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娃 > 齐家治国 >


  妈则是说了气话,叫他不要拿钱回家炫耀,她不希罕他赚的钱。

  天下那张嘴有时候挺贱的,妈又是直来直往的性子,他们母子之间一直都有沟通不良的问题,那次以后,天下就更少回家了。

  以前妈常对她说,她这个儿子唯一对这个家有贡献的地方,就是帮她娶了一个好媳妇……

  当年爸重病住院,她和平天下只在医院里戴了戒指,签了结婚证书,他就陪她回家搬行李了。

  她有两个哥哥,齐修身和齐家,还有一个拳头很硬的父亲,三个人把平天下痛揍了一顿。

  那时天下一声不吭,为她默默挨打的场面,到现在她都记得,想起来都忍不住为他喊疼。

  她扶着天下,拿着行李离开家,从此住进平家,和平天下睡一间房……天下说他想等爸病情好转再补请婚宴,一拖就拖到爸过世后,连她都没心情办喜宴,补请婚宴的事情就不了了之。

  她对生活上很多细节不太在意,她以为办婚宴只是形式,拍婚纱照更是可有可无,丝毫不以为意,以致十多年来她都没发现平天下始终没把结婚证书拿去登记,直到他和辰直羽的绯闻被爆出来……

  她看着他和辰直羽被拍到的照片,当时真的是脑袋一片空白,完全没有想法,考虑几天以后,她想就好聚好散吧!

  她对妈说,她决定和天下离婚,妈一急,才脱口说出来,原来她和天下根本没有结婚。

  她以为妈在说笑,妈叫她看身分证,她才知道原来身分证上面有一格配偶栏,而她的配偶字段上是空白的。

  她突然觉得很想笑,原来这十多年来她和天下从来就不是夫妻,而她也真的笑了,笑到眼泪流不停,把妈吓坏了。

  妈真的是很疼她,为了安慰她,竟异想天开地说,她会叫阿民娶她。哈哈,幸好当时阿民不在。

  平民如果知道妈的谬想,一定吓得半夜出走,从此不敢回家吧!

  她后来发现妈竟然是认真的,赶紧说服了妈打消念头,没让平民知道这件事,不然她可没脸面对平民了。

  尽管她和平天下纸上无名,可平天下对她……该做的可没少做,她怎么能跟平民结婚呢!

  眉头揪起,她望着这个充满回忆、温馨的家。她曾经满心认为她一生都会在此度过……

  插播最新消息,二十分钟之前“走南大桥”桥墩被冲毁,桥面断裂,当时一辆黑色房车正行驶在桥面上,根据后方车辆的陈先生表示,这辆车超越他,车速相当快,可能因此煞车不及,连同断裂的桥面被卷进滚滚溪流中。

  现场已有救难队前往抢救,目前正调阅附近监视器,希望能尽快查出车主身分及车上人数,一有最新消息立刻为您播报!接下来……

  她看完插播新闻,心头一紧。没想到北部雨下这么大,连桥墩都冲毁了!唉……就差几秒而已,赶什么呢?开那么快的车……唉,希望车里的人都没事。

  她又看了一会儿新闻,看看时间,阿民也差不多该载妈回来了,她把头发盘起来,起身去厨房洗了水果,削好一盘,等他们回来吃。

  “阿国,我回来了,快来帮忙提东西!”

  她才端水果走出客厅,就听见妈在外头喊。

  “好……”她放下水果,一脸笑容,正要出去帮忙,却缓缓转过头去,瞪着电视上的新闻主播——

  现场已经传来最新消息,走南大桥失事的黑色房车,驾驶是“青云集团”总经理,现年三十岁的平天下!

  她打脚底窜起一阵森冷,全身的血液瞬间冻结,困惑又迷惘地直瞪着电视……

  报错了吧?一定是报错了吧?她一片茫然的表情,瞪着字幕上打出“青云集团总经理平天下生死不明”的标题,尽管一直告诉自己,一定是哪里出了差错,她刚刚才和天下讲过电话,听到他的声音……尽管她一直告诉自己,一定是哪里出了差错,她却头皮一阵刺麻,脑袋逐渐一片空白……

  目前救难人员仍在搜寻当中……

  砰!

  平母提着东西从前院绕进来,忽然看见新闻播报,她四肢发软,跌坐在地。

  “妈——”

  平民的声音传来,齐治国还是没有任何反应,一直瞪着电视,直盯着电视……

  几个月后……

  中秋节到了,要不是妈打电话来,她还不知道夏天已经过去。

  齐治国挂上电话,一个人站在宽敞明亮的客厅里发呆。

  这是在半山腰上的别墅社区,整个社区占地辽阔,放眼望去一片绿意盎然的美景,绿色草皮上种植着或高或低的植物和树木,社区车道旁则有红砖铺成的人行步道,都是经过精心设计的景观,大门口还设有警卫室负责整个社区安全。

  这里的住户非富即贵,家家户户都有高墙围起,相当注重个人隐私。房子是三层楼独栋别墅,外观充满欧式乡村风情。

  内部的空间则由名家设计师亲手打造,结合时尚与品味,全部采用进口家具,展现大气度与非凡气息……这是平天下买的房子。

  客厅使用温暖柔和的米白色调,一整组深咖啡色的柔软沙发,原木色线条优美的茶几。

  砰!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