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晓叁 > 记忆缺了角 >
三十八


  突然听到他说话的卉敏吓了一跳,更没想到他居然跟她聊起已经过世的老婆。

  不过由于他严肃的语气依旧,加上卉敏也不确定他想说什么,因而只是沉默地聆听。

  “崇琰的妈妈虽然没什么能力,不过娘家的父亲是我以前的同僚。”

  不需要进一步解释,她也已经清楚,那就是同样出身政治世家喽!

  虽然说才是刚开始,她已依稀猜到他想说什么。

  毕国华的话还继续着,“崇琰的姊姊嫁的虽然是生意人,但是背景跟社会地位也算不错。”

  堂堂宋氏企业这种豪门背景只算不错?她怀疑他也未免过于谦虚了。

  “崇民虽然还没有结婚,不过交往的对象看来也不会差到哪去。”

  她怎会听不出来话中的意思,如果按照他的说法,毕家上下眼光最差的恐怕要属毕崇琰,挑上自己这个没有任何家世背景的平凡女人。

  司机在这时把车开来,打断了毕国华没说完的话。

  见司机下车绕过来帮他们开车门,卉敏本能的又伸手去扶他,只是她才搭上他的手,跟着便想起稍早下车时的情形,顿时有点进退两难。

  然而这回,他并没有回过脸来睨她。当他是因为没有察觉,原本要收回手的卉敏顺势扶他上车。

  卉敏跟他坐在后座里,预期他应该会接着把话说完,让她知难而退放弃毕崇琰。

  毕国华活到这把年纪,自然也看得出来卉敏在想什么,只是这并不是他说那些话的用意。

  长久以来,他一直很重视门户之见,因为跟过世的太太门当户对,彼此观念相近,夫妻俩的感情一直很好。

  所以在他的观念里,才会把门户之见看得如此重视。

  之后儿子的婚姻、孙女的结婚对象,以致长孙的交往都是这样。

  如果没有意外,他原以为第二个孙子也会是这样。

  只是这些年将儿子媳妇的吵吵闹闹、孙女三天两头跟孙婿闹意见回来,以及长孙的交往情况看在眼里,他也不免要怀疑自己的想法是不是错了?

  直到昨晚,孙子突然带了背景完全不相配的女人回来。

  他心里正感到意外,跟着又认出在医院门口跟这女孩碰过一面,因为当时对她的良好印象,而决定暂时先观察再说,所以昨晚他才会什么也没说,甚至还留她住下来。

  迟迟等不到毕国华再开口,卉敏心里正怀疑,才终于又听到他接着说话。

  “原本我以为崇琰结婚的对象也会是这样。”

  早料到他会这么说,她只能跟他说声抱歉,让他失望了。

  “直到昨晚他带你回来。”

  终于被点名的卉敏知道,就快要到摊牌的时候了。

  “崇琰似乎因为你改变了想法。”

  毕国华到此打住,明显是要听她回答,让卉敏无法再继续装聋作哑。

  清楚不可能改变他的想法,她直接表明立场道:“他是不是改变我不清楚,但是如果他决定继续,我也不会放弃他。”

  预期他听完应该会很生气,结果他只是看着自己没说什么,叫她不禁感到诧异。

  跟着,才听到他又说起,“在这个家里背景就是一切,要是没有后台,嫁进来会很辛苦。”

  乍听到这话,卉敏直觉毕国华是想要吓唬她,让她知难而退。

  “再辛苦也比不上你们看我刺目。”她脱口嘀咕。

  “说什么?”

  卉敏连忙改口,“说我很能吃苦!”

  说的虽然是真心话,不过她猜想他应该会当自己是故意激他。

  然而,让她瞠目的事情发生了,毕国华原本严肃的神情似乎露出了笑意。

  一瞬间,卉敏还以为是自己眼花,正想再看个仔细时,却对上他正色的目光,让她意识到自己忘形,连忙收回探究的视线。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