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娃 > 齐家治国 >
三十


  她怔怔地望着他,听见他确实说了一句“对不起”……他终于向她说了“对不起”,而她……

  她一直以为她在等待一句他的道歉,等到他终于说了“对不起”,她却发现内心只是更空虚,更难过……

  为什么?

  “邵智已经联络向医生,我决定要到美国接受他的治疗,下午就起程。”

  他要去美国治疗……下午?可是她连护照都没办——

  “阿国,这本簿子给你……毕竟你太笨,做投资只会赔钱。”他从床头柜上拿了一本存折放到床上给她。

  而她还来不及吸收他的话,又听他继续说——

  “下午我叫阿民来接你回去……毕竟是我对不起你,该离开那个家的是我。另外我在家附近用你的名字买了一栋房子,那是你这十几年来辛苦所得。房契在阿民那里,我会叫他拿给你。”这么一来,如果她想离开他家,还有个地方住。他目前仅能想到对她做这些安排,剩下的,他会慢慢想,想到的再来补偿她。“……阿国,你有在听吗?”

  他说了半天,没听到她回半句话。

  她张着嘴巴,好不容易才慢慢挤出应了一句:“……嗯。”

  他沉默了好一晌,才缓缓点头。终于……她知道不是她的一通电话造成一场意外,终于……

  要分开了。

  温柔小镇

  天气愈来愈热了……

  她穿着一件无袖棉衫,一条宽松的薄长裤,躺在沙滩上望着湛蓝的天空中划过一条长长的白线。

  那是飞机走过的痕迹。

  现在家里多了一个女孩来帮忙,阿民还多请了一名助手,她和妈空出了很多时间,她们已经一起去住过饭店,泡温泉,四处走了几回。

  她还办好了护照,下个月要和妈去日本玩……

  三个月了,他离开三个月,最近她终于能够整理混乱的思绪,想起她当初毫不犹豫跟着天下走是因为……

  的确是因为她想离开那个家。

  在齐家,男人是天,女人只须依靠“天”过日子,不需要有声音,更不能有声音。现在看起来很可笑,在这个民主时代里,还有他们这样的家庭,但在她十八岁以前,确实是过着“无声”的生活。

  在她的生命里,没有人生目标和志向这种东西,她的未来打她出生就决定了,她只能照着父亲安排的路走,嫁给父亲所选择的对象,过一辈子安安稳稳、无波无浪的生活。

  她本来以为别人家也是这样,后来她发现不是的——至少她在平家馄饨面里看到的不是这样。

  她总是看到平家夫妻在斗嘴,一开始她心惊胆战,害怕看到平家老板“变脸”的画面,她却只看到老板一脸嘻笑,和老板娘一来一往的吼来吼去,什么事都没发生。

  原来,还有这样的家庭。

  原来,在平家馄饨面里,任何声音都可以出来,不只是男人可以说话,女人也可以有意见啊……

  她很爱上平家吃面,平家给她的感觉就像夏天的阳光,让她这个很怕冷的孩子感到好暖和,心脏好灼热。

  而平天下……她的目光总是跟随着他,每天都想跟他一起回家,好想当他家的孩子。

  她好羡慕他,他是一个有志向,有目标,积极进取的人,和她一点都不一样。

  所以当平天下把她从校园拉出去时,那只紧紧握住她,拖着她走的手,马上就牢牢扣住她的心……

  当他开口说要娶她,她登时感觉到夏天的阳光洒向她,照亮了内心深处阴暗无光的角落,她看见了她的未来也可以是一片光明灿景!……这么说来,她的确是有想到嫁给他就可以摆脱一眼望尽的无趣未来。

  ……

  所以,他说她“利用”了他,也没有错……她是终于当了平家的孩子,终于也可以有声音……

  她是可以有声音了,但直到现在她才知道原来在平家,在他面前她的声音从来就没有出来过。

  她从小就看着母亲把“齐家男人”服侍得无微不至,只照顾着他们的需要,从来就不问自己想要什么,需要什么……

  她以为这是做一个妻子的本分……她从小耳濡目染学来的“本分”,却让平天下以为她不需要他。

  结果,她还是齐家的治国……连名字都被取得和男生一样,排在哥哥们之后的治国。

  “喂!齐治国,你是想被太阳烤干啊!”

  下午三点钟的阳光还是很强,也只有她会没知觉地在这种时候躺在沙滩上。平民皱着眉头从阶梯上走下来。

  自从他哥走后,她更常做出一些没常识的事情来,而他每次都在电话里照实跟大哥说,结果每次都被大哥骂到耳朵痛,怪他没把她照顾好。

  他妈更在一旁加油添醋,一会儿说她哪儿撞到淤青,一会儿又嚷她哪儿摔到破皮,气得他大哥在电话里狂骂,恨不得飞回来亲自“看管”她。

  照这种情形下去,他就不晓得他大哥还能在美国忍多久,如果明天突然看到他在家门口冒出来,他也不意外了。

  “阿民……是你啊。”齐治国突然爬起来,看到是理着平头的阿民,很没力气地又躺了回去。

  “不是我,难道是大哥吗?”那也真不枉费他刚才特地模仿他大哥的声音了。

  “……他的治疗有进展吗?”她知道他经常打电话回来,也每次都问起她,因为她就坐在妈旁边而已。……但他从来不会找她听电话。

  “哈,怎么可能会有进展。”平民早知道她又在沙滩烤人干,出来时顺便带了一把大黑伞。他打开伞,帮她挡阳光。

  向医生早就告诉过他大哥失明的可能因素,他听大哥说,向医生也曾经诊过同样的案例,那个失明的患者是开车载着未婚妻发生车祸,结果只有他一人获救,当他后来知道他的未婚妻当场惨死,还刚怀上他的孩子时,他昏了过去,醒来后他却什么也看不到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