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晓叁 > 没说离婚不能爱 >


  “我让你痛苦?!”韩冀允为之震摄,神情是难以置信的。

  “我知道自己不应该贪求,尤其你是这样一个出色的男人,可是我真的没有办法忍受,看到你跟别的女人在一起,我真的好难受。”祈央说着不禁落下泪来。

  韩冀允知道自己伤害了妻子,只不过他不知道,自己竟然伤她这么深。

  虽说自己在外头是有别的女人没错,可那些女人对他而言,就只是单纯的调剂品罢了,唯有她才是他心底的那个女人。

  “她们全是些无关紧要的人,只有你才是我唯一的妻子。”

  韩冀允言明祈央在他心目中的地位。

  他语气里的认真祈央听的出来,可这并无助于减轻她内心的痛苦。

  无意再追究那些女人,祈央只是平静的乞求,“答应我好吗,冀允?如果你真的爱我,跟我离婚好吗?”

  韩冀允虽然疼爱她,但要他为了证明爱她而离婚?他不能接受这样荒谬的说法。

  “是我对你不够好?”他问。

  “不是的冀允,你很好,甚至从来没有人像你对我这么好,真的。”

  “但你却提出离婚?”他觉得可笑。

  祈央无语了,为丈夫语气里的不谅解,也为她无法放弃离婚的念头。

  “为什么?”韩冀允再次问道。

  面对丈夫的执意追问,她给不起其他理由,只得道:“我很抱歉。”

  “我要的不是抱歉,我只要你待在我身边。”

  从认识之初,祈央的目光始终追逐着他,眼里毫不隐藏的爱恋让韩冀允感到满足,久而久之在习惯之余也视为理所当然。

  可如今,她却毫无预警的告诉他,她要离开他?

  祈央没有答腔,因为她无法回应令他满意的答案。

  向来,妻子总是以他为天,而今,韩冀允却在她脸上看到罕见的坚持——对离婚的坚持。

  “不!我不答应。”韩冀允再次否决,他绝不放她走。

  “冀允……”

  “别再说了!”祈央才开口便立刻被打断,生平头一次,精明内敛的韩冀允心绪如此浮躁。

  跟着,韩冀允突然站起身,头也不回的走出家门。

  看着公寓的大门重新被带上,祈央无语。

  许久,只见她弯身捡起被丈夫丢在地上那张几乎被揉烂的离婚协议书,将它重新摊在桌上并拉平。

  看着协议书上头自己的亲笔签名,祈央的心中五味杂陈。

  段立宇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到底是交了什么样的损友。

  不久前,他正在房里准备跟女人共赴春宵,却突然冒出个程咬金像火烧屁股似的拼命猛按门铃,急得他只来得及套上长裤便冲出来应门。

  门一开赫然发现来人竟是自己的死党,段立宇正想开口念几句,他老兄却甩也不甩的径自越过他往屋里头走。

  相信只要是明眼人都看的出来自己打扰了什么,识相点的不用人家说也知道该摸摸鼻子离去。

  可他呢?连声招呼也没打,熟门熟路的就往吧台的方向走,跟着抓起酒瓶旁若无人的灌起酒来。

  眼见一时半刻是赶不走这位不速之客,不得已,段立宇只得认命回到房里叫女伴回去。

  送走了女人,段立宇这会就坐在吧台边,看着好友猛灌闷酒,他得承认,眼前的情况的确反常。

  因为家世背景相当,段立宇跟韩冀允几乎可说是穿同一条开档裤长大的,深厚的交情自然不在话下。

  曾几何时,段立宇看过好友像现在这样一语不发的喝着闷酒?以他得天独厚的出色条件跟背景,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尤其可疑的是,好友婚后的行为虽然证明他的确无法对婚姻忠实,但是出乎段立宇意外的是,在好友两年的婚姻生活里,除非人不在台湾,否则他就是再怎么跟外头的女人鬼混,也一定会在午夜前回家。

  可今晚,都过了十二点了,他却出现在自己的住处,情况着实异常。

  “你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来了半天一句话也不吭。

  而韩冀允的回答则是仰头一口饮尽杯里的酒。

  段立宇的好奇心是真的被引起了,他一把抢过好友手里的酒杯,“别告诉我你只是来我这里找免钱的酒喝。”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