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娃 > 齐家治国 >
三十四


  “你自以为把话说得无情无义,就能彻底斩断十多年的感情,让我无牵无挂回来过生活,你是彻底斩断了我对你的情,但也狠狠摔碎我的心,害我这段日子过得像行尸走肉!你以为这么做就是对我好吗?你少自以为是了!”她很想狠狠打他出气,但力气就是使不上来,甚至打得比刚才还轻。

  最后她也不想打了,觉得很无趣……不过看他默默承受,她一口怨气也渐渐消了。

  直到她住了手,他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阿国,我爱你。”

  她正想下床,夕阳落在她白皙纤细的侧颜上。她低着头,颤抖着肩膀,看着床上的男人许久,才伏到他胸膛上,抓着他衣服轻轻哭了起来……

  他两手缓缓搂紧了她,低哑道:“我常梦到你……在梦里闻到你的味道,伸手抱你,你就消失了。这次,终于不是梦。”

  出事以后,他总是想起以前,不管他怎么爱她,她总是配合着他,享受他的给予与快乐。

  想起她总是那么容易满足,而他却亲手毁了她的笑颜,他想,也许看不见,正是他对自己的惩罚。

  “虽然从小就认识,一直都是好朋友,但是直到这阵子我仔细回想才发现,原来我有好多话都没告诉你。我从小就喜欢你,每次分班时都在心里祈祷能跟你同班,能够同班时我就好开心。但是我不能表现出来,万一让哥哥们知道,我就不能去你家吃面了。”

  “没结婚之前,我也一直都认为你喜欢我。”

  “嗯……也许是我们太匆忙结婚了,没机会谈恋爱,刚嫁给你那段日子,我们都很忙,也没心情分享彼此的事。等到日子安定下来,都结婚一两年了,很多话一旦错过时间没说出来,都往往不了了之。而且那时候你对我很好,尽管分开住,你有空就尽量赶回来,我都看在眼里,我更以为我们的心灵是相通的,没有想过我们需要沟通这件事。我只想着为你对我们的家尽力,这样你就不必挂心家里面的事。”

  “开始我也是这么想的,想你都是为了我……”他搂着她,和她一起坐在窗台边,吹着海风,听浪潮声,大部分时间都是静止无声听她说话。“但是每次回到家里,看你的表情都像忘了有我这个丈夫,不太在乎我。”

  “我很在乎的!你每次回家,我都好开心,就像以前能够跟你同班,能看到你一样的心情,只是我没发现我已经习惯把这份心情隐藏起来。而且在妈和阿民的面前,我也会不好意思,我怕他们取笑我。”她轻拉他的衣服,靠在他怀里,忍不住偷偷笑。

  他是平天下呢,居然会偷偷观察她,这么跟她计较这些小事。

  “你又一直不肯跟我住。”

  “你刚毕业就跟我提,那年家里还有负债,我要帮忙做生意,不可能跟你出去外面住。后来债还清,你工作顺利,又希望我搬去跟你住时,刚好阿民到外地念书,家里只有妈一个人我不放心,才拒绝你。”她两手勾住他脖子,枕在他的胸口上,贴着他的心跳,嘴角又忍不住上扬。

  她偷偷想到,他的口气好像个小孩子要不到糖吃一样,呵呵,他真的是高高在上,自信满满的平天下吗——呜!好痛。

  “偷笑什么?别太得意。”他一把搂着她,一手往她脑袋敲。

  ……这会儿倒跟她心灵相通了。

  她的笑容始终下不去,接着说:“我这个人一向很被动,脸皮也很薄,即使跟你做了那么多年的夫妻,我也没办法在你面前表现出欲望来。其实阿民回来接家里生意时,我就想去跟你住了,但是你没有再提过,我就不好意思开口……我是说,想跟你住的欲望,你别胡思乱想。”

  她脸红地澄清。

  平天下低低笑了出来,“我有说什么吗?”

  还用他说出来吗?一听她讲到“欲望”,他胸膛的起伏就不一样了,害她也跟着都能看到他现在脑袋里的“画面”了。

  她赶紧往下说:“那时我也想你应该很忙,如果我去跟你住,你没时间陪我,我一个人在家也很无聊,不像在老家有妈聊天。而且你……”

  她突然无声。

  “而且我什么?”平天下扯起嘴角,手掌轻揉她滚烫的脸颊,声音带了邪恶的语调,明知故问,还强调道:“你别又藏着话不说,我可不知道。”

  她看着他的手,很怀疑他会不知道她要说什么,但她想想还是红着脸说:“……你需要的时候也都会回来找我……”

  “我需要什么?”

  他胸口的起伏剧烈。看他笑声忍得那么难过,她故意踩了他一下,直到他笑不出来,她才把话说完:“我从来就没有怀疑过你会在外面乱来。我一直都很相信你。”

  我一直都很相信你——猛然紧紧揪住他的心的一句话,扯起他深沉的痛和悔。

  为什么他会认为她不爱他呢?

  在最近相处的一年里,他不断自问,并且自责。

  他现在只是瞎了眼,过去他却是瞎了心眼,才会看不到她的深情与温柔,才会怀疑起她的感情。

  “天下……”

  现在想起来,以前她的声音在叫他的名字时,也是像这样多了一种甜甜的味道,只有叫他的名字时才听得出来。而他直到眼瞎了之后才听出来。

  “天下,我嫁给你,最重要的因素,是因为我很爱你。”

  她和他说话时,声音也多了几分甜柔,他才想起过去两人独处时,她看着他时一双特别温柔的眼神和总是上扬的甜笑。

  “嗯,我已经知道了。”他拉起她,两手抚摸着她的脸,缓缓吻了她的唇……他多渴望能够看见她,再看见她温柔的眼神和甜腻的笑容。

  他现在却只能用手指触摸她的眼,感觉她上扬的嘴角……喉咙吞下了一抹苦涩,他没有抱怨的资格。

  她凝望着他,手指轻轻抚过他的眼睛,能感觉到他的心情,因为她的心也跟他一样疼痛。

  即使她开口也无法安慰他……

  “天下,我还是要说,那时你说如果是阿民向我求婚我也会答应时,我真的好想打你一巴掌。”

  “……你现在要打吗?”他扯起嘴角。

  “当然要。”她两手给了他两巴掌,却只是轻轻一拍,手心贴在他脸上。

  “这么舍不得打?”他轻笑,心里倒希望她真的给他两巴掌,也许能减轻他些许疼痛。

  她沉默了,考虑了好一会儿,不想再错过时间,没有把话说出来,才深深吸了口气。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