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娃 > 齐家治国 >
二十八


  这十多年来,每到冬天他就尽量赶回去,只为了……

  哪怕她平常都不需要他,没有他一样活得自由自在,至少在冷冷冬夜里,她的双手会紧抱他,需要他的体温……

  就为了她这点“需要”,他常常飞车赶回去。只要每天早晨看到她睡得心满意足的笑脸,他就更加得意和神气……

  以为是她需要他,他才赶回去。

  直到生死一瞬间,性命交关那一刻,脑海里一幕幕匆匆交错而过十几年来与她相处的点点滴滴,他才顿悟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只是被她需要,就心花怒放的人是他,看到她的笑容,就神采奕奕的人是他。

  这十几年来,支撑着他在外头埋首打拚的人,是她。

  他是那么爱她。

  他却伤害了他最爱的女人。

  “嗯……”她张开眼睛,发现房内开了一盏小灯,感觉很温暖,窗外已经落入黑夜之中,她的腰间横着一只长臂,背后紧贴着男人的体温。

  他看不见,这盏灯一定是为她开的……他开这盏灯,他心里是怎么想的?而她每次都把灯关掉,是想跟他处在同一个世界里。

  她弯着嘴角,心里很平静,继续闭上眼睛睡,拉着腰间那只手,无意识地玩起他的手指来。

  忽然之间,他的手指抓住了她的手,不让她玩弄。

  “……我吵醒你了吗?”她张开眼睛。

  “你不是睡饱了就故意吵醒我的吗?”他带着浓浓的睡意哼声。

  她笑着转过身子,看着他。

  他还闭着眼睛,打算继续睡。

  她看了一会儿,开始摸着他的脸,轻拉他的脸皮,揉着他的鼻子,玩他的眉毛……

  “你就是不让我睡了?”他很困,这几天不是只有她睡不好。她白天在他怀里睡了很久,晚上又早早就上床睡,他……有一堆事忙,可没像她这么好命。

  她两手捧着他的脸,轻轻吻上他沉重张不开的眼皮,吻他英挺的鼻子,亲他光滑的脸,最后两片嘴唇贴上他的嘴……

  他终于清醒张开眼睛,多么渴望看见她此时此刻的表情,了解她的心情,他却是面对一片黑暗,看不见她。只有唇间依然紧贴着她的柔软唇瓣,让他相信他不是在梦里。

  “天下……我想要你。”她捧着他的脸,看着他的眼睛,心儿怦怦跳,羞红着脸说。

  她紧张看着他的表情,他的反应,他却像是没有听到她的话,一点表情和反应都没有。

  “怎么了,你不是想要我吗?”他嘶哑地开了口。

  她才发现原来他是在等她。

  ……她以为他会更主动一点的。

  她看着他,缓缓闭上眼睛亲上他的嘴,捧着他脸的两手慢慢滑下来,有些紧张,有些迟钝地帮他解开一排睡衣扣子……

  她的手在他身上游移,当她摸到他强烈的心跳时,她感觉停在她腰间的手收紧。

  他内心无比的激动,只是听她主动开口说她想要他,他就全身血脉债张,热血沸腾!

  她一定不知道这句话对他来说有多重要,他逃过死亡边缘,却自私地一再把她留在身边,直到她在他的面前撞得头破血流,他却伸手摸不到她时,他才决心要放手离开她。

  他以为只要他离开,就能还给她原有的生活。

  没想到他还没离开,她已经来找他了。

  才短短三天,她瘦了、憔悴了,他却不知道她是因为受伤,因为担心他这个瞎子无法一个人生活,还是……真如阿民所说,她真的需要他了,不能没有他了?

  过去总是他强迫她,向她要求,这十多年来,她是第一次主动开口说她想要他,她的声音是那么软柔好听……

  她摸到他剧烈的心跳,应该明白他多么渴望她,他赌上这一次,她能接受他的话,他就继续握住她的手,这是他们最后的机会了……

  是他离开前夕最后的机会——

  当她笨拙地把舌头伸进他嘴里时,他再也克制不住疯狂的欲望,他抱住她,翻身压在她身上,狂烈地把她吻了一遍又一遍……

  她全身都热了,不知不觉衣服在他的指间褪下,紧接着他吻遍了她全身,她心跳得好快,紧紧咬着唇瓣,不停在心里唤着他的名……

  天下,天下……

  他是她的丈夫,她的天下……

  她一个人——

  当他在她的身上点起火,让她陷入疯狂想要他的情欲时,同时也挑起她只想一个人占有他的独占欲,却在这瞬间,无端端扯起内心深处的疼痛,她想说他是她的丈夫,她的天下,她一个人的天下!她却连在内心呐喊的信心都没有……

  原以为经过这两年,事情都已经过去,以为她已经能够重新接受他,原来不是这么容易,埋藏在她内心深处的顽强抗拒,固执不肯轻易妥协的一面,在他正要进入她时,狠狠地推开了他——

  她两只手抵在他的胸膛,不愿看见脑海里的那抹身影就像此时此刻一样和他重迭,她猛然张开眼睛!

  她张开眼睛,对上了他黑漆漆无焦距的眼神,和他一瞬间被打入地狱的表情,她内心一阵刺痛,慌乱地想再把他抱住——

  她的两手来不及抓住他,他已经翻身下床去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