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晓叁 > 记忆缺了角 >
十九


  毕静雯沉默了几秒,才对小米确认,“你说家庭救助照护协会?”

  “对。”小米不清楚她再三确认的用意,只能老实回答。

  日本料理店的包厢内,卉敏跟毕崇琰对坐用餐。

  虽然说两人是一块吃饭,但是从坐下来开始,毕崇琰压根不曾说过一句话,就是在来的这一路上,他也只是专注地开着车。

  将他的沉默看在眼里,卉敏禁不住要怀疑他稍早的邀约,应该只是礼貌性随口问问,不料自己非但当真还答应了,这让她后悔起自己的草率。

  问题是人已经坐在这里,后悔也已经来不及,为了打破尴尬的沉默,她试着想找话题。

  只是两人实在说不上什么交情,话题有限的情况下,又不方便在吃饭的时间谈公事。

  就在她绞尽脑汁想找话题时,脑海里突然想起前天在电视上看到的新闻。“呃……那天我在电视上正好看到你爸妈。”

  毕崇琰抬起脸看她,脸上的神情让人捉摸不定。

  “他们在帮你哥助选,感情看来很好。”她预期毕崇琰应该会因为玩笑被识破而笑一笑。

  正为找到话题而欣喜的卉敏哪里会知道,她选了个极差的话题。

  等不到他接话,又见他只是看着自己,她才慢半拍的想起他好像不爱谈私人的事。

  就在卉敏尴尬不知道要如何接下去时,只听到毕崇琰冒出一句,“不然你以为帮儿子站台也要吵得面红耳赤?”

  语气虽然没有明显起伏,却让卉敏顿时哑住。

  的确,夫妻俩就算再怎么不合,帮儿子站台总不能表现出来,否则如何还能拉得到票?

  换言之,他父母要离婚的事情并不是在开玩笑。

  想到这里她更加尴尬,暗骂自己哪壶不开提哪壶。

  接下来的时间里,卉敏只是沉默地用着餐,担心自己再说错话。

  好不容易终于挨到吃完饭,就在她期待要结束饭局时,侍者推开包厢的门送来了清酒。

  侍者离开后,她看毕崇琰径自拿起酒瓶要倒酒,显然不急着离开。

  她告诉自己要有自知之明,既然人家根本不是有心邀约,再待下去搞不好要被误会是在等他接送,她还是识相的告辞比较好。

  “呃……我先回去了。”她没有说明理由,彼此应该心照不宣。

  她说完就要支着桌面起身,料想毕崇琰应该也不会挽留自己。

  “别走!”

  他突然拉住她的手,让她顿时一阵诧异。

  “就当是坐下来一块喝杯酒。”

  尽管这会没有心思跟人聊自己的心事,他仍希望面前能有个人,这或许就是自己突然对她提出邀约的原因。

  意外被拉住的卉敏以为毕崇琰会再说什么,但是并没有。

  不过他的挽留也让她知道,自己并不是不受欢迎,于是她重新坐下。

  然而说是坐下来一块喝杯酒,毕崇琰却没有再开口说话。

  卉敏终于意识到,他的沉默并非不欢迎自己,而是他似乎心情不好。

  明白自己应该要继续保持缄默,但或许是社工做久了,知道别人有困扰她实在无法装作不知道。

  她按捺不住,试探的问:“心情不好?”

  他没回答,她知道自己应该要就此打住,不过嘴上却道:“也许我能帮得上忙。”

  听到她说要帮忙,毕崇琰怀疑这种事她怎么能帮得上。

  看出他的怀疑,她尽管没有十足的把握,仍是希望能帮得上他,只是当事人不说,她纵使有心也无能为力。

  她忽然想起刚才他提到父母时的语气,暗忖他会不会是因为父母的事所以心烦。

  “是为了你爸妈的事?”

  这句话换来了毕崇琰的一眼,她知道自己猜对了。

  虽然说已经是成年人不再需要依赖父母,但是父母亲要离婚,对子女来说毕竟不是高兴的事。

  卉敏试着安慰他,“其实只要还没有签字应该都遗有机会。”心里其实不确定他能否听得进去。

  说也奇怪,他虽然没有心思跟人谈父母的事,却自然的接口——

  “签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