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娃 > 齐家治国 >
十七


  “你扪心自问,这几年来你有想过我……在外头做些什么吗?你想都不曾想过,不是吗?”

  齐治国眨了眨眼,望着他深幽幽的眼睛,冷漠的表情,她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我有想过啊,我想你是在大公司里上班,混到一个好位置,从此过着快乐逍遥的日子,不是没有想过……只是没有想到你是这么忙碌在赚钱。”

  她已经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大小姐了,卖了十几年馄饨面,她哪会不知道钱难赚的道理。

  她信任他不会去为非作歹,自然就明白他一个人从无到有,这几年来能累积到这些财富,一定是比别人付出更多心力,一定是相当辛苦。

  ……只是从来也不曾听他喊过一声累,或有一句怨言,他现在倒怪起她不闻不问了吗?

  “你现在是怪我什么都没跟你说吗?”

  口气充满不满的人是他,怎么反问她?她被他“冲”得有些莫名又无辜,也很老实说:“我没有怪你,我以为是你在怪我。”

  她的“老实说”却换来他更阴沉的脸色,她几乎看见他在咬牙了,她却一脸茫茫然,搞不懂他又一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表情是怎么回事,她又哪儿惹到他了?

  “天下,你有话直接说好不好?要猜你的心思很困难。”要想破脑袋的,想当初她也是花了许多时间才慢慢习惯他和妈的相处模式,才渐渐了解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你去牵一头牛来对它说话看看!”

  他不想对牛弹琴,这句话她听懂了……不过他一下子要“啃猪皮”,一下子又把她当“牛”看,搞不好在他心里真把她当成家畜在养。

  齐治国无声地朝他扮鬼脸,决定忍他、让他,塞住耳朵随便他去说。

  平天下摸着桌上那迭档,收进保险柜里,留下那本簿子对她说:“存折给你保管,妈的簿子你拿回去还给她。”

  “你知道我一向把东西乱放,还是你收着吧。”她只要知道他有钱医治眼睛就可以了。

  平天下想了会儿,点了点头把存折放回去,在桌上摸了张便条纸,拿笔写了一串号码交给她。“这是保险柜的密码,别弄丢了。”

  “知道了。”她看了一眼他端正有力的字迹,满不在意地把纸塞进牛仔裤口袋里。

  平天下扯起眉头……看样子她还是没明白他交给她的不只是一串密码。

  齐治国狐疑地看着他,“你怎么脸色又那么难看?”

  他没有说话,坐在椅子里,对她伸出手来。

  这次换她皱眉头了。通常他不说话,就代表他是真的在生气,应该还是为了昨天晚上的事。这会儿靠近他,一定会被他当猪皮啃……

  她看看外头灿亮的天空,回头注视他无焦距的眼睛,喉咙一股酸软化为无声叹息,她绕过书桌握住他伸出来的手。

  他把她拉进怀里,让她坐在腿上。

  “你腿才刚好不久。”她不安想起身。

  “不要动。”他抚摸她的身子,按着她的肩膀,摸到她的脸,他的手停在她的后颈上,把她推向自己。

  她一直看着他空茫的眼神,看着他愈来愈靠近,眼里明明映着她的影,他却看不到她心里好酸。

  来不及忍住的一声叹息落进他嘴里,他吸吮她的嘴唇,两手紧紧抱住了她,用了几乎想把她揉碎的力道,她感觉全身的骨头都错位了,忍不住呻吟。

  “嗯……”好恶劣的惩罚,也许她明天该去挂骨科了。

  他抚摸她的胸……她平缓的心跳。

  他吻她直到快窒息,才肯放开她,“你真的这么想搬回去住?”

  她望着他面无表情的脸庞,轻轻一咬被他吻肿的嘴唇,内心有莫名的忧虑,她认真地回答他:“我跟着你,你要住在这里,我会一直陪着你。”

  平天下沉默了好久,缓缓点了点头,“……我会考虑看看。”

  她一怔,有些慌地脱口问他:“考虑什么?”

  “跟你搬回去!发什么呆?”他的手正摸到她的脸,就这么往她额头拍了一记。

  齐治国傻傻愣着,莫名地有松了口气的感觉,却也立刻提起警觉,想到中秋节已经被他戏弄过一次,她可不能再轻易上当。

  透过邵智,他又陆续看了几个医生,结果还是相同情形,他的脑里没有血块,眼球也一切正常,失明原因——至今不明。

  可他就是看不到了。

  每回看过医生后,他都不太说话,她的心也跟着疼痛,表面上依然笑着安慰他。

  一个月后,平天下居然主动开口说要搬回老家住。

  她难以置信,愣了好一晌才相信他这回没有戏弄她,她万分开心,差点抱他亲吻。

  但她也很快想到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精明能干的平天下不可能做赔本生意,所以就直白问他,他的条件是什么?

  她看见他的脸沉下来,她有一刻的莫名,不知道他这时候又来一阵阴天是怎么回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