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晓叁 > 记忆缺了角 >
三十九


  之后,车里头再没有任何对话,卉敏却因为刚才在他脸上捕捉到的那抹笑意而犹疑不定,甚至回头想起他刚才说的话——

  在这个家里背景就是一切,要是没有后台,嫁进来会很辛苦。

  突然之间她不再能确定,他说那句话真的是为了要吓唬自己?还是……

  是在提醒她?

  看出她脸上的犹疑,毕国华眼里流露出无声的笑意,料想自己这回的决定应该是不会再有错了。

  没等卉敏弄清楚他话里的意思,轿车在这时停了下来。

  卉敏正要往车外查看时,突然听到他又冒出一句——

  “是不是真能吃苦,要等以后才知道。”

  “什么?”

  “下车吧!”

  “可是——”

  “老刘,下去开车门。”

  想再问个明白的卉敏只得打住。“不用麻烦了,我自己下去就可以了。”她带着疑惑推开车门。

  站在路边看着轿车开走,她心里的疑惑却不断扩大,等到回神一看,才发现自己正站在毕崇琰的事务所楼下。

  顿时,再回望着轿车离去的方向,她更弄不清楚这位长辈的意思了。

  办公室里,毕崇琰因为卉敏的事,一整个早上都没能静下心来,后悔应该要陪着一块去医院才对。

  也是这样挂心的情绪,才终于让他体认到什么叫感情。

  过去因为父母兄姊的情况,他一直把男女间的交往,当成是两个门户相当的男女共同生儿育女。

  到如今他才深刻体认,现实的世界里确实是有感情存在,因为他终于遇到。

  又或者,该说是早在国三那年爱神就已经向他敲门,只是他迟迟到现在才打开心扉罢了。

  但是不管如何,既然确定了爱情的存在,他便没打算放手。

  办公室的门在这时被打开,见到卉敏进来,他随即搁下手边的公事离开办公桌。

  “怎么样?爷爷跟你说了什么?”

  对于毕崇琰的追问,她不是很确定该怎么回答,因为脑袋里还打着结。

  他以为她受到打击,连忙道:“不管爷爷说什么,你都不需要放在心上。”

  可以不放在心上吗?

  她不确定自己做不做得到,因为那些话实在是太奇怪了。

  她径自转述今天的对话。“他说你奶奶是大财主的独生女,你妈娘家也是政治世家,你姊夫是企业大老板,你哥交往的对象也有背景,要是没有背景嫁进你家会很辛苦。”

  早预期到爷爷会这么说的毕崇琰正要叫她毋需理会,却因她末了那句话而打住,因为爷爷说的是事实。

  毕崇琰不得不问:“你怕辛苦吗?”

  看出他眉宇间的心疼,卉敏笑着回答,“我说我很能吃苦。”

  他楞了下,跟着才笑开。“爷爷应该气坏了吧?”

  她摇头。“没有,好像还看到他笑了。”

  “笑了?”毕崇琰怀疑。

  “我也不是很确定。”

  他不禁感到奇怪,不管卉敏有没有看错,爷爷的反应都过于平静。

  因为想不明白,他进一步问:“爷爷还有说什么吗?”

  “说吃不吃得了苦,要等以后才知道。”卉敏说出临下车前的那一句话。

  以后?嫁进来……以后?!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