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晓叁 > 没说离婚不能爱 >
十六


  不过对现在的她来说,他相不相信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从今尔后自己再也毋需在意韩家人的观感。

  而就在她打算开口告辞之际,韩兆元竟语带提点道:“如果我是你,就不会明知陷阱却还傻的往里头跳。”

  小妹指名要她来采访,韩兆元多少已猜出,这其中想必隐藏着某种计谋,目的就是要她彻底对兄长死心。

  换做以前,韩兆元尽管未曾参与母亲与小妹的心机与小动作频频,却也乐观其成,可现在,他竟会开口提点她,连他自己也觉得意外。

  或许,在他心里终于承认,过去看错了她。

  而另一方面,早在来之前,祈央也猜到韩芯妮必是不怀好意,只不过她没料到韩兆元会提醒她。

  两年来他一直瞧不起她,如今她选择离开了,他反倒释出善意,的确是颇为讽刺。

  但,尽管如此,韩兆元迟来的善意仍是让祈央欣慰,“我知道。”

  看的出来,韩兆元对她的回答感到不以为然,显然认为她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行为十分愚蠢。  

  祈央嘴角扬起一抹淡笑,“有时候越是想要逃避反而越避不掉,还不如坦然面对。”  

  乍闻眼前这个还比自己小上一岁的前任大嫂说出这番见解,韩兆元有一度以为,也许她非但不拜金,甚至还比时下女人多了分坦荡。  

  这瞬间,韩兆元仿佛明白,何以她虽然算不出色,却能吸引兄长的原因了。  

  “大哥今晚的女伴是妈中意的媳妇人选。”韩兆元无预警的又道。  

  冷不防听到这话,祈央先是一怔,眉宇间不自觉流露出一丝落寞。

  不可否认的,韩兆元这话带有试探的意味,而从她的神情并不难看出,她对兄长依然有情。

  这让韩兆元感到费解,既然如此,她为何要提出离婚?

  “你会主动提出离婚让我感到意外。”

  还来不及收敛神伤的祈央听到他的话,怔愣了下。

  她原以为他该跟韩芯妮,甚至是绝大多数的人一样,认定自己是被抛弃的一方才对,毕竟韩冀允在各方面都这比自己出色。

  “也许我是被你大哥休离的。”她说着反话。

  “你是吗?”韩兆元的表情透着了然。

  祈央没有回答,反正那都已经不重要了。

  倒是前夫的女伴,能够让韩母中意,家世背景必是能与韩家相当,样貌自然也是上上之选,祈央心想。

  由于过于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祈央并未注意到心里的苦涩已不自觉的显露在脸上。

  窥出她心思的韩兆元主动告知,“对方是尚氏企业的千金,不论在外貌跟背景上都足以跟大哥匹配。”

  他之所以不带顾忌的直言,乃是因为想要知道祈央听到这话的反应,因为不可否认的,此刻的他对她颇感好奇。

  “也应该是这样的吧!”祈央淡淡的回了句。好不容易自己这瑕疵品终于离开了,韩母当然会替儿子挑个足以匹配的女人。

  “就这样?”韩兆元掩不住意外。

  “否则呢?”好笑的看着他的反应,她或许难过,却不至于不自量力的想跟对方一较高下。

  韩兆元没有回答,或许该说是祈央的反应完全不在他的预料,以致他一时忘了该如何回答。

  这时,宾客间响起一阵掌声。

  祈央循着掌声望去,不意外的在人群中央寻到了那出色的身影,任何时候,只要有他在的地方总少不了掌声。

  “抱歉,我得去工作了。”说完,她不疾不徐的迈开步伐离去。

  韩兆元实在不明白,照道理来说,她应该已经看到兄长身旁艳冠群芳的尚燕瑶才是,然她脸上的神情却出奇的平静,未曾流露出一丝的妒意。

  韩兆元忍不住要怀疑,这个曾经是自己大嫂的女人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

  然而,她所不知道的是,祈央的确是看到了尚燕瑶,也明白了自己被远远给比了下去,只不过,那又如何?反正她早已经习惯。

  长久以来祈央始终清楚,韩冀允身旁的那些女人有多动人,她们在外在条件上远胜自己一筹是不争的事实,尽管自己难过却也无力改变,她只能要求自己调整心态,从自卑自怜中跳脱出来。

  大厅中央,韩冀允春风满面的搂着尚燕瑶,俊逸的神采令在场的女性宾客情迷意乱。

  隐藏在人群之中的祈央尽管心里难受,仍努力维持表面的平静。

  值得庆幸的是,她至少不需要开口发问,因为在场多的是抢着发问的女记者。

  “韩先生,听说您离婚了,请问是真的吗?”某家报社的记者首先提出了询问。

  很显然的,像韩冀允这样一个卓尔不凡的男人,他的婚姻状态是在场所有女性最感兴趣的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