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娃 > 齐家治国 >
二十四


  她对他的去向从来不管,他在外地念书,到外地工作,她不曾开口要跟随,就连他曾经试探问她,也看到她的踌躇,最后不了了之。

  后来他终于知道,一直以来他深受感动所以为的“她深爱他”,竟是一场可笑的误会!

  原来齐治国就像她自己所说的,她是真的喜欢他家的面和他的家!

  她甚至更喜欢他的父母胜于他,过去在她的眼里看到的光芒,是她对他的自由家庭产生的憧憬,并不是她爱恋他。

  她会一口答应嫁给他,只是想要逃离“齐家”那个大牢笼!她只是想要进入他的家庭,就算是阿民向她求婚,她也会点头答应!

  一想到他平天下竟然只在她齐治国的心中占到一个“可利用”的位置,他的自尊心严重受创!从此他把重心放在工作上。

  可笑的是,纵然已经看透她,他拒绝承认的内心深处仍然对她的感情抱有期待。

  每一趟回家,他都看着她,看她的眼里是否已经有他,他却只是看到她在他家的面店里如鱼得水,直接忘了有他这丈夫的存在。

  他索性冷淡她,刻意不去想她,久久才回去一趟,却每次看她一脸笑容,对久违的“丈夫”毫不在意,他更气到想掐死她。

  进入青云集团不久,他就得到辰青云赏识,一路提拔到青云集团总经理的位置,他也付出了心血和时间。

  也是因为她留下来帮忙面店生意,照顾母亲,他更无后顾之忧,投入工作几年之后,也逐渐能够把她遗忘,只在偶尔想起她时,回去找她。

  他也不愿想起,把她带出齐家之时,曾经下定决心要给她的幸福。

  在商场打滚几年,他变得汲汲于名利,辰直羽对他一见钟情,勾起他内心黑暗的一面,心想得到她,等于得到“青云集团”,所以开始和她交起朋友来。

  也许在内心深处,他还有一个幼稚的想法,那是他想藉此向齐治国示威,让她看看她不曾放在心上的男人,在外头是炙手可热的,他不是没有她不行!

  他和辰直羽的绯闻传出来,第一个打电话来质问他的人,是他的母亲,第二个是阿民,而她,听说她还是照样过她的日子,笑着开店,笑着和他母亲一起看电视聊天。

  她连一通电话也不曾打来问他。

  他索性就和辰直羽交往了!

  经过一段时间之后,他发现有记者跟拍,他也无所谓了,反正她也不会在乎。

  他反而想不到杂志出来之后,他会接到她的电话。

  他当时还在想,她应该是翻了很久的电话簿,不然就是问他母亲或阿民,才知道他的手机号码吧!

  那么她打电话给他是想说什么?在她努力深耕了十多年之后,现在的平家已经是她的家,她已经不再需要他。或者她这时才发现已经不能没有他?那可有些迟了……

  尽管不太可能,他还是忍不住会想象她在电话的那头哭泣难过,想她也许还会开口求他不要抛弃她。

  他正想得得意时,她却在电话那头告诉他,她要离开家!——他是听到了,她等他回去一趟谈清楚之后,她要离开家。

  他故意让她误以为他没有听清楚,让她相信这场意外是她一通电话造成。

  ……

  黑暗之中,他深吻着她的唇,索求她的吻,明知她会起反感的反应,她会不舒服,他还是想吻她,想要她,渴望和她恢复到过去恩爱时的夜晚。

  纵然冷淡她,刻意不想她,他还是会记着……

  她在他的身下呻吟着柔情似水的声音,她在他的调情爱语中面红耳赤,无语面对,她虽然处于被动,却从来都有很好的反应撩拨他的心。

  也只有在黑暗的夜里,他才能想象她应该是爱他的,所以他总是在夜里回来找她。

  他紧抱着她,渴望把她揉入体内,和他成为一体,他拉下她的衣服,爱抚她的身子,轻捏着她的脖子,深吻她柔软的嘴唇……

  他浑然忘我,却在欲望被深勾起时,被她一把推开!

  思绪跳回到现实里,他怔怔望着一片黑暗,听到她冲下床呕吐的声音,一瞬间从天堂跌回地狱,一颗激荡雀跃、抱存希望的心,完全止息,落入冰冷。

  残酷的现实是……

  如今他和她看的是两个不同的世界,他的眼前一片黑暗,而她有属于她多彩多姿的生活,她从来都不需要他,以前是,现在更是。

  他,不想失去她,所以利用了她的善良和心软,用卑劣的手段把她绑在身边……

  他原想,这三个月她还不能接受他的话,他就挥刀斩乱麻,断了这条捆绑她的绳索,还给她自由。

  他想不到三个月这么短……他一点都不想放开她的手。

  即使,她不爱他,对他反感,他也不放手。

  ……还不能放手。

  一年后——温柔小镇

  “平家鲜活馄饨面”今日公休。

  吃过早餐以后,她整理客厅,忽然看着日历愣了一下。

  原来连续过了两个有“暖炉”的冬季,到了今年她已经忘了年年所期待的春天来临。

  “大嫂,你一个人在客厅偷笑什么?大哥教你投资的基金赚钱了吗?”平民这时候才起床,他瞥一眼齐治国那张笑脸,拿起茶几上的报纸坐下来看。

  “我是发现春天到了。”

  “也只有你会高兴这么稀松平常的事。”他摊开报纸,扯起嘴角。

  “我有一个很会投资赚钱的老公了,基金赚不赚钱,根本不重要。”

  “既然你这么不感兴趣,怎么不对大哥说呢?”平民凉凉地说。

  齐治国白他一眼。他这是明知故问。

  “难得大哥一反平常的热心,要是被他知道自己老婆学得这么痛苦,他会多失望啊!”平民故意装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语气,声音大到几乎穿透墙壁传到房间里去。

  “随便你怎么说,天下出去了。”她一脸笑容,把茶几收拾干净,顺便抹了家具。

  “大哥一早上哪去?”平民狐疑地看她一眼,好奇她怎么没跟出去?平常她老是担心看不见的大哥出门会找不到回家的路。

  “他跟妈去市场。”

  “哦……是被妈拖去的吧?”市场一群大婶都在玩股票,每个都把他大哥当股神崇拜。“可怜的大哥到现在还不知道被他老婆‘出卖’吧?”

  “哈哈,我炫耀我老公的才能有什么不对?”她收了几个空杯子拿到厨房去洗。

  她也不知道平天下是哪根筋想到要她学基金管理、股票操作,她之所以没有拒绝,除了是想让天下高兴,主要也是在帮他找点事做,免得他那张毒嘴一天到晚把“自己是废人”挂在嘴边,听得她很不舒服。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