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衣 > 爷的二手王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三


  她的嘴唇发颤,话说不完全;他故意凑过去,含住吮吸,让她连呼吸都觉得困扰。

  在可怜的人儿即将崩溃时,应治故意停顿,让她以为就要结束而稍微放松身子后,他又恶劣的强加攻势,继续猛烈的进犯她的身心,用火热的肌肤之亲和无礼的言词让她深刻的记住,谁才是拥有她的人!

  浑身疼痛的醒来,还没来得及睁开眼,董飞霞立即察觉到身子被迫移动,以为应治又要蹂躏她,董飞霞吓得不敢动弹。

  哪知身子竟逐渐滑落,摔在铺了红毯的地板上。

  她吃痛,忍住惊呼,抽了一口气,张开眼睛一看,天还没亮,房中的烛火熄灭了不少,只剩余几盏灯仍在散发着微弱的光芒。

  摔得清醒过来的董飞霞抬头打量,只见大床上,应治的腿微微移动,而他仍在熟睡,显然是无意将她踢下床的。

  霎时间,董飞霞又有了大哭一场的冲动。

  她的喉咙已经沙哑,眼皮也红肿着,经过应治无情的“摧残”之后,她的身体像块破布似的薄弱。

  结果始作俑者不仅没有怜惜,还踢她下床,就算他不是存心的,她依然无法释怀。

  于是好脾气的董飞霞透过应治,学会了怨恨!

  两次成亲,对洞房花烛夜有过各种幻想,却想不到最终她得到的竟是这种悲惨的下场。

  董飞霞困难的爬起身,见到应治摊开手脚,占据整张床的昂藏身躯。

  瞬间她马上放弃了回到床上的念头,捡起掉在地上的衣袍,她慢慢挪动到墙边的躺椅上,抱着酸疼的身子,有点想哭。

  脸儿皱成一团,偏偏挤不出泪来,也许泪水都已流尽了。

  身子已疲惫到超越了极限,她努力想睡,沉甸甸的脑海却始终静不下来──应治的亲吻、拥抱、触摸犹如烙印,让她至今身心仍是火烫不已。

  这一次,她是真的成为一个男人的妻子,名副其实的属于应治。

  他不像刘顺尧会体贴、关心人;他说话总是夹枪带棍,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还自以为是……总之他的缺点数不完。

  这样的丈夫真教她担忧,这第二次的婚姻不知会有什么样的结局?

  她没有心力再去爱人,也不想再付出情意,更害怕又一次被辜负……不管应治怎么想,她告诉自己都要冷漠对待、不再动情,这样她就不会再伤心。

  即使他的吻会乱了她的心神,即使他的拥抱会令她感到温暖,即使他的触摸会影响她的意识,她也要坚守心防,不再向人开放。

  “不喜欢……我不喜欢他……不喜欢……不会喜欢……”一遍遍说给自己听,这样好像她就不会害怕了。

  她的心渐渐安定下来,疲倦的人儿终于在深夜里稳稳的睡去。

  第四章

  早晨醒来,应治发现董飞霞不在身边,吓了一跳,以为她在夜里拖着“残破”的身躯逃跑了,所以他忙不迭起身寻找。

  没想到却在躺椅上见到抱着一堆衣裳,蜷缩成一团的新娘。

  春天的夜里冰凉,她也许是冷了、也许是累了,熟睡的脸并不平静,眉头还微微皱着,显示出她的不舒服。

  暖暖的阳光透过窗,罩上她秀丽的脸,应治不知不觉的蹲坐在躺椅边凝视着董飞霞的睡颜。

  昨晚他失控了,尽情的欺负她,虽然她不是倾国倾城的大美人,但也有她独特的优点,足以吸引他燃起情欲。

  可惜她的性情不够活泼,他又不喜欢太文静的姑娘……

  应治忍不住刮了董飞霞的鼻子一下,这个不识抬举的女人害他气了好几天,他一定要每晚都拿她的身子来做补偿。

  好在,占有她的感觉是那么美好,美好到减少了他的不愉快,可是他仍希望她只身子令他满意,性情能更开朗些会更完美。

  他想要自己的妻子是个能和他一起欢声大笑、到处嬉闹的女子,可是董飞霞似乎不是这种豪爽的女人。

  传闻中的她,可是名门淑女的典范……

  “呜!”被应治的动作惊醒,脸色不佳的新娘睁开眼。

  “别在这里睡!”应治站起来,抱起董飞霞走回床上,低头时看见她紧紧闭着双眼,再瞄了自己的赤身露体一眼,他不由得笑说:“不是人人都有机会见到爷伟岸不凡的体魄,你快张开眼多看一些。”

  董飞霞此时不仅希望自己暂时失明,更希望应治说话时,她耳聋了。

  “你的脾气还真不小,夜里不乖乖待在床上,看来爷伺候得还不够尽力,让你有力气趁爷休息时做些多余的事。”认定董飞霞的不理不睬是在闹别扭,应治小小的反省了一下,昨晚的他似乎太卖力了,一定吓得她不轻。

  不是每个男人都像他这么有能力──这就是传说中的天赋异禀,他的妻子因此恐惧而做出些什么不好的举动,他是会谅解的,谁教他天赋异禀嘛!

  董飞霞嘴角抽搐了两下,忍着一肚子气不爆发。

  “你的父母还到处夸奖你温柔、贤淑,看来刘顺尧移情别恋也是有原因的。”

  董飞霞听到忍无可忍,语调硬邦邦回道:“我是在夜里被您踢下床的!”

  应治怔了怔,过了片刻否认,“不可能吧!”

  “不然我放着舒适的大床不躺,跑去睡躺椅做什么?”

  “哦……”应治又愣了一下,接着很随意道;“怎么这么不小心……”

  “这也是我的疑问。”董飞霞打断他的废话。

  应治无所谓道:“以后注意一点。”

  他这是在叫她注意吗?!董飞霞眼睛瞪得大大的──她的脾气绝对不坏的,却不知为何,只要跟应治在一起,就很容易变得激动!

  “你再睡一会儿,中午和我进宫见太后、皇上、皇后……等等等乱七八糟的人”应治为她盖上被子。

  至于是谁踢谁下床的事,他选择爽快的遗忘。

  “不必等到中午了。”董飞霞已经被他害得心烦意乱,哪有办法再睡觉?

  “听话,这是为你好,也不想想你昨晚累了一夜。”

  “那是谁害我这么累的?”董飞霞忍不住叫了起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