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晓叁 > 没说离婚不能爱 >
四十三


  末了,她只得向他抗议,坚决不肯再陪他下楼开会跟拜访客户。

  为了让他点头同意,祈央只差没发誓保证,自己会乖乖待在总裁室里等他。

  不过,几天前自己因为一时闲得慌下楼到对街的书局晃晃,此举又结结实实的吓着了他。如果不是她死求活求,甚至以死相胁,好不容易才争取到的些许人身自由恐怕又泡汤了。

  因为这个缘故,祈央替自己赢得了一只全新手机。

  说好听点是赢,实则是韩冀允为了二十四小时掌握她的行踪所埋藏在她身边的追踪器,她被要求到哪都得带着它。

  不过绝大多数的时间里,祈央还是被局限在总裁室里,不同的是如今她有张专属的大办公桌,上头堆满各类书籍杂志。这样一来,祈央连到书局逛也省了。

  总之,他所做的各种安排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在任何时刻只要一抬头就能看到她。

  想起他时时刻刻紧张自己会凭空消失的模样,祈央笑了。看着身旁熟睡的爱人,她不明白一个三十四岁的大男人,怎么也会有这种老母鸡的一面。

  睡梦中的韩冀允一脸安详,但眉心间依稀仍能看得出皱痕。

  在祈央的印象中,他是天之骄子,能力卓越的他即使遇到天大的难题也能迎刃而解,鲜少看他为了什么事伤神。

  那么,这皱痕是怎么来的呢?是为了她吗?

  近来,祈央看到也听到很多,知道这六年里,他为了自己的不告而别改变了许多。

  这让祈央在讶异之余又忍不住要想,既然他可以为了她的离去放弃外头所有的女人,当初两人在一起时何以又到处留情,难道,是自己让他太过放心?

  看来,要抓住这样一个爱她却又花心的男人,适度的紧张是有必要的,祈央心想。

  唯有让他时时处在不安的状态,逼他将所有的注意力全集中在自己身上,才能让他无暇去注意其他女人。

  想通了这一点,祈央笑了,而跟过往不同的是,她的笑容中多了抹从未有过的自信。

  这回,她相信自己一定能独占他的爱。

  她忍不住吻了睡梦中的韩冀允一记。

  虽然尚未清醒,但是在祈央吻上他的刹那,仍是出于本能的回应。

  感官的刺激逐渐唤醒他。

  “早!”见他睁开双眼,祈央笑盈盈的道早。  

  韩冀允开口的第一句是,“我饿了。”说着便翻身覆上她。

  祈央则主动勾下他的颈项,送上自己的朱唇。

  尾声

  “嫁给我!”

  祈央刚由韩冀允陪同做完产检,一踏出医院大门,他的求婚症立刻又犯了。

  两人重逢至今已有半年,三个月前当她发现自己又怀了身孕,韩家上下可说是开心不已。

  而这其中,最开心的人则非韩冀允莫屑。

  打从两人破镜重圆以来,不论是软言相求还是恶言相逼,韩冀允几乎是所有办法都用尽了,就是无法让祈央点头答应自己的求婚。

  在无计可施之余,他索性小人的设计她怀孕,料想这样一来便能逼她点头。

  哪里知道,这回他的如意算盘却打岔了。

  祈央怀孕都已经满四个月了,仍然不肯答应他的求婚。

  因为这样,每回陪同她来做产检,韩冀允总会难忍心中的郁卒,再一次的开口求婚。

  如同往常那般,她只是笑笑的没有答腔。

  事实上,她是故意的。

  她心里清楚,要想抓住前夫这样出色的男人,先决条件是不能让他太放心。

  只要他一天没能安心,她便能完完全全独占他的爱。

  更何况,像现在这样也满好的,不用担心别的女人来抢,又能独享他全心的爱。

  直到两人坐上车前,经过的路人仍能听到韩冀允懊恼的质问——

  “你到底为什么不肯嫁给我?”

  很好的问题,显然他将会有一辈子的时间可以思索。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