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晓叁 > 没说离婚不能爱 >
三十六


  韩冀允也没有开口,他的呼吸粗重,看着祈央的眼神仍充满炽热。

  明白自己再待下去可能会情不自禁的沦陷,祈央倏地转身拉开房门跑出包厢。

  韩冀允诅咒了声,右手重重的捶在沙发的把手上。

  韩兆元一进门,才将厅里的大灯打开,就见到兄长苦酒满杯的郁卒相。

  “秘书说你从下午开始就没再进公司。”

  韩冀允没有答腔,只是仰头饮尽杯里的酒。

  “那好吧,就当是庆祝,我也来喝一杯。”

  将手上的黄色信封搁下,韩兆元径自走到酒柜去取酒杯。

  心情抑郁的韩冀允压根没有心思理会弟弟说的庆祝所为何来。

  韩兆元在兄长对面坐下,同时为自己倒了杯酒。

  喝了一口,韩兆元状似不经意的问:“大哥打算什么时候去接大嫂回来?”

  冷不防的问话让韩冀允挑眉。

  要不是清楚弟弟的个性,韩冀允说不定会当他存心戏弄而痛扁他一顿,尤其自己这会心情正需要发泄。

  是以,韩冀允决定当他一时失言,不予理会。

  韩兆元仍不识相的继续又道:“她们母子俩自己住在外面,大哥放心吗?”

  “轮不到你来操心。”韩冀允口气恶劣。

  反正祈央也不领情,她的事自有甘康霖照料。

  “可能的话我也不想,偏偏要我眼睁睁看着她们母子俩沦落在外头吃苦,我又做不来。”

  韩冀允尽管心里烦躁,仍是听出弟弟的话中有话,“你到底想说些什么?”

  韩兆元从口袋里取出几张照片丢到兄长面前,韩冀允直觉拾起桌上的照片一看,心头顿时火起。

  “该死的!甘康霖那混蛋。”

  原来,照片里尽是甘康霖跟杨湘玫出双入对的亲密模样。

  “大哥想干什么?”见兄长从沙发上弹起,韩兆元明知故问。

  “那该死的混蛋,我非宰了他不可。”

  “宰了他?就为了几张照片?”

  “几张照片?”他轻描淡写的口气令韩冀允十分不悦, “他敢背着祈央在外头乱来,我绝对饶不了他。”

  “要真说起乱来,大哥以前可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了解祈央这些年所受的苦,韩兆元不禁想为她出口气。

  冷不防被弟弟这么一堵,韩冀允一时无话可说,但怒气依旧不减。

  “更何况,人家夫妻俩甜甜蜜蜜,大哥有什么好生气的?”

  “夫妻?”韩冀允一怔,也不知道是太过震惊,还是一时反应不过来。

  “是啊,都结婚一年多了。”

  “什么?!那祈央——”怀疑甘康霖究竟将祈央置于何地。

  “大嫂自然是替朋友开心啦!”

  “朋友?”正要发飙的韩冀允被弟弟的话给搞糊涂了。

  韩兆元佯装不解的看着他,“否则大哥以为是什么?”

  这下子韩冀允就是再迟钝也知道事有蹊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明白兄长心急,韩兆元也不再闹他, “先坐下来把这些资料看过再说吧!”他将桌上的黄色信封递了过去。

  韩冀允一接过信封,随即迫不及待的拆开来察看。

  “这是我让侦探社调查的结果,大嫂这些年一个人带着孩子在外国流浪也够苦的了。”

  信封里的资料让韩冀允越看双眼瞠得越大,他简直不敢相信。

  沈昱勉,孩子姓沈,是他跟祈央的孩子。

  天啊!他究竟犯了何等离谱的大错?

  韩冀允将手中的资料一丢,抓起桌上的车钥匙就要出门。

  “大哥等等!”韩兆元拦住他,“好歹你也先将自己梳洗干净再走,瞧你一身酒臭,就这么去见我小侄子不好吧?”

  韩冀允这才想起自己的狼狈。

  的确,他是该给儿子一个好印象。

  一扫先前的阴霾,韩冀允心情愉悦的大步走回房。

  被撂下的韩兆元则在心里考虑,是否该回去跟母亲报告这项喜讯,免得她老人家为了抱孙子三天两头的向自己催婚。

  晚上八点多,祈央讶异这时候会有人来按门铃,猜想应该是甘康霖夫妻。

  “冀允?”祈央并未预期到,站在屋外的人竟会是他。

  她原本以为,经过下午不欢而散后,他应该十分气恼自己才是。

  “不请我进去坐?”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