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晓叁 > 记忆缺了角 >
三十


  而她既然认定自己有女朋友,却又同意让他接送,这其中所代表的含意……

  担心被毕崇琰瞧出自己的心意,卉敏下意识地规避他的视线。

  此举让他脸上有了笑意,更加确信了自己的猜测。

  被瞧得不自在,她手指着窗外想要离开。“我上班要迟到了……”

  毕崇琰看了窗外一眼,拉回视线道:“不急。”

  卉敏还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就见他的脸在自己眼前放大,两人的唇在她瞠大眼的瞬间紧密地贴合在一块。

  这一刻,她就是再迟钝,也明白了他心里的想法。

  感情的事常只是一线之隔,跨过去后即步入坦途。

  虽然说在那之后彼此都没有提过什么,可两人之间的关系似乎就这么定了。

  而卉敏对于两人的过去也不免好奇起来,毕竟初恋对任何女人来说都是珍贵的回忆,即便对交往过的事情不复记忆,她遗是希望能从毕崇琰口中了解经过。

  因此这会趁着两人一块吃饭时,她没有预警地问起以前的事。

  “我们为什么会交往?”

  毕崇琰因为她的话而抬起脸来。

  接触到他疑惑的眼神,卉敏反倒有些不好意思。“我是说……以前我们为什么会在一起?”

  毕崇琰没想到她会问起以前的事。“为什么突然想知道?”

  她语带迟疑道:“因为以我们的背景跟成长环境,实在不太可能会认识。”

  对于这个问题毕崇琰倒能轻易解答,“高中之前因为我爸工作的关系,所以我才会到南部念书。”

  卉敏接着想起在桌子底下发现的那张照片,他身上穿的制服跟自己并不是同一所国中。“可是我们好像不是念同一所国中?”

  “看来你还记得自己念的是女校。”他的语气里不无调侃的味道。

  “那要怎么开始?”总得要有一方主动才能交往。

  虽然说两人其实没真正交往过,但如果要说开始也不是没有,于是他含糊的说:“我们认识之后,你一直特地等我搭同一班公车。”

  “什么?”

  很显然,他的回答跟卉敏原先预期有很大的出入。

  他能理解她的讶异,现在回想起来,当时她穿着女校制服每天来等自己放学,确实是需要很大的勇气。

  只是那时自己因为同学的玩笑,心里对她只感到困扰,根本就没能去注意她对自己的心意。

  尽管对这个事实感到意外,但是因为清楚毕崇琰认真的个性,她知道他不是在诓自己。

  换言之,两人之所以会在一起,是因为自己采取主动的关系。想到这里,她就忍不住羞窘。

  将卉敏的反应看在眼里,毕崇琰不觉扬起嘴角。“为什么不说话?”

  虽然再问下去也只是没面子,但她心里对后续的发展仍有期待,她才勉强按下心里的困窘,正色道:“所以是我主动缠着你?”

  “不能说缠,只是等我一块搭公车。”毕崇琰替她缓颊,不想她太尴尬。

  要是这么简单,两人要如何开始交往?

  “就这样?”她料想他是在替自己保留面子。

  卉敏的质疑让他不禁回忆起那时。“虽然你没有试过要接近我,不过你的行为却引起我周围同学的注意。”

  “是吗?”好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