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晓叁 > 没说离婚不能爱 >
二十五


  只不过,她离得开他吗?

  脑海里回想起稍早撞见的那幕,秘书衣衫不整的倚在前夫怀里,两人忘情的耳鬓厮磨,祈央怀疑这样的情景自己还能忍受几回。

  她无法欺骗自己,知道再这样下去自己总有一天一定会彻底崩溃。

  离开成了祈央眼前唯一的道路,不只是单纯的离开婚姻,而是真正的从身陷的纠葛中抽离。

  只有真的离开这里、离开韩冀允,她才不至于崩溃,虽说这样一来将使她痛辙心扉,但,她非这么做不可,既然无法拥有专一的爱,她起码能得到平静,毋需再忍受背叛。

  离开的决定让她想起户头里他让秘书汇人的三千万,稍早她才试图拒绝这笔钱,怎料才一晃眼的工夫竟将其派上用场。

  讽刺的是,为了让自己留在他身边,他给了她这笔钱,而今,她却要用这笔钱离开他。

  这是何等的可笑?只是祈央想笑,却是笑不出来。

  接下来的日子里,祈央果然如韩冀允所希望的,只字不提离婚、不再找工作,只是专心的陪在他身旁。

  一切仿佛又回归到原点,两人重新过着离婚前的生活,韩冀允满意祈央又回到之前那个只属于他的妻子。

  殊不知,她正积极的办理出外手续。

  有鉴于自己这一走,两人也许再无重逢的一天,祈央难得放任自己变得黏人,只为了把握住跟他在一起的最后时光。

  也许,以后她将只能拥抱这些回忆了。

  韩冀允天天接到祈央的电话,希望他下班后能回来陪她一块晚餐。

  对于她的请求,他自是欣然应允。

  除了为心爱的男人洗手做羹汤之外,她也尽情的把握跟他相处的片刻时光,两人浓情蜜意更胜以往。

  今儿个,韩冀允并未接到祈央的电话,但下班后的他仍是准时回家。

  韩冀允一进门,发现屋里头静悄悄没有一丝声响,这让他感到纳闷,不解都这时候了她会上哪去。

  喊了两声,屋里头没有人回应,他于是取出手机拨了祈央的手机。

  电话通了,手机铃声响起,从卧室的方向传出来。

  韩冀允感到费解,走进卧室发现手机就搁在梳妆台上,里头不见祈央的身影,倒是桌上瓶瓶罐罐的保养品全不见了。

  韩冀允心头一凛,快步走了过去,只见手机底下压了张字条,上头写了短短几个字——对不起,我没有办法不离开。

  韩冀允心头一震,下一秒,只见他转身拉开衣橱。

  果不其然,里头除了韩冀允的衣物外,祈央的衣服已全数搬空。

  “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韩冀允惊吼的叫了声。  

  跟着,只见他转身冲出房门漫无目标的追寻祈央的身影。

  六年后

  韩氏企业总裁室里,韩冀允正全心投入工作,时间的洗礼非但无损他的气宇轩昂,反而还更添一股成熟的男人魅力。

  在办公桌的一角摆着一幅相框,里头是祈央的照片,视线不经意扫到,韩冀允的注意力又给拉到上头。

  看着照片里笑吟吟的人儿,他的思绪不觉的陷入回忆之中。

  当年他辗转得知妻子出外的消息时,曾透过各种管道企图找到她,可惜世界之大要找个人谈何容易。

  音讯全无了这些年,如今的她究竟人在何方?

  段立宇一进门,看到的便是好友望着桌上相框发呆的神情。

  不消问,段立宇光是用膝盖想也猜得出来好友的心里在想些什么。

  六年了,他的改变是段立宇始料未及的,也许,该说是任谁也始料未及才对。

  生平头一次,段立宇见识到全然不复理智的好友,便是在祈央离开的那一天。

  他开着车在大街小巷里疯狂的寻人,那样的韩冀允是段立宇所不曾见过的。

  而后,他更是处心积虑的用尽各种管道想找到她,可惜全然无果。

  周遭的人原本以为,祈央的离开对韩冀允所造成的

  影响只是一时的,因为太过突然一时不习惯罢了,毕竟女人之于他从来就不缺。

  然时间证明,他们全料错了。

  这六年来,好友将全部的精力投往到工作中,一改昔日周旋在女人堆里的花心,彻底成了女人的绝缘体。

  这样的转变非但出人意料,也令人感到费解。

  即便是他从前跟祈央在一起的日子里,也不见他收敛在外的行径,照道理说她的离开应该不至于对他造成明显的影响才是。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