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晓叁 > 没说离婚不能爱 >
二十四


  答案是否定的,她只是觉得悲哀,为她自己,为他们之间。

  何况她也不确定自己该气谁,是气他还是气自己?

  毕竟,她之所以会陷入眼前这样难堪的境地,全是导因于她自己的难以自拔。祈央无力的摇摇头。

  韩冀允则玩笑的道:“你该表现的更在乎些。”  

  祈央的嘴角染上一抹涩笑,怀疑自己需要的是如何不在乎才对。

  将祈央的神情看在眼里,韩冀允当她一如过往般,对稍早那幕已经释怀,但,有谁能明白她从来就不是释怀,只是莫可奈何的接受。  

  “怎么会突然想到来找我?”韩冀允问。  

  提起自己的来意,她决定暂时将悲哀搁置到一旁,“你打电话给杂志社?”她要听他亲口证实。

  韩冀允只是理所当然的道:“你可以在韩氏得到任何你想要的工作。”

  依旧让她无力感甚深的答案。  

  终究,他还是没能懂她,又或者,他永远也不会懂她。

  “我以为我们已经讨论过了。”别说是前夫不爱听她提,就是祈央自己也对一再重提两人之间的事感到厌倦。

  “你同意了?”

  同意?祈央怀疑这是他们讨论过的结论。

  “冀允,我知道你想保护我,也许你甚至认为我是你的责任——”

  “你的确是。”韩冀允骄傲的表示,显然他喜欢她这个责任。

  被前夫这么一堵,她到口的话也说不下去了,她怀疑自己能说服的了他。

  “告诉我你想要什么样的工作,回头我让秘书安排。”韩冀允宠溺的道。

  她连忙插口,“冀允,我不想在韩氏工作。”

  韩冀允也不勉强她,“那好吧,你可以去做其他你有兴趣的事。”

  很显然的,他再度误解了祈央的意思。

  “冀允,我不是这个意思。”祈央尝试着要解释,自己只是不想在韩氏底下工作,而非不想工作。

  “钱的事你不用担心,今早我已经让秘书汇三千万到你的户头,如果还有需要只要跟她说一声。”

  听到他汇钱给自己,祈央有说不出的诧异,“冀允,我们已经说好,我不拿你的钱。”当初离婚时她已经说的很清楚了。

  她的拒绝再次引来他的不满,“又来了,你不住我的房子、不拿我的钱、不让我养你,硬是坚持要跟我划清界限。”语气里透着控诉。

  “冀允,我没有要跟你划清界限。”她只是想重新开始,将自己从这般的窘境中解救出来罢了。

  “那就让我养你,别老把离婚、工作挂在嘴边,只要待在我身边。”韩冀允搂着她。

  “可是冀允——”

  “或者你希望我吻你?”韩冀允语出要胁。

  总是这样,每回两人只要意见相左,他便霸道的要以吻封住她的抗议,而无奈的是,她对他的吻总是无力抗拒。

  明白两人之间无法更进一步的再做沟通,她只得选择沉默。

  而她的顺服让韩冀允满意,他愉悦的低头吻她。

  走在路上,祈央一脸茫然。

  原本,韩冀允留祈央在韩氏陪他中午一块午餐。

  但是祈央拒绝了,借口要到百货公司逛逛。

  事实是,她需要独自一个人好好的想一想,想想仅只维持了两年的婚姻,想想这一阵子离婚后的生活,想想自己跟韩冀允之间……

  只不过越是想的深入,祈央心中的无力感越是沉重。

  虽然她深爱着韩冀允,却又明白自己无法成为他的唯一,而不得不忍痛结束两人的婚姻。

  原以为离婚能让自己获得解脱,结果却只证明她的天真,她依然没能离开他,也依然无法独占他。

  不论是交往之初、结婚的两年里、甚至是离婚后的这些日子,她的生活重心始终绕着他打转。

  说到底,问题的症结其实是出在她自己身上,是她离不开他。

  然而,祈央心里头比任何人都清楚,只要自己一天不离开,便一天不得解脱。

  离开的决定揪疼了祈央的心,让她忍不住落泪。

  迎面走过的行人都在偷觑她,但她不在乎,因为她的痛需要靠泪水来宣泄。

  不能……不能再继续这样下去……祈央在心里头告诉自己。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