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晓叁 > 没说离婚不能爱 >
十五


  穿着一袭紫色礼服,祈央难得盛装赴宴,尽管如此,身处在一票花枝招展的美女中,仍使她显得朴素。

  虽说早在来之前祈央便已预料到晚宴的宾客不在少数,但是这会真亲眼见到宾客云集的景象,仍是令她忍不住的感到紧张。

  为了缓和心里的紧张,祈央替自己找了个较不引人注意的角落,只不过她没料到这里已经有人了。

  直听到男女的调情声,祈央才意识到自己打搅了什么,正想离开却有一个男生叫了住。  

  “等等!”

  女人娇嗲的抗议声随之传来,“元,你喊她做什么?就让她走嘛!”  

  唤作元的男人要女伴先离开一会,女子的不情愿从经过祈央身旁时瞪她的那一眼便可以得知。

  当男人从阴影处走出来,祈央才认出,对方竟是她的小叔——韩兆元。

  不!应该说是前任小叔才对。

  “好久不见。”即便觉得意外跟不自在,祈央还是尽可能得体的打招呼。

  可笑的是,祈央发现这句话已经成为她跟韩家人见面时的标准问候语,因为他们之间的确少有交集。

  韩兆元是个知名的服装设计师,对自己穿着甚为讲究的他,不论何时看起来都有属于他独特的品味。

  跟前夫一样,他们兄弟俩都有着同样为女人所倾倒的俊容,不同的是,比起韩冀允的意气风发,韩兆元则要显得更潇洒不羁。

  兄弟两人是不同的典型,却同样吸引女人的目光。

  印象中,韩兆元对她亦无好感,认为她高攀了他的兄长,是以,这会听到他开口喊自己,祈央是意外的。

  的确,韩兆元是认为祈央配不起兄长,只不过对于兄长的选择他也无法干涉。

  所以,在兄长结婚的这两年里,韩兆元鲜少与祈央接触,两人见面的次数可说是屈指可数。

  可如今,乍闻两人离婚的消息时,韩兆元也不免感到意外。

  在他以为,祈央是个嗜钱的女人,才能对兄长在外的行为忍气吞声,而既是如此,又怎会如此轻易离婚?

  他也许不明白在绯闻不断的兄长心中,究竟将祈央置于何种地位,但是他看得出来,兄长对她的态度始终不曾变过,依旧疼爱如昔。

  是以,离婚绝对不可能是兄长提出来的。

  这让韩兆元对祈央主动提出离婚一事,多少感到好奇,因而暗暗在留意。

  他原本以为她是因为终于受不了兄长在外头拈花惹草,所以决定离婚以换取大笔的赡养费。

  然而,根据他的侧面了解,她非但未从韩家取走一分一毫,甚至还拒绝兄长提供任何形式的金钱援助。

  韩兆元得承认,这样的结果让他有些不敢置信。

  毕竟,此举完全不符合他长久以来对她的认知——一个嗜钱的女人。

  可事实摆在眼前,由不得韩兆元不相信。

  所以,刚才瞥见祈央出现时他才会忍不住唤住她,而非像以前那样对她视而不见。

  而且今韩兆元感到怀疑的是,“你在这里做什么?”

  在兄长结婚之初,韩兆元原本以为以她孤儿的背景,好不容易嫁人豪门,定会积极的想打入上流社会。

  可两年下来,除了韩家无可避免的家族聚会外,她从不出席任何公众的聚会,这是韩兆元至今仍对她感到费解的地方。

  但在她跟兄长离婚后的此刻,竟会出现在韩氏的晚宴,这也难怪他会对她的到来存疑。

  尽管他的语气算不上礼貌,祈央还是坦白以告,“我上班的杂志社接到芯妮的电话,指名要我来采访韩氏的晚宴。”

  韩兆元一听立即挑了眉,不免怀疑起一向不欢迎祈央的小妹主动指名要她来的动机。

  长久以来,小妹跟母亲总恨不得隐瞒所有人出身卑微的她跟韩家的关系,如今居然会主动致电杂志社,其中的缘由如何能不引人疑窦?

  “我还以为你讨厌参加晚宴。”韩兆元语出嘲弄,一时片刻间仍改不过来对祈央的态度。

  “我是不喜欢,但总得养活自己。”早已习惯韩家人对她的说话方式,她仍以不卑不亢的语气回答。

  即便已经知晓她没有拿韩家半毛钱,他仍故意道:“只要你开口,我想大哥不会拒绝。”

  “我说过,我嫁给冀允不是为了韩家的一分一毫。”她重申,虽说韩家人向来不信。

  意外的,韩兆元这回并未像以往那般更进一步的大肆嘲弄,祈央不确定这是否意味他相信她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