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晓叁 > 没说离婚不能爱 >


  心情恶劣的韩冀允转头望向好友,阴郁的看了他一眼,“祈央要跟我离婚。”说完径自又重新抢回酒杯,为自己倒了杯酒。

  “什么?!”毫无疑问的,这个答案的确令段立宇感到意外。

  天晓得只要是认识沈祈央的人都知道,她有多深爱着韩冀允,而他也的确有被女人深爱的条件。

  为了爱他,她忍受韩家上下的排挤不说,甚至就连好友一再的拈花惹草也全都容忍下来,度量之大连段立宇也不禁深感佩服。

  这样的她竟会主动提出离婚?别说是好友意外了,就是自己也料想不到。

  只是,段立宇不明白,这种事有什么值得好友如此郁闷的。

  长久以来,没人能明白韩冀允的内心是怎么想的。

  想当初,条件卓越的他挑上毫无家世背景可言的沈祈央可说是跌破众人的眼镜,毕竟她实在算不上出色。

  一开始以为他只是图个新鲜,所以当他宣布要娶她时,别说是段立宇觉得错愕,韩家上下更是极力反对认为沈祈央配不上他。

  可好友却独排众议,坚持非娶沈祈央不可。

  韩家在莫可奈何之余,虽然百思不得其解却也只能接受,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命中注定吧!

  原本以为,他之所以不顾家人的反对执意要娶祈央,必是因为爱惨了她。

  可哪里知道,韩冀允婚后竟全然不见收敛,依旧和婚前一样游戏人间,周旋在众多女人之间。

  别说是旁人全给搞糊涂了,就连身为死党的段立宇也首次发现,他不懂好友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

  也亏得祈央爱惨了好友,才能对他的出轨一再包容,继续留在他身边。

  可如今,好端端的怎么会突然爆出离婚呢?

  段立宇不明白他们夫妻之间到底出了什么事,期望能从好友口中得到解释。

  然而,韩冀允却只是一个劲的猛灌酒,压根没打算开口。

  “到底出了什么事?祈央怎么会突然说要离婚?”段立宇好奇的急于想知道。

  韩冀允苦哼了声,“我也想知道为什么。”

  段立宇讶异的看着好友,“祈央没告诉你?”

  “她说如果我爱她,就答应跟她离婚。”

  这个可笑的理由让韩冀允忍不住又一口气干了杯子里的酒。

  爱她就跟她离婚,这算哪门子道理?

  “你没答应?”段立宇问。

  “答应?”

  韩冀允意外会听到这样的询问,“你认为我该答应她?”

  看到好友的反应,想来他并不想离婚,而这更令段立宇感到费解。

  两年来,好友跟外头女人的一切他是全看在眼里,尤其那些女人个个出色的远胜祈央。

  “说真的阿允,咱们是死党,一直以来我自认很了解你,但是对于你跟祈央之间、你们的婚姻,说真的我实在不明白你究竟是怎么想的。”段立宇是真的被好友的矛盾给搞糊涂了。

  “我只想她待在我身边。”韩冀允的语气坚定。

  很显然的,祈央决定离婚,而他不想放人,所以大半夜的跑来自己这里喝闷酒。

  只不过段立宇仍不觉得这有什么好闷的,“就为了这种事情喝闷酒,我得说这真的不像你。”

  “就为了这种事情?”韩冀允对好友的语气不以为然。

  段立宇仍不改口,“我不以为这有什么好闷的。”

  “你说的倒轻松。”

  韩冀允讥讽好友的幸灾乐祸。

  “是很轻松。”

  段立宇顺势接腔,“当初你决定结婚时,我原本以为你想要结束游戏人间的生活,结果不论婚前婚后,你依然周旋在众多女人之间,婚姻对你根本就不具任何的约束力。”  

  好友的话让韩冀允想起稍早妻子说过的话,想到自己伤了她,他的心情顿时又是一阵恶劣。

  “好啦!”

  韩冀允粗鲁的打断,“我没心情听你评判我的婚姻。”

  段立宇不以为件,“我也没打算评判你的婚姻,我只是怀疑既然连结婚都约束不了你,离婚对你能有什么影响。”

  “你说什么?”

  正要再为自己倒酒的韩冀允猛一听到好友末了那句,手里的动作顿时打住。

  “嗯?”段立宇一时反应不及。

  韩冀允只是心急的追问:“你刚才说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