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晓叁 > 记忆缺了角 >
二十四


  卉敏被毕崇琰的眼神望得不自在,想找话题缓和气氛,于是想起刚才提到的钢笔。

  “那支钢笔我还留着,要不要看?”接着也不等他回答,她就转身走开,“等我一下,我去拿。”

  明白卉敏只是在找借口离开自己的视线,毕崇琰并没有拦她。

  房间里,卉敏才带上门,便按捺不住重重吐了口气,让心里的紧张全写到脸上。

  望着带上的房门,毕崇琰心中的冲击亦未完全平复。想到她早已忘了自己,他便无法挥除心底的失落。

  当她重新回到客厅时,手上就拿着自己一直妥善保存的那支钢笔。

  调整好心情的她像是刻意淡化刚才的事,佯装轻快地漾着笑容道:“就是这支钢笔。”

  毕崇琰接了过来,以为经过这么多年应该是很旧了才对,不意却像全新刚买来似的。

  看出他的疑虑,卉敏不好意思的解释,“虽然不知道一开始是为什么买它,还是忍不住把它留下来了。”

  即使失去了对他的记忆,潜意识里却依然珍视着要送他的礼物,这份执着叫他如何能无动于衷。抓着手上的钢笔,理该觉得轻盈,心情却莫名的沉重。

  明明不觉得自己说了什么,卉敏却觉得他的眼神灼热,原想转移气氛的她被瞧得不自在。“我拿回去放好了。”

  就在她要抽走钢笔时,毕崇琰下意识地握住。

  卉敏顿时诧异地看着他。

  一瞬间,手中的钢笔之于毕崇琰,仿佛就像发生车祸的她,差点就要在他的生命里失去。

  “即将失去”的这层体认,让他决定不再放手。“不用了。”

  “嗯?”

  “既然是要送我的礼物,我就直接收下了。”

  “什么?”她怀疑自己什么时候说要送他了?

  将卉敏诧异的神情看在眼里,毕崇琰不觉有了笑意。“这支钢笔是你原本打算送我的礼物。”

  “什么?!”她再也按捺不住,惊讶全写到脸上。

  “寄放了这么久,也该拿回来了。”

  毕崇琰将钢笔插到胸前的口袋里,看得卉敏一楞,也无法当他是在开玩笑。

  “你说……寄放?”

  他决定让当年才响起前奏便戛然而止的恋曲,在十一年后的今天重新接续下去,而这次,他绝不再任她孤掌难鸣。

  “你发生车祸那天是我的毕业典礼。”

  “什么?!”

  “不过你并没有出现。”当时他竟还因为她的缺席感到庆幸,完全不知那时的她正承受着多大的痛苦与折磨。

  尽管难以置信,但是从毕崇琰认真的神情,卉敏知道他说的都是真的。

  “那我为什么要送你钢笔?”

  虽然他可以轻易向她说明,但是他却不想告诉她,自己那时对她感到不耐烦跟困扰。

  他将问题丢回给卉敏,“你以为是为什么?”

  “我……”

  女孩子送男孩子礼物,而且还是在毕业典礼,她怀疑还会是为了什么?

  很显然的,这个男孩子对她具有特殊意义。

  跟着,她想起压在老家桌子底下的那张照片。“这么说那张照片里的男生真的是你?”

  照片?毕崇琰心里打了个突。

  “上次我回家在整理房间的时候,发现一张你学生时代的照片。”

  虽然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被拍照,但是以那时的情况,照片里的人应该是他没错。“对,那是我国三时的照片。”

  情况再明显不过,自己为他买了毕业礼物,他又说那天没等到自己出现……

  呼之欲出的答案让她几乎不敢相信,“你是说……我们在交往?”

  对于这样的结论卉敏自己都觉得不可能,但他却没有否认。

  见到毕崇琰形同默认,她顿时更感错愕。

  他甚至自然的接续道:“不过那天之后你再也没有出现,直到在计程车上又遇见。”

  这么说,他打一开始就认出她了?

  她不觉想起重逢以来两人之间所发生的种种……

  你可以回去了。

  你再怎么做也只是浪费时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