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晓叁 > 记忆缺了角 >
十七


  注意到他的反应,她不确定自己说错了什么。“我说错了吗?”

  他看着卉敏,没有开口说话。

  就在她以为他应该是没有意思要回答时,却听到他说起,“她是为了办理跟我爸的离婚而过来的。”

  “什么?”卉敏诧异,脱口而出。

  他不难理解她的反应,事实上他也没料到自己会对一个外人提这件事。

  或许是因为对她不再防备,也或许是因为自己心情郁闷,更或者什么也不是,单纯就只是她问了所以自己回答。

  卉敏望着毕崇琰,想知道他此刻的心情,却见他脸上没有明显的情绪,疑惑了几秒才像会意过来似地问:“你开玩笑?”

  虽说心里不免意外他会跟自己开玩笑,但是想想也对,有谁会把自己的家务事随口对外人提?

  料想他应该是无意多谈私人的事才会开这样的玩笑,卉敏正打算为自己的失礼道歉,却见他看着自己的脸上并没有笑容。

  她不觉怔住了,跟着下敢确定的再问:“是真的?”

  按理说他该要不悦地皱起眉来,然而卉敏的反应却让他觉得眼下的情况莫名地有趣起来,在他心情郁闷的此刻。

  “你说呢?”他注视着她,静待她的反应。

  下一秒,卉敏简直恨不得挖个洞把自己埋进去。

  人家父母闹离婚,她居然说是开玩笑?法律咨询的事这下要没搞砸才真是奇迹。

  她迟疑了几秒才语出安慰地硬拗,“呃、其实……离婚这种事找自己的儿子是可靠些。”

  毕崇琰为卉敏无厘头的回答怔了下,接着在她困窘的表情下扬起嘴角。

  或许她是想安慰他,虽说找了个很烂的理由。

  见他扬起嘴角,卉敏这才松了口气。

  担心再下去又说错话,她决定直接切入主题,“早上协会接到电话,说毕律师考虑要接受协会法律咨询的工作,所以我拿了些资料过来跟你说明。”

  毕崇琰没有多说什么,收起了嘴角的笑意,顺势接下她的话题。

  客厅里,卉敏跟心兰坐在电视机前看新闻,因为年底立委选举将届,各家电视台全是有关于选举的报导。

  “真的好帅喔!要是我男朋友该有多好。”心兰痴迷地盯着电视萤幕,里头是现任立委毕崇民竞选连任的新闻。

  三十二岁的他出身政治世家,长相帅气加上又未婚,非但是炽手可热的黄金单身汉,更是政坛上的明日之星,拥有光明的大好前景。

  卉敏故意伸手摸向心兰的额头。“我摸摸看你有没有发烧。”

  “讨厌啦你!”心兰拍掉她的手。

  “政治人物就跟电视明星一样,靠的都只是包装,私底下是什么样的人谁也不知道。”

  心兰却不在意。“反正长相是不可能变到哪去。”

  的确,对于这点她是无从反驳。

  “要是我也住在那个选区肯定选他。”

  “可惜你——”卉敏正要接口,视线不经意捕捉到萤幕里出现在毕崇民身旁的那名贵妇人。

  “怎么啦?”心兰不解地问。

  “我认得那个太太。”

  心兰跟着转向电视萤幕,毕崇民的父母就站在他身旁。

  “你说他妈?”

  卉敏意外的喃喃自语,“原来他哥哥是立法委员。”

  心兰一听,好奇地想知道她在说什么。“谁啊?你说谁哥哥?”

  卉敏注意到电视机里的毕氏夫妇双手交握,感情看来十分热络和睦。

  原来他爸妈根本就没有要离婚,他果然是因为不想跟自己谈私人的事才开那样的玩笑。

  尽管察觉到被耍了,她也不能说什么,毕竟人家是有选择不谈的自由。

  一旁的心兰等不及,又追问:“你到底在说谁啊?怎么会认识毕崇民的妈妈?”

  卉敏这才解释,“是帮协会担任法律咨询顾问的律师,那天到事务所去的时候正好就遇到他妈妈。”

  “你说他弟弟是你们协会的律师?”心兰掩不住惊喜。

  “应该是吧,他们兄弟的名字只差一个字。”

  “帮我介绍,叫他帮我介绍!”她非常期盼当面一睹心上人的风采。

  “介绍什么啊?又不是很熟。”

  “反正也差不多,认识就行了。”

  这句话听得卉敏翻白眼。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