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晓叁 > 没说离婚不能爱 >
二十七


  而看在昱勉眼中只觉得眼前的台湾阿姨好凶,从来没有人对他这么凶,他只想赶快回到母亲身边。

  因为害怕,昱勉直觉的转身跑开。

  此举自然又惹恼了韩芯妮,才要开口咒骂,皮包里的手机正巧在这时响起,适时的转移了她的注意力。

  “妈咪!”输送带这头,祈央刚拿到行李,就见到儿子小跑步的向自己扑了过来。

  “小勉怎么啦?”祈央蹲下身来,温柔的询问儿子,同时却也注意到他的眼眶微微泛红。

  “那个阿姨骂小勉。”昱勉语带委屈道。

  蹲在人群中的祈央自然不可能看清儿子所指的对象,只得安慰着说:“小勉乖,妈咪在这边,不怕。”

  “嗯,小勉不怕。”母亲的安抚多少平复了昱勉的委屈。祈央报以慈爱的微笑,跟着一手牵起儿子,一手拉着行李准备离开机场。

  另一头的韩芯妮刚结束电话,视线不经意一扫,像是瞥见了祈央的身影。

  “沈祈央?!”韩芯妮一怔,“这怎么可能?”

  不可置信的韩芯妮正想再瞧个清楚,祈央却已隐没在人群之中。

  摇摇头,韩芯妮直觉自己是气疯了,才会看走了眼。

  孩子大了,有自己的事业要忙,除了韩芯妮外,韩家两兄弟目前都搬到外头独居。

  由于女儿才二十八岁韩母倒也不是太急,反而是两个儿子,分别都三十四、三十二岁了,却依然孤家寡人没有结婚的打算,这可急煞了她。

  为了能有时间说说儿子,韩母以寂寞为由,要求两个儿子每个月得回家陪她吃顿饭。

  韩家两兄弟心里自然都清楚,母亲明是要他们回家陪吃饭,暗里却是要趁机催婚。

  虽说两人也是万般不愿,但是考量到父亲死后母亲独自一人含莘茹苦的带大他们,另一方面又要兼顾父亲一手创立的韩氏,两人就是再怎么不情愿,还是固定每月抽空回来一趟。

  只不过今晚,都七点多了,韩母还迟迟等不到两个儿子归来。

  如果说临时有事被绊住也就罢了,可事情也不可能这么巧,两个儿子同时有事赶不回来。

  就在韩母等的不耐烦,要让女儿打手机去催人时,两人终于先后进门了。

  韩冀允的头发看来有些紊乱,韩兆元则显得好些。

  “我说你们两兄弟是怎么回事,到现在才回来?”韩母问道。

  韩兆元看了兄长一眼,见他神情仍透着失意,乃随口搪塞母亲,“没什么,路上有事耽搁了。”

  “二哥,你跟大哥怎么会一块回来?”韩芯妮也加入好奇的行列,对此感到纳闷。

  “只是在路上遇到。”无意重提稍早的经过,韩兆元一语带过。

  既然两个儿子都回来了,韩母也无心再追究详情,“都饿了吧,先吃饭再说。”

  一家四口移师到餐厅。

  只不过才坐下来吃不到几口饭莱,韩母已迫不及待的说:“冀允啊,今个妈跟几个老朋友一块打牌,林太太提到她的小女儿前些时候刚从外国回来,才二十七岁,人又长得漂亮……”韩母嘴里边说,眼神边期待的望着大儿子,盼望能引起他的反应。

  然韩冀允只是无动于衷的继续吃着饭,眉宇间似有什么心事。

  见儿子没有开口的打算,韩母索性把话挑明了讲,“你今年都三十四岁了,妈盼着抱孙子都盼了好几年了,林太太的小女儿曾见过你一面,听她的口气也不反对。”

  “我没有再婚的打算。”韩冀允截断母亲,无意听她老绕着这个话题打转。

  韩母一听可急了,“这怎么可以?你可是韩家的长子,难不成要一辈子这么孤家寡人?”

  明白母亲无法接受,韩冀允索性将问题丢给弟弟,“兆元今年才三十二,应该比我更适合林太太的小女儿。”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