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娃 > 齐家治国 >
二十三


  沙滩上印着两人紧贴的步伐,慢慢地愈来愈长,拖成了一条线,消失在阶梯上。

  “天下……”

  平家屋外的灯熄了,一家人进房去睡。

  齐治国不傻,她当然明白她并没有骗过平天下,而是他破天荒地打破自己的原则迁就了她,没有拆穿她的谎言。

  “天下……”

  两个人坐在床边,她主动搂抱着他的脖子吻他,不停地吻他,而他的两只手始终只是扶住她纤细的腰,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天下?”她终于张开了眼睛,不解地看他。

  她还没有关灯,清楚地看到他脸上没有任何欲望,他的身体也没有任何反应。她抚摸他光滑的脸,垂下了眼,脸上一片复杂的神色。

  “怎么不继续了?”他低沉嗓音难得听不到讥讽。

  她忽然抱住他,把脸深埋在他怀里,无声地掉了眼泪。她是真的想接受他,希望能够拥抱他,但她为什么就是做不到?

  “天下,你不要管我的感受好了。”她抹掉眼泪,突然下了决心毅然道。

  平天下沉了脸色,“我再饥渴也不想当色魔强奸呕吐女。”

  他冷冷泼来的话,却给了她无限想象的空间,想到那一幕滑稽的画面,一下子就把她的满怀惆怅给冲散,她哈哈笑了起来。

  平天下听着她的笑声,停了一会儿才又开口说:“邵智说他有个学长明天要从美国回来,是位名医。他帮我约了后天早上的时间在他的医院看诊,我明天要先回去。”

  她瞬间被扯掉笑容,愣愣地看着他,心思百转,尽往牛角尖钻,内心一瞬间涨痛不已,她赶紧说:“我陪你!”

  “明天是假日,你走得开吗?”

  齐治国张着嘴巴,想到明天假日又有工读生请假,店里会很忙,人手已经不够——家里的面店关了他也无所谓,他什么时候这么为店里着想了?

  “你为什么都没告诉我呢?你是不是想丢下我,一个人走?”她直接住进了牛角尖,一个劲想到三个月期限才到,就刚好有个名医远从国外回来,他要回去看诊,有这么巧的事!

  她的性情一向淡,随时都带着随和的笑容,一副随天安排的个性,少有情绪起伏。在一块儿已经十多年,除了她下定决心跟他走那一次,他很少看她表现出情绪来,她更是第一次对他用了含怨猜忌的语气,坦言她对他的“在乎”——

  平天下怔着,心内微微悸动着,全身的血液在升温,一瞬间看见了希望的火光!

  他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伸手摸索着,摸上她的脸,毫不客气就往她脑袋敲了一记。

  “我下午才接到他的电话。他的学长是临时有事赶回来,他也是好不容易联络上,排好时间才通知我。”他板着一张不透情绪的表情,克制着内心的激动。

  她讶异地摸着被他打的脑袋,望着他黑沉沉的眼睛,听到他的解释,心里一股暖,嘴角掩不住上扬,宽了心道:“我也想见那位医生,听他怎么说。”

  “……随便你。”他转身爬上床。

  齐治国顿时眉开眼笑,紧绷的神经全松懈下来,快乐地关了灯,跟着他一起爬上床,靠着他,抱着他的手臂。

  “……我说让你睡了吗?”漆黑里传来他低哑“邪恶”的声音。

  齐治国已经打算“装死”闭上的眼睛,挣扎了好半天,才勉强张开来。想到他已经让步,她也应该有所“表示”,她默默撑起身子,爬到他身上,学他“啃猪皮”。

  平天下双手环上她的腰,压不下悸动的情绪,在她的嘴唇贴上他时,就深吻了她。

  当年,他还年轻,过于自大也太自信,才会只看到她发亮的一双眼睛跟着他转,就以为她喜欢他;才会认为她不顾一切跟他走,就是深爱他。

  直到两人在一起……

  她叫他安心在外地念书,却没知会他就跑去办休学帮忙卖面,和他母亲一起肩负起家中经济的重担。等他知道这件事,她已经休学一个多月。

  父亲过世之后,她还是选择留在家里帮忙做生意,没和他一起住。

  他白天上课,晚上打工,也无暇陪她,就让她留在家里,要她隔年去办复学。

  隔年她是复学了,却转到夜校念书,白天还是在家里帮他母亲卖面。

  她抛弃了养尊处优的环境,不顾一切跟着他,为了让他完成学业,自己休学,为了帮忙家中经济,和他分隔两地,留在家里卖面。

  她每天从早忙到晚,一双手从细致变粗糙,她没有怨言,还是笑容满面。

  他有血有肉有感情,怎会不感动,又怎能不感激。

  因此他没有把结婚证书交出去,是不能让她受委屈。

  他兼了更多差事努力赚钱,打算等他毕业后,为她办一场风光的婚礼,再找一份好工作,等他养得起她,两人就不必再分开。

  他回家的时间更少,经过很长一段时间之后,他才猛然发现,这个深爱他、为他付出所有的老婆——不曾打过一通电话给他。

  他更逐渐发现他回家,每每都从她的眼里看到一丝迟疑,仿佛她这时才想起她还有个出门在外的“丈夫”。

  他惊觉地想起她自从进了他家的门,就不曾再把焦距放在他身上。

  他默默观察她,发现她在他的家里生活充满笑容,和他母亲在一起时有说有笑,两人活像一对亲母女,反而是他显得格格不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