治,她确实是个知书达礼的好姑娘,于是她点了头。

  “你还真自傲。”应治又开始挑她毛病了。

  “……我没有。”这不是她自傲,而是她从小所受到的教育一直严格要求她必须知书达礼,她也努力去做了。

  “可惜装模作样的功力不够,就拿称呼来说,你要谦卑一点,自称贱妾,不要满口我我我的,真没礼貌,这点小事就显现出你的教养不够了。”

  董飞霞别开脸不看他,并要求自己别忘了昨晚的决心──她要冷漠的对待他,她不要受到他的影响,她要坚守心防,不要被他控制。

  “你自己看看,跟人说话,故意转过脸不看对方,有没礼貌了。”

  董飞霞就快坚持不下去了,她相信不管是谁面对应治,三言两语之间都会火冒三丈的。

  “爷坦诚的告诉你,爷最厌烦那些假惺惺的人,面前一套、背后一套的,以后别跟爷玩这套。”

  “贱妾没有!”董飞霞冷冷回道。

  应治嘲笑,“你要是真像传闻所说的那么贤淑,当时也就不会离开刘家了。”

  挖她尚未愈合的伤疤,就这么有趣吗?“王爷,想必您从没全心全意的喜欢过一个人。”

  应治脸上嘲弄的笑意顿时凝固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