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晓叁 > 没说离婚不能爱 >


  她当然意外。试问,有哪对离了婚的夫妻,前夫会在前妻搬出去的第一天就上门找她一块吃中饭?

  “我以为你公司里应该还有事情要忙。”祈央本能的回答。

  而韩冀允却只是反问:“你不是老要我别为了工作搞坏身体吗?”

  话是这么说没错,问题是,两人毕竟已经离婚了。

  她真是不明白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还是你要先换件衣服?”见她仍站着不动,韩冀允问。祈央怀疑自己需要的不是换衣服,而是跟他把话说清楚。

  “不用了,我——”

  “那走吧!”韩冀允自在的搂过她的腰就要出门。

  “等等冀允。”祈央制止他的前进,“我们需要谈谈。”

  “待会边吃边谈吧,我在餐厅订了位置。”

  见他的言行举止一如过往,似乎不觉得有丝毫不妥,这让祈央忍不住要怀疑,他是否真的明白离婚的含意?

  “冀允,我们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为什么不能?”韩冀允蹙眉。

  将他不赞同的神情看在眼里,祈央真有些不知道该从何解释起,只得重申,“冀允,我们已经离婚了。”

  “那又如何?”

  他理所当然的口吻让祈央一愣,她以为自己这么说应该十分清楚了才对。

  祈央忍不住要怀疑,“冀允,你到底明不明白离婚的意思?”至少他不能再像过往那样亲呢对她,他们已经不再是夫妻了。

  韩冀允自然明白,只不过他另有自己的解读,“法律并没有规定离婚后的夫妻不能当朋友。”

  韩冀允之所以同意离婚,是被段立宇那夜的话给无意间点醒的。  

  对他而言,既然结婚前后情况并无任何改变,那么离婚对他自然也不会有任何影响,他们之间依然可以维持原样,他还是可以时时刻刻和妻子相处,只除了两人不再住在一起这点较不方便罢了。

  想清楚这点以后,既然离婚能让妻子好过些,韩冀允便索性答应了。

  猛一听到他这么回答,祈央为之语塞,她发现自己无力反驳。

  “走吧!先去吃饭。”韩冀允搂着她径自往屋外走,不让她再有置喙的机会。

  终究,祈央还是没能拒绝的了他,这令她对自己更加感到懊恼。

  穿着一套还算正式的服装,祈央看来有些紧张。

  毕业后随即走人婚姻的她,碍于韩氏企业总裁夫人的身份,为了不丢韩家的脸让丈夫没面子,一直未曾出外工作过。

  如今情况不同了,离婚后的她不再是总裁夫人,跟韩家也无任何瓜葛,加上拒绝了韩冀允提供的任何金援,现在的她必须要工作养活自己。

  所以祈央决定重拾在大学所长,在接到杂志社的面试通知后,她满心期待的前来面试。

  而出乎意料之外的,面试的情况异常顺利,她被录取了。

  带着满心的惊喜走出杂志社,因为时间还早,祈央闲着也是闲着,便到附近的百货公司逛逛。

  只不过她并未料到会这么凑巧,在百货公司里遇到韩芯妮,对自己素来没有好感的前任小姑。

  祈央心想韩芯妮既然不喜欢自己,而自己也已跟韩冀允离了婚,彼此间既然没了瓜葛,不如就此离开。

  也是在这时,韩芯妮瞧见了她。

  出乎祈央意外的,就在她识相的想要离开之际,韩芯妮竞走向她来。

  “我说是谁呢,这么巧,居然在这儿给碰上。”韩芯妮的语气依旧不善。

  “好久不见。”祈央仍是礼貌的打招呼。

  深知自己不被韩家人所喜欢,跟韩冀儿结婚以来,除非是必要场合,她总是尽可能的避免与他们有所接触。而韩家上下也视祈央为低下阶层,对她要不就是眼不见为净,要不就是冷嘲热讽。

  是以,即便韩芯妮这会主动过来打招呼,祈央也不会天真的以为她存有任何善意。

  “是好久不见,不过……以后恐怕也不会再见。”

  祈央自然明白她话里的意思,而她心里也是这么认为的。

  虽说结束跟韩冀允的婚姻令她难过,但是想到从此跟韩家之间将再无关连,倒是值得她欣喜。

  毕竟,她虽然低调惯了,却也没兴趣面对讨厌自己的人。

  “我想是吧!”祈央丝毫不觉得难过。

  见祈央一脸平静,生性娇蛮的韩芯妮存心刺激她,“当初大哥要娶你的时候我就反对,所幸大哥终于清醒了。”

  听韩芯妮说话的口吻,显然认定在离婚事件中,她是被抛弃的一方。

  她会这么想祈央并不感到意外,毕竟韩冀允的条件的确相当出色,尤其结婚这两年以来,他外头的女人从未间断过,看在任何局外人眼中,都会认为是他玩腻了她才会提出离婚的。

  对于韩芯妮的误解,她并无意解释,反正对她而言都已经无所谓了。

  更何况,自己主动求去并不意味着胜利,说穿了她只不过是认清楚事实不再硬撑罢了,并没比被抛弃好到哪去。

  祈央不以为件的涩笑,“虽然晚了两年,但总算是清醒了。”她指得其实是自己终于看清楚永远也无法独占他的事实。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