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娃 > 齐家治国 >
二十二


  明天一早跟阿民去市场好了,天气冷,买些排骨回来炖。

  她感觉到一只手摸到她的身子,解开了她胸口的扣子,抚摸她的胸部,手掌整个罩住,触摸到她的心跳……

  啊,厨房里还有当归吗?红枣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嗯,明天要记得先去厨房看看——

  咦?

  当她两手学着他,爬在他光滑的裸背时,压在她身上的男人突然起身穿好衣服,翻身去睡,留下她一人还平躺在那儿吹着冷空气,看着天花板。

  她猛打了个冷颤,跳脱的思绪瞬间归位,两手赶紧和他抢被子,身子钻在他背后紧紧贴靠着他。

  “……我正在努力,你怎么了?”她发现只要不让她的思绪集中,她应该就可以克服想吐的冲动,完成他的条件,差一点点就试验成功,他怎么这时候反而不配合了?

  “你根本就搞不清楚状况,懒得理你了!”

  到底是谁搞不清楚状况啊?齐治国扯眉,很想翻过身去不理他,冰凉的身子却很没义气地背叛她,她缩在他背后……最后双手环住他,身前一阵温暖,背部一片凉,但也比全身冷冰冰好多了。

  平天下张着眼睛,处在一片黑暗里,一脸漠然。

  ……等到背后传来均匀的呼吸声音,他才深深叹了口气,缓缓转过身,把她抱入怀里。

  他摸索着,把被子拉好,不让一点风透进来,冷到她的身子。

  他又到处摸着她的身子,直到把她的身子弄得和他一样暖和,他才停下来,默默抱着她睡。

  这十几年来,他一到冬天就尽量赶回来,而她从来都没有想过他是为了什么吗?

  ……该不会以为他只是为了要她?

  想到她的脑袋也只能装这点东西,想的大概也就这么多了,平天下忽然扯起眉头。

  年少时的校园生活,他一直过得很忙碌,白天上课、傍晚和假日帮家里做生意,偶尔打工。

  他比一般的孩子早熟,从小就规划好未来的蓝图,也循序渐进、按部就班一路走到十八岁。

  那一年父亲倒下,罹患绝症不久人世,渴望看到他娶齐治国。十八岁就娶老婆并不在那张蓝图里面,他原意是等事业有成,再挑个喜欢的女孩子成家,算下来最早结婚也要等到二十八岁。

  他太习惯了女孩子们爱慕的目光,他也认为齐治国跟那些女孩子一样喜欢他,才经常跟着他回家,到他家里吃面,假日也来看他。

  他们两人从国小开始同班,偶尔分在不同班级;到了国中又在一起,高中也念了同一所,六年都同班。后来升大学,他念了外地的学校,一到假日回来,还是会看到她来吃面。

  他一直都觉得她是个奇怪的女孩,齐家是地方望族,曾祖父是大地主,隔壁的温柔乡有十分之一都是齐家的土地,祖父是高级将领,父亲是名大律师,母亲来自书香世家,两个哥哥也都是校园名人,她顶着齐家千金的光环,是众人捧在手心里的花朵,她应该是很幸福的,他却从来都不曾见她真正开心笑过。

  她只有在跟着他回家吃面的时候,才会露出令人目眩神迷的笑容来,那时他也注意到很多男生会被她的笑容吸引,看着她忘神。

  后来他知道,齐家的女人在齐家是不能有声音的,一切都得听从齐家男人的安排,她温柔贤淑的母亲一直都扮演一个安静的角色,而她从小就被限制在一个“顺从、安静”的框架里成长,她也从来都不曾反抗或排拒。

  当他听到她说,她能够在回家途中,甚至假日时,到他家吃一碗面,还是她的两个哥哥知道她爱吃面,帮她争取来的“福利”时,他觉得不可思议,也渐渐了解她生长的家庭,似乎无法给她想要的快乐。

  他想是因为她喜欢上他的关系,她爱屋及乌也喜欢他的家庭、他的父母,而他父亲更是把她当作自己女儿般疼爱,每回她来吃面,她碗里的馄饨总是比别人多,面前也会多一盘小菜。

  他父亲总是叫她“媳妇儿”,经常问她什么时候要嫁进来,她也总是笑着回答:“哈哈,快了、快了。”

  他总会看着她那张笑嘻嘻的厚脸皮,横她一个白眼,心里想:快什么,我一定娶你吗?

  当她知道他父亲不久人世时,他看见她一瞬间脸色惨白,好一会儿都没说话,那么难以置信,等到她接受事实时,也是一句话都没说,眼泪却一直狂掉,哭得比他凄惨。

  她经常偷空到医院去陪父亲,在他面前还是笑吟吟,只是当他父亲问她什么时候嫁进来时,她就不再回答那句话了。他隐约看出来,她似乎是不敢对不久人世的父亲承诺自己做不到的事。

  当时他并不知道她是什么地方打动了他,他更以为是父亲的缘故。当他父亲笑着感叹说到可能看不到他成家,希望他能够体谅时,他马上决定娶她。

  脑袋里的念头成形那一瞬间,他就立刻去做了。

  他自信而且自满地连一丝她可能拒绝的想法都没有,而事实上他的确不费吹灰之力就娶到她。

  等她戴上戒指,他才想到她的生长环境并不能让她有自主权,而她竟然毫不犹豫就套上戒指,没考虑即将在她家里引起的风暴,她必须承受的后果,这时他才知道——原来她如此爱他!

  他当时是感动的,甘愿陪她回家一起承受责难,即使被她父兄痛打了一顿,他也咬牙忍了。

  只是没想到,她父亲如此严厉,面对初次反抗他的女儿,处理方式竟是把她扫出门,从此当没生过这女儿。

  她还是愿意跟着他走,他看见她眼神坚定无悔,他当场脑袋轰地一声,深刻体悟到——眼前这个女孩如此深爱他,竟愿意为他抛弃一切!

  “天下!”

  海浪声音反复不断在耳边,突然窜进熟悉的声音打断他的思绪,他从过去的回想当中回过神来,等了一会儿,他听到她跑过来的声音。

  “天下……你说在家附近走走而已,怎……怎么走到海边来了?我……找你好久。”齐治国跑得气喘吁吁,有点上气不接下气,话说得断断续续。

  “找我做什么?”

  她望着空旷的沙滩上只有他一个人,他坐在沙滩上,手杖搁在一旁。她实在有点怀疑他是怎么一个人走出巷口,穿过马路,越过堤防拾阶而下,来到这片沙滩的。是中途遇到哪个邻居,把他带过来吗?

  “天快黑了,我来找你回家吃饭。”

  “我出来这么久了吗?”他扯眉,以为他不过出来一会儿,不知不觉竟在海边待了快一下午。……话说回来,他也以为三个月不算短,等到日子匆匆走过,他才不得不承认他把话说得太早。

  “嗯。”她蹲在他的面前,看着他深邃立体的五官,一双无法看见她的眼睛……她拉起他的手,把手杖交到他手里,“回家吧。”

  “以前常来这里看海……已经有好几年没来了吧,这片海还是一样蓝吗?”他拿着手杖起身,把她的手牢牢握在手里。

  “是啊,都没有变。”齐治国回头望一眼深红的夕阳映照在海面上,迷人的景致即将堕入黑暗,冬天的夜总是来得特别快……她很逃避地不愿去想,时间也过得太快了。

  “我们回来多久了?”他嘴角隐隐扬起,几乎从她的口气里,听到她的心思,故意开口问。

  齐治国眨了眨眼,即使他看不见,她还是心虚地转过头去,“一……一个半月。”

  睁眼说瞎话!欺骗他这个看不到月历的瞎子,以为这样就能蒙混过,她真是跟他妈混久了,好的不学,尽学些坏的。

  “这么说来,你还有一个半月的时间好‘努力’啊……我期待着。”

  齐治国讶异地瞪大眼睛,没想到她能骗过平天下,眼里充满惊喜,一扫几天来的阴霾,笑吟吟地说:“我会努力的!”

  事实上,到今天,他们正好回来三个月,而她的身体仍然无法接受他。她这几天一直提心吊胆,怕他提到要走……他一个人要走。

  她低头望着两人的手,他把她的手握得牢牢的,一点都没有放开的打算。她莫名地有一股安心的感觉,不停地笑开来,忍不住抓着他的手摇晃起来。

  “你是想看瞎子摔跤吗?”平天下扯起眉头,一手抓着手杖摸索着前头的路已经不好走,她还甩着他的手,是打算让他失去平衡,跌个狗吃屎吧!这样报答他的“好心”!

  齐治国马上停下来,转而两手抱住他手臂,贴着他一个劲地笑。

  平天下没有再说话,嘴角慢慢宽起了笑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