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晓叁 > 没说离婚不能爱 >
十四


  一旁的韩芯妮见到母亲挂上电话,好奇的询问:“怎么回事?哥今晚不回来啦?”

  韩母像只斗败的母鸡难掩丧气,“他住在沈祈央那里,不回来睡了。”

  “沈祈央?!”韩芯妮诧异,“他们不是已经离婚了吗?”

  提起这个韩母又忍不住懊恼,“是啊,好不容易盼到你大哥跟那女人离婚,怎么这会又搅和在一块?”

  “刚刚电话里,你说大哥最近一直都住在沈祈央那里?”

  “可不是,这……怎么会这样?”韩母在懊恼之余也给搞糊涂了。

  母亲的证实让韩芯妮也气了,“我明明已经警告那女人,要她离大哥远一些,不许她再跟大哥纠缠不清。”

  “那现在怎么办?总不能由着他们继续这样下去。”韩母询问女儿的意见。

  “当然不行,大哥好不容易才离了婚,说什么也不能由着那女人继续巴着大哥不放。”韩芯妮说道,决定要想个办法让祈央知难而退。

 
  听到主编找自己,祈央有些讶异,毕竟她不过是个新进人员罢了。

  尤其当得知主编要自己去采访的人物时,祈央更诧异了。

  “要我去采访韩氏的晚宴?!”

  “有什么问题吗?”主编的语气听来相当和善。

  何止是有问题,问题可大的了!

  一直以来,祈央从未出席过任何韩氏所举办的宴会,一方面除了韩家人的排挤,主要也是因为她喜欢低调。

  更何况,她也不希望看到一大票美艳的女人绕着韩冀允打转,尤其自己的条件又比那些女人逊色。

  跟那样一票美女相比,除了叫她自惭形秽外,更有着深深的挫折,提醒她配不上俊逸出众的他。

  “可是我才刚进杂志社没多久。”祈央借口推辞,压根无意跟韩氏有任何的接触。

  “从你这些天来的表现,我相信你绝对没问题的。”

  对于这类戴高帽的话,祈央可不会傻的去相信。

  “主编,杂志社里应该有比我更适合的人选。”她婉转的提议。

  关于这点主编自然也明白,只不过,“老实说,以我们杂志社现今的规模,如果不是有什么难得的机缘,想要采访到韩氏企业实在不太可能,更别提是受邀采访了。”

  祈央或许不是顶聪明,但起码还听得出主编话里的含意,“主编是说,采访的事是韩氏主动提出的?”

  “韩小姐亲自来电,指名要由你来采访。”主编也不打算隐瞒了。

  指名她?“主编说的韩小姐是……”尽管心里约略有谱,但祈央仍不太相信。

  “韩氏企业的千金,韩芯妮。”主编回答,跟着语出试探,“我说祈央啊,你跟韩小姐是不是认识?”要不是接到韩芯妮的来电,还不知道杂志社的新进人员大有来头,居然跟韩氏千金有交情。

  韩芯妮?真的是她!  

  问题是,这怎么可能?  

  一直以来,韩家人总认为她的出身配不上韩家,上不了台面,如今怎会主动提出要她采访的事?

  何况上回在百货公司遇到韩芯妮时,她才警告过自己,不许用韩氏的名义在外头招摇撞骗,怎么主动来电让人知晓两人认识?

  “韩氏千金?我怎么会认识呢?”尽管心里百思不得其解,祈央还是本着一贯的低调,装傻隐瞒自己的身份。

  主编看着她的神情仍有怀疑。

  于是祈央更进一步的洋装纳闷,“她为什么会指名要我采访呢?我明明才刚进杂志社没多久啊。”

  见祈央似乎是真的不明白,主编也无意再探究,眼前比较重要的是把握这个难得的机会。

  “姑且不论韩小姐为什么会找上你,这可是相当难得的机会,祈央,你可得要好好的努力。”主编委以重任。

  “可是主编……”祈央正要拒绝,见主编面露狐疑才又连忙改口,“我从来没有真正出任采访,第一回采访就得面对韩氏这样的大新闻,我担心自己能力不足,能否请你考虑换人?”

  明白祈央原来是没信心,主编脸上的疑虑才褪去,同时鼓励道:“我说过,从你这几天的表现来看绝对能胜任,总之采访韩氏的事就交给你了。”

  就这样,在主编的坚持下,祈央全然没有半点拒绝的机会,一切已成定局。

  祈央带着忧虑走出主编室。

  摄影师甘康霖带着笑脸迎向祈央,“怎么?看你的表情像发生了什么事。”

  祈央苦笑的摇丁摇头,无法对旁人言明自己遭逢的处境。

  “是主编跟你说了什么吗?”甘康霖语出关心。

  “主编让我去采访韩氏的晚宴。”

  身为媒体人,甘康霖自然知道韩氏是何等的企业,“看来主编相当欣赏你的能力。”

  他的话听在祈央耳里更是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

  察觉到祈央脸上没有一丝喜色,反而还眉头深锁,甘康霖关切的问:“怎么?有困难吗?”

  不想叫人察觉,祈央连忙掩饰,“其实也没什么,只是担心头一遭采访就碰上这么大的企业,自己要是搞砸了……”

  听出祈央只是缺乏信心,甘康霖微笑的安抚她,“放心吧,你没问题的。”

  打从祈央进杂志社这些天来,虽然她一直很低调,却反而让甘康霖更注意到她。

  他发现在同事间的相处方面,祈央多半扮演聆听者的角色,展现充分的耐心,分内的工作也总是默默的独自完成,相当具有责任感。

  看在甘康霖眼里,对她有着绝对的欣赏,相信以她的性情跟工作态度一定能应付的来。

  见他们全对自己这么有信心,祈央实在不知道是该感激他们对自己的信心,还是该懊恼他们对自己太过有信心。

  “希望如此。”祈央只能这么说。

  “别担心,真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可以来问我。”甘康霖脸上的神情说明他很乐意帮忙。

  “谢谢你。”面对甘康霖的善意,祈央只能礼貌的道谢,她心里头清楚,自己的难处谁也帮不上忙。

  “真要谢我,就请我吃顿饭吧!”甘康霖趁机提出。 

  “噫?”她感到有些意外。  

  甘康霖玩笑似的以退为进、“如果你是担心我的食量会吃垮你的荷包,我会节制的。”  

  “怎么会?”他这么一说,祈央反倒不好拒绝的,算是答应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