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衣 > 爷的二手王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一


  他俯身,感到烦躁到了极点,干脆凑到她面前,为一边流泪、一边压抑哭泣声的董飞霞配音,“呜呜呜!”

  “请别这样!”董飞霞生气了,身为良家妇女的她也失控到极限。

  应治耸耸肩,语重心长道:“那天爷就是为了让你别这样,才会牺牲名节,找机会让你离开刘家,你真的到现在还不肯道谢吗?”

  “呜──”董飞霞放声大哭,她实在没办法再冷静对待应治了。“我承认那天我也错了,我不该默然的让你为我出头,但我们不能再继续错下去,必须为当时的冲动负责,弥补接下来可能出现的错误!”

  应治下巴微抬,展现他迷人的面部线条,“爷做的事,从来没有错。”

  “……”董飞霞这下连哭都不会了。

  应治仍不干休,高傲的眼神透露着不容抗拒的决意,无情的给予她致命的一击。“违抗皇命乃是欺君之罪,你自己找死,但别怪爷没提醒──你们董家那么多人还要活,更要有面子的活!”

  春天到了。

  但董飞霞看到的却不是欣欣向荣的美景,而是持续不断的阴雨天──与她近来的心情完全一致的天气,使得她的情绪更加低落。

  在和应治商谈失败,遭受各种打击的她回家后生了一场小病。

  丫鬟又说漏了嘴,让双亲知道她出门去找过应治,问清了她抗旨的意图,不仅骂了她一顿,还将她关在家中严加看管,不许踏出家门半步。

  她就像一只被关在笼中的鸟,失去了自由,无法触碰外面的天地,只知道她的亲事正在火速办理当中。

  董飞霞有些绝望了──第一次出嫁,以为自己会幸福一辈子,哪晓得事与愿违,居然要嫁第二次:而这回,她有预感,她会痛苦一辈子的。

  应治这个人就算外貌强过刘顺尧,身分、地位也更高贵,但性子却是糟到了极点,尤其经过上次“商谈”未果的体验,让董飞霞深刻感受到鼎鼎有名的三皇子有多么难搞,她根本无法理解那个男人。

  他就像一颗会动的高大巨石,挡在你的路上,挪不动、砸不开,你要是换条路走,他还会转过来──继续挡你的路!

  这种人就是在噩梦中才会出现的……她真为自己的将来感到烦恼。

  “飞霞。”董母兴高采烈的走进门,手里捧着一盒物品。“日子选好了,就在下月初三;你看看,这些心买的首饰,喜欢吗?”

  董飞霞只觉得浑身无力,眼见母亲连嫁衣都替她准备好了,她又有了哭泣的冲动。

  “娘,三皇子真的要娶我吗?”她还是不肯相信事实,真希望有人能告诉她,这一切都是幻觉。

  “是啊!他也在筹备婚事了,皇上有旨意,让他在成亲之前都不用上朝。”董母最近说起应治,总是面带笑容。“他这次倒是学会做人了,有送口信过来问候我们,还邀请你爹去他府上作客,你爹说他似乎变得讨喜了一点。”

  董飞霞则是难以想象应治讨喜的模样。

  各种自私、霸道、冷酷的人,她都见过,可像应治那么难缠的却绝无仅有,而可悲的是,那个独特的男子就要成为她的丈夫。

  “飞霞,忘了刘家小子吧!”董母摸摸女儿忧愁的脸。“别再为不值得你爱的男人而愁眉苦脸了。”

  董飞霞摇头,母亲想错了,她现在没时间去想刘顺尧,她会愁眉苦脸都是因为应治!

  “三皇子出身高贵,他的脾气确实不怎么好,也不像刘顺尧那般老实、懂事,但最终那个老实、懂事的男人也没让你满意啊!也许风评不佳的三皇子反而会是个好夫婿。”

  “我与此人连话都谈不来……”

  “成亲后,慢慢来,虽然他的性子是古怪了一些,却十分有才,据说他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你平时就喜欢下棋、听曲子,今后不妨多向他讨教,事事投其所好,体贴、关心他,听他的话,你这么温柔贤淑,他一定会喜欢上你的。”

  董飞霞低头不语,她并不期待应治的爱。

  母亲虽然疼她,却是有限度的,凡事以颜面为重,不会因为爱她就纵容她做出一些失礼的事,与应治的亲事,她是嫁定了。

  再说当时,若非应治出手,只怕她就要在刘家伤心一辈子,而她的父母也不会插手的。

  可都说有得有失,为什么她失去丈夫之后,连最后的安宁都没有了──回想起应治那高傲的神态,董飞霞完全不认为自己能从他那里得到什么,相反的,那个难缠的皇子一定会让她失去更多。

  三皇子一向是众所瞩目的关键人物,比起皇上、后妃、太子,应治的一言一行反而更令人关注,因为有他在的地方就有混乱!

  连他的亲事,也引发了相当严重的混乱!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