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娃 > 齐家治国 >


  指间传来他的体温,她想起一到冬天他温暖的身躯在被子里像个热烘烘的暖炉,提供她舒适的睡眠环境,想到现在天气转凉,冬天也快到了……

  “好吧,我答应你不再分房睡。”一想到冬天他的好用处,口水差点滴下来,心里那股难受的闷气就败下阵来。“不过我也有条件,第一是你暂时搬到楼下睡,第二是让我帮你夹菜,最少都要吃两碗饭。”

  “……什么时候轮到你跟我谈条件了?”他沉默了很久,一张脸面无表情,突然冒出这一句。

  “天下,你要当一个正常人的心情我能体会,但是正常人也会生病,总是有需要人照顾的时候。你能不能暂时放下你的原则,让我照顾你呢?”她本来想跟他说,病人跟“废人”不一样,他不要认为依赖她,自己就等于是废人了,但这种话太刺激他,她最后还是把话吞回去,换一个温和的说法。

  他又不说话了,沉默了更久,才终于开口说:“有时候,我真觉得你很笨。”

  她望着他,一脸茫然。她是哪儿笨了?

  “你知不知道,我已经有心理准备让你开条件,最大的底限是……陪你回去过中秋节。”他没想到她笨得不珍惜他给的机会。

  齐治国缓缓张大嘴巴,惊讶之后,万分惊喜地紧紧握住他的手臂,“天下……你、你真愿意——”

  “我答应你愚蠢的条件,其余免谈!”

  满怀高张的喜悦顿时跌落谷底,她恼火地瞪着他傲慢冷俊的脸庞,“你欺我善良是不是?我看你是故意给我希望,再狠狠拒绝,压根没考虑过要陪我回去!”

  “信不信由你。”他摸索着,端起碗来。

  “我才不信你!”她气得决定“惩罚”他,拚命往他碗里夹菜,“吃吧,多吃一点,我煮了很多,你尽量吃!”

  在平天下的认定里,他并未打破自己的原则,这只是为了取得更大的“利益”,所采取的“手段”。

  他扬起嘴角,毫不在意地任她夹菜,边吃边说:“你可别欺负一个瞎子,晚上……洗干净点。”

  齐治国慢了反应,直直盯着他看了好久……才把他话里面的意思解读出来。

  讲白了他的意思就是说,虽然他看不见了,她也要把自己洗得干干净净像一只白猪似的交给他,任凭他吸吮啃弄,直到他心满意足,通体舒畅,这才算完成条件——

  虽然和他“做”了十二年有实无名的夫妻,每次听他在床上说一些只有淫徒才讲得出口的话,她都还是脸冒三条线,脸颊烫热得头顶生烟。

  她只觉得不论是他的“冷”,还是他的“热”,她都无福消受。

  “我烫猪皮好了。”她涨红着脸随便搭一句。

  他哼声笑了,老实地把碗里的菜都吃干净。

  五个多月了,他终于又回到过去那个她所熟悉的平天下……她望着他,默默红了眼眶,掉了眼泪……他平安就好了。

  一切……都过去了。

  早晨的空气格外清新,她打开阳台,脸上神清气爽,伸展双臂大大伸了个懒腰,连身上的棉质白衫都仿佛镀了一层金光,在晨光下闪闪发亮。

  她转头看向床上的男人。

  平天下正臭着一张脸,眉心全是皱起的纹路,明明醒了,却不愿把眼睛张开……

  她忘了,他就算眼睛张开了,看到的也是一片黑暗。张不张开,对他来说都没有差别吧。

  她看了他好一会儿,才把嘴角撑起,提起精神叫道:“肚子好饿啊!你想吃什么?”

  “猪皮!”他的贱嘴又出现了,声音闷着难消的怒气直冲着她来。

  她脸皮微红。看来昨晚没有让他“办成事”,他很不甘心吧?都经过一夜了,到现在还记恨着。

  “别这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在他欲火焚身,拉她到身上来时,因为他的体温太舒服,一不小心趴在他胸膛上睡着了。她红着脸吐舌,轻笑道:“反正这也不是第一次了,你都习惯了,别跟我计较了?”

  “哼……真不是故意吗?”他黑幽幽的眼睛终于张开来,在晨光的照射下,一闪也不闪,看得她的心微微泛疼。

  “是啊是啊。哈哈……”她嘻嘻哈哈地笑着看他坐起身来,对她伸出手来,顿时笑容僵在脸上。

  “过来。”

  不要吧,大白天的……

  “天下,我肚子饿……”

  “我也很‘饿’!”他的手始终等在那儿,俊雅的脸庞散发着高贵气息,张嘴说的话却很不堪入耳。

  齐治国总在这个时候无言以对,脸烫到耳根子都熟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