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娃 > 齐家治国 >
三十三


  “你凭什么?你凭什么说这种话?别以为你有理由就可以外遇!以为你可以把你的外遇合理化!”情绪在这一刻爆发,她紧紧握着一双拳头拚命捶在他胸口。

  他没有任何表情,也没有任何动作,挺直身躯站在那儿任她打,任她骂。

  “平天下,你好卑鄙!你还把错都怪在我身上!我虽然什么都没说,不代表我什么都没为你想,没有为你做!你凭什么?你凭什么指责我!”她红着眼眶泪流满面,一拳一拳捶在他身上,她却每打一下,心口都跟着抽痛。

  但是她好气、好气,哭着骂他:“你说完了你想说的话就一走了之!你有想过我的感受吗?你以为一句对不起就能把你带给我的伤害都弥平吗?你买房子给我,你只是想减轻你的愧疚,我才不希罕!”

  平天下隐隐扯着眉头,只感觉她的粉拳一点力量都没有,对他连“破口大骂”都谈不上……唉!

  砰……

  齐治国两手停住,听见他手杖落地的声音,下一瞬间看见他整个人往后倒——

  她怔怔地愣住,看他倒在床上一动也不动“……

  天下?”他怎么了?

  “……天下?”她刚刚……刚才有很用力吗?好像是出力了点……

  “天下,我……我打伤你了吗?”伤到哪儿了!

  她坐在床边,颤抖着手解他衬衫的扣子。一面着急,一面想着,可别真把他打成重伤了!

  她正在后悔之际,忽然眼角余光瞄到什么……她缓缓看向他,看见他嘴角扬成一道弧线,明显在笑。

  原来是骗她!

  她停住了手,看着他的笑容心情好复杂,不知道她该生气还是该放心……她终于还是松了口气,眨了眨眼,眼泪落到他黑色衬衫上。

  她看着他的一双手举起来,缓缓握到她的手……她没有挣脱,他才把她的手牢牢抓在他胸口上。

  “……我还在生气。”她提醒他。

  “我知道。……听说孕妇心情比较不稳定,我能体谅。”他扯着嘴角调侃她。

  齐治国白了他一眼,没有接话。

  他等了一会儿,没听见她的声音,握紧了她的手说:“故意把我找回来,只是为了打我几下吗?”

  他还是不改一张贱嘴!就不能好好的问她,她想说什么吗?她瞪着他,却无法真正对他生气……

  阿民说,他去美国没有打算再回来,他把他的家送给她,希望她能够过她想要的生活,只要她快乐就好了……

  大哥出事醒来后跟我说,他死里逃生,他已经知道他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事业不再重要,他只要你在身边。

  大哥说,能够再握你的手,才是支撑他活下去的理由。

  他也知道他做错了,他欠你很多。

  他说错了就是错了,他不想找借口,也没有资格求你原谅。

  大哥知道你心软又善良,他差点失去生命又失明,如果他在这种时候求你原谅,你不忍心拒绝他,你会再给他一次机会,但是你心里一定不好受,他不能让你受这种委屈。

  他知道把你留在身边这么做很自私,他也知道他应该放手让你走,但是他很清楚他在这种时候给你任何补偿,你都不会接受。而他好不容易活下来了,他想珍惜你,弥补你,他更不能让你跟了他这么久却一无所有。

  他其实也很挣扎,一直在想该怎么做对你才是最好。

  后来他说,他想要再争取一次,因为他很爱你,如果你有可能再接受他的感情,他不愿轻易放弃你。

  所以最后,当他终于了解她不可能再接受他时,他才对她说了那些让她伤心的话……

  “我找你回来,是想……我应该跟你道歉。”

  她看他扯起狐疑的眉头,想了一会儿继续说:“你走了以后,我一直在想你说的话……你没向我求婚之前,我以为我的人生就是这样了,照着我父亲安排的路走,没有任何高潮起伏,很无趣,但也不会太辛苦,所以也不需要挣扎,就一辈子平平顺顺的走完。只是每次到你家吃面,我都很羡慕你家的气氛,还是忍不住会想,如果这是我的家该多好……光是想象,我都会想笑。”

  她望着他紧握着她的手,看他静静听她说话,她继续说:“当你拉住我的手,叫我嫁给你时,我发现原来我骨子里还是有叛逆因子存在,我一直想要违逆父亲,告诉他,我不要照他的路走。但是我一个人做不到。而你的求婚,我想是我挣脱父亲唯一的机会,所以你说的没错,当初我嫁给你,只是利用你,当时如果向我求婚的是阿民,我也会答应他。”

  她看着他毫无闪烁的眼睛,看见他的脸色愈来愈沉,英俊的脸庞整个紧绷,听到他——

  “……是吗?”轻轻一哼声,放开了她的手。

  她摆在他胸膛上的手,接触到他愈来愈冷淡的心跳声……

  “当然不是!”她本来还想说更多难听的话,让他也尝尝她这些日子以来的苦,但她就是无法像他这么狠心!

  她气他居然还相信,一阵拳头又落在他胸膛上。

  平天下只是皱了下眉头,又任她一阵捶打,听她哭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