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娃 > 齐家治国 >
二十五


  不过她实在是没有迅速累积财富的脑袋啊,每天听他讲那些东西,她都想睡,偏偏他从来不直接告诉她投资标的,总是要她学,要她想,要她说,而她的答案从来没有让他满意过。

  为了转移他的焦点,不再惹他生气,她只好帮他另外找“学生”了。

  齐治国把洗好的杯子放到烘碗机里,顺便把厨房收拾了一遍,一面又想到去年陪他去见邵智介绍的那位学长医生。

  医生姓向,叫什么她已经忘了,不过人很好,帮平天下做了详细检查,问了很多事情,只是后来她和邵智都被请出去,他单独和平天下谈了好长一段时间。

  她也不明白,为什么医疗诊断她不能跟着一起听?

  她后来问平天下医生说了什么?原来是医生一些个人的投资问题想请教他。

  至于诊察结果,就和其它医生的说法一样,一切正常,原因不明。

  自从那次以后,他就不再找医生了,任凭她和妈再怎么劝,他都板着张脸不应不理。

  经过这一段时间,她也已经有心理准备,如果他一辈子都看不见,她会牵着他的手,当他的眼睛,和他生活到老。

  她缓缓扬起嘴角。虽然后来平天下已经放弃叫她“努力”了,对她不再抱希望,不过这一年来他总是抱着她睡,只偶尔吻吻她……

  最近他吻她时,她的心脏总是扩张得特别厉害,她慢慢发现她对他的吻恢复了感觉,可能她的身体正逐渐在接受他。

  她也不知道平天下是否发现了,她不敢问他,也不敢告诉他,怕万一自己感觉错误,害他白欢喜一场,到时候他那张毒嘴绝不会放过她。

  她把厨房收拾好,听见有人进来,转头一看,“妈,回来了啊,怎么买那么多东西啊?”

  平母提了两手满满的塑料袋。

  “还用买吗?我带天下去,一群人忙着包东西给我,不拿都不行,推到我两手都酸了,只好提回来。”

  “这么多要吃好几天呢!”齐治国赶紧帮忙把一些菜和肉分别处理。

  “哈哈,你都不知道你丈夫脸色多难看,一群女人围着他问东问西,我真担心他翻脸呢!幸亏我家教还不错,他在外人面前还挺给我面子的,一下子就讲了好多‘明牌’,大伙儿可乐了。

  “咦,他没‘讲课’,直接‘报牌’啊!给别人鱼,给自己老婆一根钓竿,我想吃鱼还得自己努力,他可真是——”恶劣!怕被平天下听见,她赶紧把话吞下去,偷偷问妈:“天下回房去了吗?”

  “没,他说要在外头走走,我提着东西重,就先回来了。”

  齐治国突然停了动作,望着妈洗了一颗苹果咬着吃,丝毫没在意把她看不见的儿子留在外头晃。

  “……最近飚车族很多,在附近窜来窜去。”她喃喃自语,忧虑写在脸上。

  “那是晚上,白天很少出现,你放心吧。”平母摆摆手。

  “万一天下没听见车声,还是走到路中央去了怎么办?”她发呆的时候都会做这种事。

  “他又不是迷糊虫,一会儿他自己就回来了。”平母多看了她一眼就笑了起来。

  她怎能不担心,每次闭起眼睛,处在一个黑暗世界里,她都分不清东南西北,光是踏出一步都困难。

  她愈想愈慌,赶紧把菜包好放进冰箱里,擦了擦手道:“妈……我去买面粉。”

  平母瞥一眼厨房角落那一大袋的面粉,点点头,“好,去吧。”

  她边笑着啃水果,看着媳妇儿连钱包都没拿,穿着一套和天下一样的灰色休闲服,踩着拖鞋就往外冲。

  不知道她这媳妇儿自己有没有发觉,她以前都不会像现在一样黏着老公不放。

  这一年来,看着他们夫妻俩形影不离,相依相偎,走到哪儿都牵着手,让她想到以前她和老伴在一起时的甜蜜时光……可真是幸福呢!

  呵呵。

  “海边?”又跑去海边了?

  “我跟他说今天风沙大,叫他不要去,他说他闭着眼睛也能走路。呵呵,这孩子最近会说笑了。”

  “是啊……我去找他。谢谢你,张婆婆。”她略显尴尬,向邻居道谢后,赶紧去找他。

  闭着眼睛也能走路——希望他不是鼻孔朝天,冷哼着说出口,也还好张婆婆没有听出他自嘲的口气,不然真不好意思。

  她跑出巷口,经过马路时,差点被一台超速的机车撞上,一瞬间脑袋闪过平天下拿手杖经过马路的身影,心脏狂跳了一下,不由得加快脚步,最后奔跑了起来。

  很快跑到海边来了。

  果然今天海风狂,吹乱她一头长发,也吹得她差点站不住。

  她高站在堤防沿岸放眼看,海天连成一线,阳光刺目,沙尘满天飞扬,她伸手挡光线,眯起了眼找人。

  风沙刺得眼睛酸涩不舒服,她终于看见远处的沙滩有个小小的人影!

  “天下!”她顿时松了口气,不顾风狂乱,在堤防上跑,奔向离他最近的台阶。

  “天下!”唔,张嘴就吃进沙子,今天风真大。

  平天下听见愈来愈靠近他的声音,本来不想理,想到今天风大,听她的声音一定是在堤防上跑,他回头喊道:“你别下来,我要回去了!”

  风狂乱,在耳边狂扫过,她跑着听不清他的声音,大喊了回去:“你说什么?”

  “我说你站在那里别动——”

  “啊呀——”

  他就担心她在堤防上跑会出意外,话还没说完就传来她失足坠跌的声音!

  “阿国!”随着那声尖叫,他脸色大变,心脏狂跳!想知道她发生什么事,却是面对一片黑漆漆的世界,看不到她!

  “阿国!”

  “阿国,你在哪?”他拿手杖四处找她,完全听不到她的声音,他全身的血液褪尽,浑身冰冷,整个人陷入黑暗的恐慌之中!

  “阿国——”

  放眼望去一片黄沙滚滚的海滩上,一个拿手杖的身影像无头苍蝇没有方向四处寻人,在沙滩跌倒又爬起,拳头紧紧握着一股痛恨自己的愤怒。

  沙滩阶梯旁,倒了一个撞到头的女人,昏迷之前,还听到丈夫在喊她,拚命找着她,那声音不知为什么听得她心好酸,她仿佛听到她一向高傲自满的丈夫无助的声音……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