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娃 > 齐家治国 >
十六


  “妈,我知道,我来说。”齐治国马上笑吟吟地跳进这对母子的“战场”,用一阵柔柔春风吹散一场连天烽火,她用戏剧化的语调说:“三十多年前,齐家夫人是地方上出名的大美人,平家爸爸也是仰慕者之一,齐家夫人生了两个儿子,分别叫齐修身、齐家,到了第三胎照超音波,医生也说是个男的,没想到却生下个女儿来,而名字早已经决定好取为‘齐治国’。就在三十年前的‘阿良妇产科’,齐家的妈和平家的妈同时在医院生下我和天下,平家爸爸一听说齐治国是女婴,马上就决定平家儿子要叫平天下,以后跟齐治国配成一对。所以说,平天下是因为有齐治国的存在而来的。”

  她忽然想起她的父母和两位哥哥都已经移民海外,好几年不见了。虽然哥哥们还是会打电话关心她,顺便说一下两老的近况让她放心,但总还是希望能够见见面……她父亲到现在还不肯原谅她。

  “哈哈,当年我还跟老头吵了一架呢。”平母听着往事,就忘了她和儿子的“战事”。

  “哼……无聊。”平天下冷嗤了句。他看不见,却用全心听着齐治国的语调,听她提到自己家时显得特别清脆的声音,刺了他的耳,他紧紧锁眉。

  “天下,妈煎的鱼好好吃,你多吃点。”齐治国不知道自己的心情被察觉,仍然摆着开朗的笑脸把鱼刺挑干净了放进他碗里。

  这时他没有半句话,只是默默地吃。

  平母看着两人和谐的画面,咧着嘴角笑,忽然想起昨晚的声音,马上扯眉问到:“天下,你昨晚是不是欺负阿国了?我好像听到你骂她?”

  “妈,不是这样的,我们只是闹着玩。”齐治国赶紧澄清,她瞥见平天下这时候的面无表情。直到刚才出房门前,他都还不理她。

  “阿国,你可不要护着他。妈在这儿,他要是敢欺负你,你跟妈讲,妈帮你出气。”

  “妈,真的没有。”她看平天下的脸色愈来愈冷,赶紧转移话题,“最近生意怎么样?你和阿民两个人忙得过来吗?”

  “咱们家的馄饨面可是真材实料,生意当然好得没话讲。不过你别担心,要是忙不过来,我会多请个工读生帮忙。”

  “嗯……”她笑看着妈,不时的帮平天下夹菜,偶尔瞥到他那一脸的阴沉,就赶紧把目光调开。

  吃过早餐后,平母忙着回去做生意,临离开前,她把齐治国拉到一旁,往她手里塞了存簿和印章。

  “妈?这……”

  “你拿着,这是天下的钱。他开始工作以后,每个月汇钱给我,我没去动过它,最近刷簿子才知道已经有这么多钱。我都说我用不到了,叫他不要汇,这孩子还是那么死脑筋。”

  “妈,你知道天下的个性的,他就是那张嘴而已,其实他很孝顺您。”存簿和印章在手心里生热,这是天下的孝心,就像当年他为了完成父亲的心愿向她求婚,他这个人从来只做不说。

  而她就是喜欢孝顺的平天下。

  “我知道,你放心吧,我不会跟他计较的。”

  “妈,我身边还有钱,一直都还用不到,天下每个月都会给我,所以这些钱你还是先放在身边……以后如果真的需要,我再跟你拿。”她把存簿塞回给妈。

  “拿来拿去多麻烦,反正迟早会用到,拿着吧!”平母坚持要她收下,同时叹气道:“唉……不管花多少钱,都一定要把他的眼睛医好。”

  “嗯……”妈的叹息和手里的存簿都有如千斤重的巨石压在她心口上,她垂眼不敢看她。

  “这是什么?”印章和簿子?平天下摸着手里的东西,一脸狐疑。

  “妈说是你这几年汇给她的钱。我想妈是特地拿上来给我们的。”

  平天下紧紧锁眉,听着她刻意变造过的平淡语气,体谅她收下这本簿子时窘迫的心情,他才没破口骂她。

  “我跟你说不用担心钱的事,你从来没听进去。”他丢下簿子,摸着手杖站起身,“跟我来。

  齐治国看着他离开客厅,走上二楼,她慢慢跟在他身后,始终帮他留意着脚下的阶梯。

  他摸着方向,不用她牵扶,一个人走进书房。

  这里的一桌一物都深嵌在他脑海里,她看他走向书桌,坐了下来,拉开抽屉,打开保险柜,从柜子里取了一迭厚厚的档和一个袋子放到桌上。

  “拿去看看。”

  “这些是什么?”她拿起袋子,直接倒出来,里面是几本存折和印章,而那迭厚厚的文件,里面有好几家公司的股票、几笔土地和房地契。她翻开存折,看到一串长长的数字,上面压着汇进来的日期,是最近才转进来的……

  她记得昨天邵智过来,好像交了一包东西给他,里面也包括这本刚刷过的存折?

  她难以置信地瞪大眼,愣了好半晌,忍不住问他:“天下,你这几年……抢了几家银行啊?

  平天下脸色立刻拉下来。

  “我开个玩笑嘛。”她吐吐舌,换了语气才认真看他说:“我只是想不到这几年来,你在外头……原来真的是很努力赚钱。”

  “你曾经有想过吗?”他嘲弄地哼了一句别具深意的话。

  她却听得一头雾水,不明白他忽然嘲讽她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还有他语气里听起来似乎对她很不满?

  “天下,你为什么这么说?”既然他都开口了,她就接着问。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