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晓叁 > 没说离婚不能爱 >
二十三


  “别低估了你自己。”甘康霖说这话时,眼里毫不掩饰对她的欣赏。

  祈央看的出来,他是个很有决心的男人,这让她在感谢他的抬爱之余,多少也觉得头疼。

  为了不想耽误他,祈央于是道:“你不应该把时间浪费在一个心有所属的女人身上。”

  这下子,甘康霖就是再有决心也听得出来,自己是真的没有半点机会了。

  见他露出苦笑,祈央只能回他一抹歉然。

  半晌,“还是朋友?”甘康霖重新振作。

  “还是朋友。”知道他是真的想开了,祈央回以真诚。

  两人相视的笑了开来,友谊在笑容中滋长。

  走出杂志社,没有一丝的犹豫,祈央拦了辆计程车直抵韩氏企业大楼。

  这回祈央十分清楚,他们真的必须要彻彻底底的谈个仔细才行,否则她永远也无法重新开始。

  除了结婚之初来过几次,大楼里几乎没人识得祈央的身份。

  柜台小姐见到祈央走进来时,原想开口询问她的来意,但在瞧清楚她的脸庞后,所有公式化的询问全止住。

  没错,之前她们也许是真的不认得祈央,但是经过昨天,只要是看过报纸的人想必都能一眼认出她的身份。

  只见两名柜如小姐旋即起身,客气的跟祈央打招呼。

  虽说她已经不是韩氏的总裁夫人,但是单就报纸披露韩冀允为了她抛下所有宾客一事,两名柜台小姐便没敢怠慢。

  因为这样,祈央得以通行无阻的直上顶楼。

  韩冀允的秘书不在位置上,事实上,此时的她也没有心情等秘书代为通报。

  祈央直接走向总裁室,一把推开眼前的那道门。

  冷不防的,里头的景象当场叫祈央愣住,怎地也没料到会撞见这样一幕。

  当下祈央终于明白,何以上班时间秘书会不在位置上,因为她这会正坐在韩冀允腿上,热情的亲吻他。

  一瞬间,祈央脑海里再次闪过自己长久以来的认知他或许爱她,却永远不可能只属于她。

  杵在门口,祈央脸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

  没有丝毫的愤怒,事实上祈央怀疑自己还懂得愤怒,一股深沉的悲哀自她心底泛滥开来。

  反而是前一秒还跟秘书耳鬓厮磨的韩冀允,乍见她的出现全然不见一丝心慌,只是如同过往一般露出笑容。

  撇下秘书,他起身向祈央迎了过来。

  又一次的,韩冀允以行动向祈央证明,除了她以外,其余的女人对他而言都只是逢场作戏不具任何意义。

  虽然早认清楚这点,她却并未因此而习惯,心底的悲哀只是更加深沉。

  也许,祈央悲哀的并不是前夫的一再背叛,而是她自己。

  悲哀她总在前夫撇下别的女人迎向自己的瞬间,无可避免的感到窃喜,只因为那意味着自己才是他真正在乎的女人。

  “怎么来啦?”韩冀允来到祈央身边,心情愉悦的将她往总裁室里带。

  祈央看的出来,自己无预警的出现令秘书慌了手脚。

  只不过秘书的反应全然不在他眼里,只是冷冷的交代,“帮我把所有的行程全部挪开,接下来的时间不许任何人进来打扰。”公式化的口吻仿佛稍早的耳鬓厮磨全然不曾存在过。

  同样身为女人,祈央忍不住为那位秘书感到悲哀,只不过对方显然不希罕她的同情,退出去前,祈央在她眼里捕捉到一闪而逝的妒意。

  她嫉妒自己。

  也许该说是韩冀允身旁的女人全都嫉妒自己,恨不得变成她吧!

  可笑的是,她们哪里知道她却得嫉妒她们每一个,嫉妒到为了摆脱这一切,甚至不得不离开自己心爱的男人。

  “生气了?”见她不语,韩冀允问,语气里没有心虚或受到打搅的不悦。

  生气?祈央自问,她是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