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娃 > 齐家治国 >


  楼上传来声响,齐治国马上回神,三步并两步跑上二楼。

  “天下,怎么……”她住了口,没有再说话。

  卧室里的男人拄着拐杖站在落地窗前,窗外火红的夕阳落在他高大的身影上,照着他半边侧脸,描绘出他深邃的轮廓,瘦削的线条,高挺的鼻子和紧抿严肃不悦的嘴唇。

  五个多月前那场意外,他及时从车子里逃生,经救难队冒险抢救,他奇迹似的生还。

  虽然撞了脑袋,伤了内脏,身上多处骨折,全身伤痕累累,但她感谢老天爷把他的命保住了。

  她看见水杯在墙边碎成一地,转头看原该放在窗台边的茶几上的水壶不见了,猛然想起她中午倒开水给他服药时,把水壶搁在床头柜上,一不留神就忘了摆回去。

  “抱歉、抱歉,我忘记摆回去了。”她赶紧进来,倒了一杯开水过来拉起他的手。“来,喝水。”

  他眯起深邃幽黑的目光,渴望看见她,瞪死她,眼前却是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

  “欺负一个瞎子这么好玩吗?”他狠狠拍掉她手上的水杯,却发现他打掉的只是她的手。

  他自从醒来以后,一贯的冷静沉着全不见了,随时都像一颗不定时的炸弹一样乱轰乱炸,难以相处,连妈和阿民想留下来照顾他,他都自嘲自己是个废人了吗?需要如此劳师动众!

  “我就知道你来这一招。”她可是有两只手的,对这个惯犯早有防备,拿着水杯的手离得很远。

  她笑吟吟像没有脾气似的,却看他不语,气得头顶冒烟。她吐吐舌,赶紧喂他喝水。

  杯子碰着他的唇,轻轻碰触着,等他张口。

  他紧闭着嘴巴,脸部线条紧绷,气得想再打掉水杯,又多疑地顾忌她再次捉弄而没有动作。

  “哎,我又不是故意的,你别生气了,喝口水吧?”她的声音轻轻柔柔,像一道微风拂过耳畔,舒服得让人很难有脾气。

  平天下终于肯喝水,她偷偷松了口气,喂他喝水。

  他喝了几口,缓缓伸手碰触水杯她以为他想自己拿,他却连同水杯握住她的手。

  他抓住了她,一把拉过她,用撑着拐杖那只手死紧地抱住她纤细的腰,另一只好活动的手摸索着她的脸,摸到她细致的下巴,倾身吻住她的嘴!

  他嘴里含着水,掐着她的下巴,要她张口喝下他含过的水。

  齐治国差点把他推开,一手碰到拐杖就停住了,她抗拒地撇开脸,忽然他身躯晃动,腰身后那只手松了,她一只手赶紧环到他身后,抱住他的腰,怕他站不稳跌倒了。

  他却乘势托住她后脑勺,吻着她湿热的唇,撬开她贝齿……

  可恶的天下啊——一股热流滚入喉咙,想到是他含热的水,还有他的口水,她觉得好恶心,差点就吐了出来。

  在黑暗之中,他感觉她全身的毛细孔都在排斥他,令他大为光火。他硬是不放开她,把她吻了又吻,直到把她嘴唇都磨肿了,她吞下的水早已滑过食道,流入胃里,进入身体里去了,他的嘴唇才缓缓离开她的嘴,擦过她脸颊,含住了她饱满的耳垂……不知不觉,她承接了他不少重量,他几乎靠在她身上,最后齐治国不得不两手抱住他。

  正要开口讲他几句,她却在两手抱他时,心脏紧缩了一下,扯起疼痛……他不太肯吃,这几个月来一直消瘦。

  一时内疚心软,她无言沉默,任他搂抱亲吻,等他满足为止。

  他吸吮着她的耳,贴在她身后的手撩起衣服抚摸她光滑的背,修长的手指往上触到她内衣的扣子,熟稔地一拨——

  她胸口一松,全身僵硬紧绷,对他瞪大了眼。

  “天下……我站不住了,我想坐一下。”她其实很不喜欢他这样搂搂抱抱,眼看接下来要在地上滚了,她终于忍不下了,开口打断他的“兴致”。

  唉,他分明是很记恨,存心欺负她,她竟然指望他随便吻吻她就会满足。

  她举白旗投降,另一层原因是担心他站久了会影响腿伤复原,但她还不能把话说得直白,得照顾到他这个伤患的心理状态,不能提他的“脆弱”来刺激他。

  平天下冷着一张脸,忍着腿部的酸疼,在她耳垂咬了几下,才由她搀扶到床上坐下来。

  “你不是站不住吗?”她一扶他坐下来就想闪远,他牢牢握着她的手,耳朵微微动了下。

  她对他挤眉弄眼扮鬼脸,在他强拉之下,只好坐下来。她本想把内衣扣上,但他紧紧握着她的手不放。

  她垂眼看到两人靠得很近的脚,他一只腿伤得严重,不知道会不会影响到日后行走,医生也不确定,弄得她也忐忑不安。

  他又想靠过来吻她,她闪开了,立刻看到他一张脸拉了下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