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娃 > 齐家治国 >
三十五


  “你跟……跟她传出绯闻时,我心里很不舒服,只是我相信你,所以我不想去问你。……也在那年冬天,你很少回家,让我过了一个很冷的冬天,我对你的信心才开始动摇,后来看到杂志上的照片……我的心好痛!虽然我打击很大,我还是相信你爱过我,只是环境改变了你,所以你变心了。……我告诉自己,你既然已经不爱我了,留你的人也没有用。

  “我跟妈说,我愿意跟你离婚,成全你的幸福,我会搬出去。……才从妈口中知道你没把结婚证书拿去登记,我们始终都不是夫妻。我的心真的碎了,我当时伤心的并不是我跟你纸上无名,而是因为你瞒了我十多年,瓦解了我始终对你的信任。

  “……其实这时我才真正认清自己,原来看到你和她的照片,我虽然跟妈说要离婚,但心里其实还是割舍不下我们十多年的感情,我始终想到每年冬天有你的温暖……我还是深爱你。

  “知道真相以后,我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一场梦,可笑自己编织的美梦,就算再想到你的温暖,我也不知道该相信什么了。我跟你之间再也没有可以信任的东西,我清醒了,那时候对你彻底死心。

  “不过毕竟十多年的夫妻,很多事情需要交代,无法说走就走……后来我都忍不住后悔想,我那时一走了之,别打那通电话,就不会差点害死你,害得你失明。”

  “……不是你的错。”他怜惜地亲吻她,心疼她声音里的颤抖。

  “天下……你知道吗?你被救起后,第一个找的是我,你紧紧握着我的手那一刻,就是支撑我能够跟你走到现在的力量。我相信你是爱我的,但是每一次跟你……我无法不想到你跟她,所以我没有办法……我心底深处始终找不回过去我对你的信任,我不知道当你眼睛好了以后,你眼里是不是还会剩下我,还是……你又可能背叛我。”她终于把她心里的不安说出来了。

  “……你希望我永远看不见吗?”他摸着她的脸,认真地考虑这件事。

  “才不是!我希望你眼睛好了,看着我,告诉我你的眼里只有我,再也不会有别人。”阿民说,他的失明是心病,而唯一的灵药是她。如果她真的是他的灵药,她希望能够治愈他。

  “我的心里只有你。”他扯起嘴角带了一抹嘲弄的笑,掩饰了苦涩与无奈。

  “……但你眼里已经没有我了。”她摸着他的眼睛,狠下心来才有勇气把这句话说出口,让他清楚知道她要他的眼睛好起来,要他能够看得见她,才算对得起她。

  “阿国,你在想什么我知道,一定是阿民跟你说了吧?不过你真的以为能不能复明是我能决定的吗?”他笑她的天真,“这次去美国,向医生也另外介绍心理医生给我,还有催眠师,我配合做了多种治疗都没有用……如果我能够再看见你,这次我一定要好好的,仔细的看你。”

  她霎时模糊了一双眼,“原来你真的是去美国治疗。”

  “阿民跟你说了什么?”平天下扯起眉头。

  “……他什么都没说。”只是她被骗了。“只是让我误以为你去美国不是去接受治疗,你是因为我的关系,不打算回来了。”

  平天下沉默了好一会儿,把她紧紧抱在怀里,没有再说什么。

  而她知道了……他是真的去治疗,也是真的打算不再回来。

  “天下,这次换我向你求婚,我们结婚吧!”她搂住他的脖子,不想再失去他了。

  “……你确定这真的是你想要的吗?”他的声音低哑,隐隐哽咽。

  “我确定了。”她抬起头看着他,双靥烫热地问:“还是……还是‘不行’的话,你就不想要我了?”

  他马上紧紧将她抱住,“如果一辈子都‘不行’,那真是我的报应了。”

  “你别说这种话。”她知道他说笑,听他的口气就知道他还是信心满满的平天下,但她听了不舒服,毕竟问题出在她身上。“……不过跟你说了这么多话之后,我好像……好像没有烦恼了。”

  她抱着他在耳边低声说,几乎在刹那之间他可以感觉到全身血液沸腾了起来。

  “……你说这种话好吗?我今天感觉可以当一个强奸呕吐女的色魔。”他已经迫不及待把她拉到腿上来。

  齐治国立刻就笑了,马上一脸烫热,一颗心暖烘烘地,坐在他的腿上,倾前和他接吻。

  他贴住她背的双手没有动,他虽然把话说得积极,她却感觉到了他的心脏狂跳着不安,连吻她都是那么小心翼翼……仿佛任何时候只要感觉到她的不适,他都可以马上停止。

  她拉过他的手抚摸她的胸口,过去他常这样做,而她后来知道为什么……

  “天下,我的心跳,你感觉到了吗?”她的心正在为他狂跳,正告诉他,她也想要他的爱。

  她看见他的神情变得好温柔,嘴角牵起了迷人的笑容,轻易魅惑了她,她看得入神……

  天色暗下,一下子落入黑暗,她再也看不清他的脸,却感觉他忽然抱她站起来。

  “天下……”她一下子忘了他一直都处在黑暗之中,对于忽然遁入的黑暗没有感觉。

  “嗯?”

  他抱着她在幽暗室内走动,直到她的背贴到柔软的床铺,她才缓缓松了口气,又是一阵偷笑。

  “笑什么?”他一上床立刻抱住了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