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晓叁 > 没说离婚不能爱 >
二十六


  可事实却不然,工作成了他生活中的全部,过往外头的那些风花雪月仿佛全从世界上蒸发似的,未曾再听过他跟哪个女人有所牵扯。

  段立宇轻咳了声,将好友拉回现实。

  “想些什么?这么入神?”尽管心里已经有谱,仍多此一问。

  “没什么。”韩冀允一语带过,无意多谈。

  “放弃吧,阿允!”他不希望好友继续为过去所束缚。

  韩冀允虽然明白好友所指为何,却不做回应。

  “韩氏已经达到了巅峰,你该让自己喘口气才对。”段立宇道。

  因为韩冀允的全心投入,韩氏这几年的业绩突飞猛进,是商场上众人所有目共睹的。

  “什么时候你改行当老妈子了?”韩冀允调侃好友的婆婆妈妈。

  “你将自己逼得太紧,我想这不是任何人所乐见的。”身为同穿一条开裆裤长大的死党,段立宇有责任提醒他。

  “该不是我让你感到有压力吧?”韩冀允依旧不正经的开好友玩笑。

  段立宇哪里会不明白,好友刻意规避的心理,索性直言点明,“我实在是不明白,你对祈央究竟是抱持着何种心态?”

  面对好友的质疑,韩冀允无语,事实上就连他自己也没有答案。

  总以为祈央会一直待在他身边,心里总觉得十分放心,不料,她却以毫无预警的方式,毅然决然的走出他的生命。

  那时韩冀允才意识到,自己并不是永远的保有她。

  祈央的离去同时也带走了他对外头那些女人的新鲜感,她们再也吸引不了他的目光。

  “说你爱她,你却又同时周旋在众多女人之间,说你不爱她,如今却又为她放弃了所有的女人。”段立宇着实为好友的行为感到矛盾。

  好友的话提醒了他对祈央的伤害,她曾不止一次的告诉他,对他的逢场作戏感到痛苦。

  可惜他却从未当真,总以为外头的女人不过是无足轻重的调剂品,只有她才是他唯一在乎的女人。

  直到她一声不响的离开,韩冀允才终于正视到,自己对她所造成的伤害。

  想超过往的荒唐,韩冀允心下一阵烦躁,“别提这些了,来找我有什么事?”

  段立宇自然听得出来好友语气里的懊悔,便识趣的就此打住,不再平添他的心烦。

  “这时候上门,除了公事还能有什么事?”段立宇顺着好友的话语道。

  “我想也是,说吧!”像是存心逃避,韩冀允随即将话题导入公事中。

  两人很快的谈起合作案,祈央的事情暂时被他再度藏回心中。

  第七章

  桃园中正机场,三十一岁的祈央牵着一名五岁大的小男孩正通过海关。

  再次踏上这块熟悉的土地,机场里依旧人来人往的看似没有多大改变,但祈央心里头很清楚,一切早已人事全非。至少对她而言,再也不可能回头了。

  值得庆幸的是,自己并不孤独,起码她保有这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至宝。

  这样一想,祈央不自觉低头看了儿子一眼。

  当年,决心离开的祈央对肚子里正孕育的小生命并未察觉,直到人已到了外国,发现身体不适前往医院看诊,这才得知自己已经怀了一个多月的身孕。

  祈央一颗破碎的心,因为这个意外的惊喜而重新燃起希望。

  她认为,腹中的小生命是老天爷对她的怜悯,因为知道她割舍不下对前夫的感情而特意赐给她的礼物,一份她会永远珍视且感恩的礼物。

  六年来,靠着前夫提供的三千万,她们母子俩在外国的生活得以衣食无缺。

  然不论远走他乡多远、多久,仍旧改变不了她思念家乡的事实,并且是希望能让儿子回台湾来受教育。

  因为这个认知,祈央终于决定带着儿子回来。

  “小勉乖,在这里等妈咪,妈咪过去拿行李。”祈央在输送带前不远的地方交代儿子。

  沈昱勉乖巧的点头。  

  偌大的机场里,昱勉娇小的个头很快便埋没在行色匆匆的旅客间,如果不仔细留意,根本不会有人察觉到他的存在。

  更别提是向来眼高于顶的韩芯妮了。

  司机因为堵车这会正塞在路上,加上时差还没有调回来,在机场等了半个多钟头的她心情之恶劣可想而知。

  是以,当昱勉不小心撞到她时,立即成了她出气的……一个宣泄出口。

  “摘什么鬼呀!你这小鬼没长眼睛是不是?”

  冷不防被韩芯妮这么一喝,昱勉顿时骇住,只听他怯生生的道歉,“对不起阿姨。”

  心情正差的韩芯妮可没因为昱勉的年纪而有所收敛,“你爸妈难道没有教你走路要看路吗?”

  因为慑于韩芯妮凶恶的口气,昱勉扁着嘴没敢再开口。

  “你那是什么表情?不知道的人还当我欺负你。”韩芯妮像是越念越起劲似的,丝毫不觉得跟个年仅五岁的小孩子计较显得多么恶劣。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