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娃 > 齐家治国 >


  “你如果是把自己当看护,现在就给我滚!”

  只是随口讲一句,他干嘛这么认真?看他发好大的脾气,她的眼神变得有些复杂……他拄着拐杖转身,她赶紧站起来。

  “好好好,我说错话,请你高抬贵手,大人不记小人过吧?”她拉住他,“好歹看在我在厨房忙了半天的份上,大人您多赏脸吧?”她不只陪罪还要陪笑,都为了哄他多吃一口饭,别把自己饿成第一个“台湾难民”。

  他全副精神都在她拉住他的那只手上,站着动也不动,冷冷哼道:“你这是哪出戏的台词?真恶心!”

  “老莱子娱亲啊,你要不喜欢,下次我换一套。”她想逗他笑,陪着他一搭一唱,拉着他坐了下来。

  “换一套卧冰求鲤吗?”他哼声,口气软了不少,她拉着他的手碰触碗筷,他也不再拒绝,端起碗筷来。

  “哈哈,可以啊……”她笑着说到一半,想到卧冰求鲤里的王祥是赤身卧冰,就再也笑不下去。

  她白他一眼。真不愧是平天下啊!连感人肺腑的二十四孝,从他的嘴里吐出来,都能害她想入非非。

  她看见他翘起嘴角。果然她猜得没有错,他说出那句话时,脑袋里是“很有画面”的——咦!他笑了?

  这几个月来,他还是第一次露出笑容……她怔怔凝视他,顿时内心灼热,眼眶泛红,记忆回到那个夜晚。

  那天晚上,她打电话给他……

  “天下?……你听得到吗?”电话里很多杂音,相当刺耳。

  “……想……什么……”他的声音断断续续。

  “我已经知道了,你没有把我们的结婚手续完成,你回来一趟把事情谈清楚。”怕他听不到,她大声地说。

  “……结婚手续,然后呢?你为……”

  她仔细听,他重复到结婚手续,她以为他已经听到她的话,电话噪声太多,她就直接大声地说重点,“你尽快回来一趟,我们谈清楚,我要离开这个家!”

  她不想不声不响地离开,和他之间总得彻底做一个结束。

  “离……你说……么?……你到……”杂音不断,混杂着他时有时无的吼声。

  “喂、喂,天下?”通讯忽然断了,他最后的吼声环绕在耳畔,她拿着电话重新再打,接下来他的手机不是通话中,就是打不通。

  试了几次,她就先放弃,跑去洗澡了……

  结果,她没有接到他打回来的电话。后来她才知道,他是误以为她当天就要走,才在台风夜里冒险赶回来。

  虽然是一场意外,她却无法不想,如果她不打那通电话,也不会造成这种结果。虽然他让她的婚姻变成一场可笑的闹剧,虽然他对不起她……但也不应该受到这么重的惩罚。

  她又想到那一夜……

  阿民载着哭肿双眼的妈和傻住的她,一路北上到他出事的地点。

  他被救起后,在医院里急救的时候,在他昏迷不醒的期间,她整个脑袋一直轰轰响,所有的声音、所有的人在她耳边掠过、眼前走过,她听见、看见,却无法有任何反应。

  她也看见辰直羽,她为平天下哭肿双眼,焦急不安全写在脸上,她对平天下的感情是真的。

  阿民突然拉着她到辰直羽面前,冷冷告诉一脸茫然又无辜的辰直羽,平天下已经有妻子了,她是和平天下结婚十二年的发妻。

  辰直羽脸色苍白僵硬,瞪着她看了好久好久,难以接受事实地问她:“是真的吗?”

  她张口回答她——不,我跟天下没有结婚……我们没有完成结婚手续。天下还是单身。

  她以为她有把话说出口了,直到她看见辰直羽露出遭平天下背叛的愤怒和羞愤,冷冷转身离去时,她才发现她所看见的是一片混乱而扭曲的画面,脑袋还是轰轰作响,她的声音没有出来。

  她浑浑噩噩地过了好长一段时间,直到他醒过来,她的脑袋仿佛在刹那间被一道光芒炸开了,扭曲的混沌世界消失,她眼前一片清明,她的神智终于陪着他一起回到这个世界。

  那一刻,她才知道平天下对她有多重要……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