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娃 > 齐家治国 >
二十七


  “妈……昨天晚上我想起来了,我在海边失足时,天下拚命的喊我、找我,我从来没有听过他那么无助害怕的声音,还有到医院时有一只手紧握着我,那只手冰冷汗湿,不停颤抖,我本来以为那不是天下的手,但也只有他会紧扣我的手……妈,我相信这次天下是真的想要治好眼睛才离开,所以你不要担心。”

  这么说来,是阿国出事,把她那一向高傲目中无人的儿子吓到了?平母凝视着媳妇温柔的笑颜,终于也了解她儿子这次离开的原因,这才放下心来。

  “好,我叫阿民再请个人手,家里的事你就放心吧,好好去陪天下。”

  “嗯。”

  过了中午,平民开着家里的休旅车进入“绿邑”。

  齐治国掏出钥匙打开门,平民帮着把她的衣物搬进屋里。

  “天下!天下!”她一进门就急忙找人,从楼下的房间找到楼上的每个房间,最后打开书房——

  “天下!”

  空的,不在。

  他的衣物都放在楼下房间……和邵智出去了吗?

  她正要关门下楼,目光忽然落在那张书桌,想起他曾经把保险柜的密码交给她,后来那张纸放在口袋里,洗衣服时忘了掏出来,洗掉了。

  她记得前面四个号码是他的生日“0七0七”,后面的太长,她扫过一眼就忘了。

  “大嫂!大哥在厨房。”平民在楼下喊。

  齐治国猛然回神,关上书房门跑下楼。

  “天下——”

  “赶投胎吗?再跌一次,我看你有几个脑袋撞!”平天下听她蹦蹦跳跳急着冲下来的脚步声,立刻就怒斥。

  平民也看见她跑太快,嘴巴才张开,他大哥已经先喊了。虽然出口的话不中听,他也看见大嫂放轻脚步,慢慢走下来。

  他看着大嫂一脸阳光般灿烂的笑容,走到大哥的身边,目光始终黏在大哥那张不悦的脸上,丝毫不在意大哥还在生气……

  “阿民!你带她来做什么?”一下子台风尾扫到他身上来。

  “没办法,你不知道你不在,你老婆这几天不吃不喝又不睡觉,现在脸浮肿,黑眼圈,头发像稻草,整个人都快干枯了。你啊,这一年把她惯坏了,她是不能没有你了,我怕再不送来给你,她很快就像木乃伊了。”平民抱着胸膛,特别形容她现在的模样给大哥听,希望大哥能明白他这一年来付出的温柔没有白费。

  平天下脸上没有表情,整个人静止不动。

  齐治国并没有反驳平民的嘲笑,反而赶他道:“好了,你快回去吧,这次店里要重新装潢,你很忙的,别浪费时间。”

  平天下忽然内心一阵悸动,感觉一只冰冷的小手插入他的五指间,紧握了他的手。

  “真是现实的女人。”平民摇摇头,“哥,我先回去了。”

  “……路上小心。”

  “好。”

  “阿民,谢谢你。”齐治国拉着平天下的手,一起送他出去。

  等他离开后,她关上大门,低头看着两人交扣的手,她轻轻依偎着他的手臂,两人慢慢走回屋内。

  回到客厅,平天下仿佛才回神,皱着眉头放开她的手斥道:“不在家好好养伤,跑来做什么?”

  “你为什么把衣服都搬光了,没跟我说一声就回来?”她也立刻抱怨。

  “天气已经不冷了,为什么还睡不着?”

  “你只交代阿民说治好眼睛就回去,我都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会回来?”

  “你在诅咒我吗?”

  “不管你能不能治好,我都要陪你。”

  两个人像各说各话,最后是齐治国的话让平天下闭嘴。

  他在沙发坐下,依然眉头紧锁。她实在看不出来他在想什么?

  “天下……”她在他身前蹲下来,拉起他的手紧握在胸前。

  他沉默了一会儿,忽然道:“听阿民的形容,你好像变得很丑。”

  原来他还在想着阿民说的话。

  他伸手摸索,慢慢摸上她的脸,两手轻轻摸着她的眼,她的鼻,她的嘴……摸到她头上的纱布,他迟疑一下,放下手来。

  她始终注视着他,看见他专注地摸着她的脸,仔细地感觉她是否真有改变,他却在几乎碰触到她头上的伤口时收手了,脸上匆匆掠过一丝落寞。

  她拉住他的手,起身坐在他的身旁,两手环抱住他。

  他任她抱着,没有动作。

  她却心满意足地依偎在他的怀里,嘴角弯弯地闭上了沉重的眼皮,顿时感觉到一阵睡意来……

  “……阿国?”听到她均匀的呼吸,才发现她睡着了。

  想起阿民说她几天没有睡,他伸手抱住了她,就让她睡在他的怀里……

  阿民说的,是不是真的?

  真的……她也开始需要他了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